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五十一章 禅让

第三百五十一章 禅让

  三个人商谈之后归不归离开,刘喜和孙小川两个人又商量到到了后半夜。天色微微亮的时侯,泗水号中负责打探情报的管事被两位东家叫了过去。原本当天并没有要离岛的大船,不过管事从两位东家那里出来之后,便开始不停的有商船离岛。到了傍晚的时侯,财神岛的码头一共离岛六十三艘大小商船。只留下来两位楼主的四五艘私船……

  一个月之后。从中土往来财神岛的商船越来越多。几乎只要有船停靠在码头上,便有人飞奔到两位楼主那里送交信函。一时之间,有关两位东家的谣言四起。又说两位楼主想开了准备放弃财神岛回到陆地,以便更好的经营泗水号在中土的商贸买卖。

  还有说两位楼主想不开的,看着中土恰逢乱世,加上之前有了灭掉西域小国的经验,准备招兵买马要造反当皇帝的。类似这样的谣言几乎没过两三天都会出现新的版本,已经有人担心受了两位东家的连累,准备要偷偷的离开财神岛。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将近一年。终于有一天已经离岛多日的离墨突然正在快船回到了财神岛。他回来之后直接去了两位东家所在的内岛,片刻之后,内岛传来鼓语。请吴勉、归不归两位速来内岛有要事相商。

  用鼓语请归、吴二人这样的事情几乎没有发生过,当他们俩使用使用了术法赶到内岛之后,孤身一人的孙小川已经站在大门口迎候了。和往日被前呼后拥的阵势不同,这个时侯,二东家身边的人已经都被支开。看这情形整个内岛只剩下他们这两位东家了。

  见到吴勉和归不归凭空出现之后,孙小川陪着笑脸迎了过去,说道:“原本是应该小川我和殿下一起去见两位的,不过事关紧急我们俩行走缓慢,还是请你们二位过来方便一点……离墨刚刚回岛,带回来一点你们感兴趣的东西。”

  “知道你们哥俩这么着急让我们过来,那就一定是有什么好消息了。”归不归嘿嘿一笑,和吴勉一起向着庄园里面走去,边走边继续说道:“交代你们办的三件事,办好哪一件了?算着元昌也不到出来的时侯,是找到了大术士还是找到画像上面的那个老家伙了?”

  孙小川的回答有些出乎归不归的意料:“老人家您是知道我的,如果只是这样的事情,小川我怎么敢劳动您二位跑一趟?我们哥俩直接就上门了。只是这次离墨带回来的消息不尽快让两位知道的话,小川我和殿下担心会耽误了大事。”

  听到孙小川就是不说正题,吴勉斜眼看了他一眼,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二当家你越来越会卖关子,这是以前说书的时侯留下来的毛病吧,还能治好吗?”

  听到吴勉说这话,孙小川马上跟上前一步,陪着笑脸对白发男人说道:“您可千万别误会。实在是事情太古怪,小川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总之您二位老人家一会看到了离墨,他是亲眼见过的。说完您就明白了……”

  说话的时侯,几个人已经走到了大厅当中。进来之后便看到这里已经堆满了一摞一摞的书籍,这些书籍当中有用木竹制成的竹简。也有线装的纸质书典。刘喜和离墨坐在地上不停的翻阅着这些书籍。经常是翻看了几页之后,便将书籍丢到了一边,最后马上又拿起来一卷在上面查找自己想要看到的文字。不过看着他们俩身边翻看过的书籍已经成堆,似乎还没有看到想要找的东西。不知道他们俩再找什么,能让泗水号的大东家屏退了众人侍从,自己坐在地上头也不抬的翻阅着书籍。

  看到孙小川带着归、吴二人进了大厅之后。刘喜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随后继续将注意力转到了手里翻了大半的古籍当中,嘴里对着这三个人说道:“请稍等一下。这卷书片刻便可查完……”

  刘喜看书极快,他似乎只是在书籍当中查找自己想要看到的几个词句。片刻看完了古籍后面的内容之后,这位昔日的淮南王将书简丢到了那成堆的书籍当中。这才站了起来走到了吴勉、归不归的身边,而离墨则好像完全没有看到有人进来一样,依旧不停的在书简当中查阅自己要找到东西。

  没等归不归开口,刘喜已经主动的说道:“本来应该让离墨亲自述说的,不过两位也看到了,还是让他忙去吧。我来代述离墨刚刚带回来的消息,有什么说的不清楚,稍后让离墨再来补充……”

  离墨原本不是专程去打探消息的,刘喜、孙小川差他去寻找另外一位广之辈方士广悌的下落。妖山大战距今已经过了百余年,广悌有什么想不开的这时候也差不多了。毕竟吴勉、归不归不可能一直都守在财神岛,他们一旦离开财神岛两位东家便没有了可以依仗的人。

  三个月之前,离墨听说有人在东魏国都邺城见过一位身穿方士服饰的女人。虽然不是白发,不过离墨还是决定过去碰碰运气。也许真是广悌不想引起来别人的主意,染黑了头发也说不一定。

  当下,离墨赶到了邺城,发现那里有什么女方士,都是娼馆里面的娼妓为了招揽客人使出来的手段。毕竟女方士这样的人都是可望不可及的存在,娼妓装扮成这样的人也确实招到了不少的客人。毕竟现在还有不少女修士在修行,娼馆不敢招惹。这才是一水的女方士在娼馆门口招揽客人。

  当时东魏天下已经在高氏一族的把持之下,几乎看不到当年鲜卑人作践汉人的事情发生。汉人安居乐业之后邺城繁荣起来,现在已经隐隐有了强汉时期洛阳城繁荣时期的景象。

  从根上论。离墨的两位师尊都是方士出身,他自己的术法大半也都是方术的路子。见到有人这样作践方士当心心中大怒,当下施展了手段点火烧了数家娼馆。就在离墨准备要离开邺城的时侯。突然听到了东魏皇帝元善见要禅位于大丞相高澄的传闻,当下便决定留在邺城几天,探明了消息的真假之后回去向两位东家禀报。

  当年的北魏分裂成东西两魏之后。东魏一直高欢把持,高欢死后大权便交到了其长子高澄的手上。现在整个东魏已经把持在了高澄和其弟高洋手中,看到时机已经成熟。高澄开始惦记上了东魏皇帝元善见屁股下面的宝座来。

  而元善见也看出来高家哥俩的心思,和傀儡一般的皇帝相比,还是保住性命比较重要。没等高家哥俩开口他已经主动提出来要将东魏皇帝禅让大丞相高澄,满朝文武都是高家哥俩的人,听到皇帝漏出来这个口风之后,便开始大张旗鼓的准备起来禅让大典来。

  谁来做东魏的皇帝离墨并不关心,他联络了泗水号在邺城的管事,开始关注事态的发展,不能因为东魏易主便影响到泗水号的利益。

  一开始。事情的发展也没有什么异常的。除了东魏皇宫里面啼啼哭哭之外,其余的地方都在张灯结彩,等着几天之后的禅让大典。

  就在离墨等着大典结束之后。便要回去向两位东家禀告的时侯。一天深夜,原本紧闭的邺城大门突然无故大开。随后一队送葬的队伍从城外走了进来,这支队伍在邺城转了一圈,竟然没有被巡城的兵丁发现。最后队伍停靠在高澄的大丞相府门前,将一口白茬棺材放在了大门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