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五十章 泗水号的脉络

第三百五十章 泗水号的脉络

  回到了财神岛之后,归不归也没有瞒着刘喜和孙小川,将在岛上遇到徐福的事情又说了一遍。之前弑神的事情两位东家也是听说过的,只是没有想到事情闹的这么大,竟然连天上的神主都惊动了。徐福那位大方师还替他们俩找了一个背黑锅的元昌,给了一百年的期限来解决这件事情。
  
  饶是两位东家这样的聪明人。这个时侯也插不上话了。刘喜、孙小川二人有意无意的相互看了一眼的之后,没敢轻易的接话,等着这个老家伙继续说下去。
  
  “如果你们是只能活五六十年的一般人,老人家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既然大家都是长生不老的人,那就不一样了。一百年后搞不定这件事情,天上的众神下凡,你们二位大概也要受点连累。”归不归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别以为老人家我是在吓唬你们。一旦有哪位天神不舍得人世间的荣华富贵不肯归归位。做皇帝的目标太大,弄不好还会招来其他的神只。最稳妥的就是做一个富可敌国的富家翁,你们俩自己想想。天底下还有比你们俩更加合适的人选吗?到时候你们俩这几百年攒下来的基业就这么便宜了别人,心里甘愿吗?到时候谁都是自身难保,帮不了你们哥俩了。”
  
  别说神只了,自大创造了泗水号以来。周围的这些国家、豪强都打过他们俩的主意,中土和波斯就不必说了,连周围贸易的一些小国都敢动泗水号的心思。曾经为了杀鸡给猴看,刘喜在西域招募军队,直接灭了一个敢窥视泗水号财富的小国,才算暂时打消了周围一些国家的野心。
  
  至于波斯和中土,两位东家更是操碎了心思,泗水号每年的一小半收入,都要用来买通两国重要的官吏,甚至还要想办法来左右皇帝、国王的更替。对凡人两位东家已经操碎了心,更不要说有神仙下凡看中了泗水号,刘喜、孙小川要如何处置了。
  
  看着两位东家脸上的表情,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对别人来说一百年足够活了,不过你们两位东家和我一样,一百年转眼就到。如果不提前未雨绸缪,真等到有神只前来的时候,你们哥俩直接打包把泗水号给人家就是了。”
  
  归不归说完之后,孙小川笑嘻嘻的说道:“想要我们哥俩干什么,您老人家就直说,真把我们吓傻了。谁给您老人家卖命去?再说了,泗水号说是殿下和小川我的买卖,那和您老人家的也没有什么区别。您老人家想要的话。从今天起泗水号就姓归了。我们哥俩算是给老人家您打工的,您给个三瓜俩枣够我们哥来养家糊口就行了。”
  
  “小滑头,你们这点买卖还不放在老人家我的眼里。”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对着两位东家说道:“你们哥俩的路子通天,借你们泗水号的路子帮我老人家点忙。第一帮老人家我去查查席应真大术士的下落,天下的酒肆、娼馆都找找。如果还找不到的话,你们就去查查这些人……”
  
  说话的时侯,归不归从怀里面掏出来一张写满了人名的纸。将人名单交给了刘喜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上面是六个人。是老人家我知道得席应真还活着的六位弟子。老术士有吃徒弟的毛病,酒肆、娼馆都找不到他的话,那就八成躲在弟子家里了。”
  
  刘喜看了一遍上面的六个人名。还有每个人名下面的注解籍贯、家庭成员等等。看来这个老家伙对大术士的行踪还是十分在意的,竟然自己悄无声息的打探到了这么多的东西。
  
  看到刘喜将名单转交给了孙小川之后,归不归继续说道:“还有就是要找这个人,不过他在什么地方老人家我就说不准了。找到这个人之后,千万不要惊动他,替我老人家将这封信交给这个人就好。”
  
  说话的时侯,老家伙从再次取出来一个人的画像和另外一个信封。画像上面描绘的是大方师徐福的相貌,而信封上面被画着一个古怪的符咒,刘喜看了一眼便猜到了是用来防止有人偷看的阵法。刘喜、孙小川没有见过徐福的相貌,看到之后微微的皱了皱眉。
  
  看到归不归不想多说,当下也没有再问什么,直接将画像连同信封都交到了孙小川的手里。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归老先生,泗水号虽然脉络甚广,不过总有触及不到的地方。您老人家不要把宝都压在我和小川的身上,如果因为我们坏了您的大事。那就算吧泗水号赔进去也抵消不了这个罪过。”
  
  “你们办好你们的事情就好。天塌下来有徐福、席应真这样的大个子顶着,砸不到你们的头上。”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剩下最后一件事要你们去办了,老人家我知道泗水号和两朝都有交情。现在开始紧盯着两朝的时局动荡,尤其是北朝……”
  
  说道这里,归不归顿了一下,脸上出现了一丝古怪的笑意。随后他继续说道:“元昌这么多年一直都在经营北朝,就算人不在了也要扶植出来一个尔朱荣来。听说尔朱家族已经被另外一个大族灭掉,如果老人家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在幕后腻了。开始盘算亲自露面做做皇帝瘾了。又不敢以元昌的身份出现,那就借别人的势成就自己。总之你们盯住了北朝,最后有篡权成了皇帝的人当中。指定有一个是元昌假扮的。”
  
  等到归不归说完之后,孙小川抓了抓头皮,笑嘻嘻的说道:“小川我有句不明白的话。您老人家听了不欢喜的话,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其实您只要说几句,让我们去找席应真大术士。去找画像上面的那个人,以及北朝时局的变化。就算不说一百年后要出是什么事情,我们哥俩该尽的孝心也是一点不敢马虎。”
  
  “因为老人家我想提醒你们哥俩一句,也该收收心了。不能一直吃着碗里,还惦记锅里的。一百年后真翻了天,除了我老人家和吴勉之外,你们谁也指望不上。”归不归嘿嘿一笑,看着目光有些闪烁的孙小川,继续说道:“我老人家也知道你们做买卖的都不容易。四面八方谁也不敢得罪。现在不一样了,再不收收心的话,弄不好你们要搭进去的就不止一个泗水号了。”
  
  刘喜、孙小川心里都明白归不归说的是什么意思。这些年来,广仁、火山也开始派人联络到了他们。想他们俩打听吴勉、归不归的情况,那两位大方师也请泗水号的人寻找一个和归不归画像一摸一样的人。还特意叮嘱了不许让吴勉、归不归两个人知道。
  
  刘喜、孙小川不敢得罪这两位大方师,商量之下敷衍着回复了几句吴勉、归不归二人的近况。不过寻找画像之人的事情上,两位东家不能在应付,算着已经找了画像之人四五年,却始终没有什么结果。不过这件事情做的十分机密,这个老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广仁、火山是不会保住你们的。你们哥俩依赖的还是我老人家和吴勉。”归不归轻轻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别看我老人家平时吃你们一点,用你们一点。关键的时侯你们哥俩更找到也只有老人家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