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九章 酒量

第三百四十九章 酒量

  “可惜李斯不懂这酒的喝法。”吴勉说完之后,也不去动酒杯随随便便的下了口气。杯中的美酒被吸入了他的口中,不过就在酒水刚刚入喉的一瞬间。白发男人突然一口将刚刚吸进嘴里的酒水喷了出来,随后他好像被打了一拳一样,身子倒仰摔倒了地上。原本好像九层宝塔一样的蜜酒瞬间崩塌,酒杯里面之剩下一平杯的酒水。
  
  等到吴勉重新站起来之后,他盯着笑吟吟的徐福说道:“这不是当年的那种蜜酒,你在酒里做了什么?”
  
  “这当然不是当年酿造的蜜酒,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当年酿造的蜜酒早已经喝光了。”徐福微微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喝的蜜酒和刚才神主喝的一摸一样,只不过他的能喝掉一壶。而你只是沾了沾唇就醉了……”
  
  “恭喜大方师了,当年你说过可以将术法灌注于水中的,老人家我还以为你只是说说而已,想不到现在竟然成了。”归不归一句话点破了吴勉心中的疑问,嘿嘿一笑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要不是我老人家的术法实在不入流,现在过去闻闻酒香。”
  
  “该说不该说的你都说了,归不归你倒是会做好人。”徐福轻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吴勉说道:“这酒是好酒,可惜世上难寻懂酒之人。只能便宜天上的神仙了……”
  
  “那我就再尝尝这酒好在哪里。”没等徐福说完,吴勉已经伸手将桌子上的酒杯拿了起来。没有丝毫犹豫猛的将一杯酒倒进了嘴巴里,随后紧紧咬住牙关。说什么也不让刚刚进到嘴里的美酒吐出来……
  
  虽然吴勉已经做好了准备,不过这口酒灌进肚子里之后,便在五脏六腑当中翻滚起来。吴勉拼了命的闭上了嘴巴,用他全身的力量慢慢将酒压制了下去。就在白发男人以为将酒压制下去的时侯,他全身的毛孔当中都开始慢慢的渗出鲜血来。这时候,吴勉再也控制不住,张嘴将已经到了肚子里面的那口酒喷了出来。随后他的人倒在了地上,满头满脸的鲜血看着可怖异常。
  
  这口酒好像是个水弹一样,飞回到了刚才盛他的酒杯当中,不多不少还是满满的一杯酒。看着杯中淡黄色的酒水,徐福微微一笑,说道:“我说的没错吧?你只有沾沾唇的酒量……”
  
  这时候,吴勉被这句话激怒,再次从地上爬了起来,正准备豁出命也要将杯中酒喝下去的时侯。等不定身边的归不归踩到了酒水,脚一滑差点摔倒,如果不是老家伙手疾眼快手及时扶住了桌子,这一下便会摔个四仰八叉。
  
  虽然归不归虽然没有摔倒,不过还是将桌子上的酒杯碰撒。老家伙心疼的直咧嘴:“可惜了,怎么珍贵的东西。老人家我还想尝尝味道的,可惜了……”
  
  “归不归你这个小动作太明显了,还不如直接将这杯酒泼了。”徐福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之后,又对着吴勉说道:“现在知道了吗?我说的没有错,你的酒量也就是沾沾嘴唇。”
  
  “那么你的酒量呢……”吴勉看着浑身上下血淋淋的,不过却没有什么大碍。这口酒喷出来的同时,他身上不适的感觉也消失的七七八八。再次爬起来之后,吴勉盯着徐福再次说道:“我是沾沾嘴唇的力量,神主只能喝的下一壶。那么大方师你呢?你的酒量还有多大?”
  
  “我的酒量?”徐福哈哈一笑之后,看着吴勉继续说道:“我从没回来没有喝醉过……”
  
  说完你之后,徐福将酒壶拿了起来,用木塞塞好瓶口之后,塞到了吴勉的手中,随后继续说道:“这壶酒是为了你开的,那还是由你来喝光。这是我辛辛苦酿造的,浪费了一次已经是天大的罪过,今天可是犯了两次大罪的。希望不会再犯第三次。”
  
  看到吴勉不情不愿的收下了酒壶之后,徐福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正色对着吴勉、归不归二人说道:“一百年发生的事情对别人来说长到不可思议,不过对你我这样有长生不老之身的人来说就是弹指一挥间的是事情。现在回去准备吧,要么把弑神的人交出来。要么在第九十九年的时侯,我会亲自将你和归不归绑缚天界。我是不会看到天上的众神齐聚凡间的。明白了吗?”
  
  “看来今天你也不会再有别的什么事情了,如果没事的话,那我们九十九年之后再见了。”吴勉懒洋洋的抓着酒壶看了徐福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多谢大方师你的款待了,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事情,那我们也就不打扰了……”
  
  说完之后,吴勉抓着酒壶转身出了船舱,随后纵身跳到了海面,再次踩着海水一步一步的向着对面自己的那艘大船走了过去。原本应该跟在他身后的归不归这个时侯却留在了徐福的船舱当中,听到白发男人跳船之后,归不归这才嘿嘿一笑,对着徐福说道:“大方师你什么时侯也开始学做好人了?如果一开始你就这样的话,当年也不用带着孩子们远渡重洋了。这事放在当初的话,你是不会的这个闲事的。”
  
  “归不归,那一百年的期限也是对着你来说的。”徐福看了一眼老家伙之后,继续说道:“希望你们俩不会劳烦我亲自回到陆地,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海上的生活了。我回到陆地的话,对你们所有的人都没有好处。”
  
  归不归本来还想要再说几句的,不过感觉到吴勉已经走远。当下只能出去追赶他,不过在临走之前,老家伙还是忍不住又说了几句:“大方师,老人家还有最后一句话要说,你自己酿的蜜酒当真自己喝不醉吗?”
  
  徐福怪异的笑了一下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我怎么知道?蜜酒是款待客人的,我又从来都没有喝过……”
  
  回到了自己的大船之后,看到只有满身都是血的吴勉自己回来。小任叁和百无求两只妖物都愣了一下,小家伙还好说,百无求当场就急眼了。冲着吴勉嚷嚷道:“老子就知道这次老家伙八成要把自己的性命就在徐福那里了,完了,他是不是已经嗝屁了?老子一个看不住他就被徐福弄死了,老家伙先走一步了,那老子还能和谁同归于尽?这不就是欺负人吗?”
  
  就在这个时侯,到背着手的归不归晃晃悠悠的走回到了自己的大船下来。等到他回到大船之后,马上吩咐船老大开船,看到自己的大船驶离了这边海域之后归不归这才在两只妖物盘问之下,说了一百年的赌约事情。
  
  归不归说完之后,小任叁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家伙都纠结了起来。想了半天之后,人参娃娃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徐福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大老远的把咱们都叫过来,给吴勉喝了一杯酒,就把你们放回来了?你儿子刚才还和我们人参说,你不被徐福扒层皮,他是不会把你这个老不死的放回来的。”
  
  “你想不到,老人家我也想不到。这辈子我老人家还能替我们着想。”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他这是把弑神的黑锅扣在了元昌那个和尚的头上,这一百年就是为了元昌准备的。他身上有两位神只的神力。说他弑神也是确有其事,这一百年就是留给我们把元昌找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