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七章 徐福的客人

第三百四十七章 徐福的客人

  等到刀疤脸反应的时侯,他人已经在泗水号的大船上。而吴勉、归不归两个人正沿着刀疤脸过来路线,踩在海面上慢慢向着徐福的船队走了过去。

  这时候的归不归有些心虚的看了对面的船队一眼,陪着笑脸对吴勉说道:“其实老人家我也不是太着急,可以在船上等几天的。怎么说当年我老人家也是叫过徐福几天师尊的,这点面子还是应该给的。”

  “你真的不好奇什么人能让徐福亲自接待吗?”吴勉盯着面前巨大的船队,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广仁、火山做梦都来不了的地方,却被别人找来了。老家伙你多活了几年,能猜到那个人是谁吗?”

  “老人家我算着有本事能找到这里来的,那就只有一个席应真大术士了。”说到这里,归不归自己却摇了摇头,随后继续说道:“不过早年听说那位爸爸来过这里,还在徐福的手上吃了亏。他应该不大好意思再来了,不是那位大术士的话,老人家我就真的猜不到是谁了。”

  “那就更要去看看徐福招待的客人,除了席应真之外还能是谁了。”说到这里,吴勉的眼睛盯着最大的那一艘主船,脚下加快了速度,就好像生怕那个神秘的客人跑掉一样。跟在他身后的归不归苦笑了一声,没有选择的继续跟在吴勉的身后走了下去。

  远处看还不觉得有什么,等到他们两个人走近之后,才发现主船已经和船队拉开了一段距离,不再像第一次那样是被众船紧紧包围着了。而主船上面也看不到有方士的影子,除了船舱那里隐隐有点灯光之外,到处都是黑洞洞的一片。

  眼看着吴勉、归不归两个人已经走到船下的时侯,另外一个身穿白衣的男人沿着船身‘走’了下来。这个人的脚下好像有吸盘一样,将双脚牢牢地吸靠在船身上。边走边看着船下的两个人说道:“是魏健没有说清楚吗?大方师正在招待贵客,等到客人走后自然会召见你们的。没有大方师的法旨你们就要私自登船,想要做什么?”

  ‘走’下船的男人吴勉、归不归都认得,正是广字辈四大方士之一的广义。当初他被徐福特例招了回来,这么多年也只是在妖山大战冥军的时侯见过一面。想不到今日会在这里再次遇到广义。

  看到了是这个老熟人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广义,这么多年不见了,你还真是没有一点变化。你说的那个魏健就是过去传信的刀疤脸吧?就是他让我老人家和吴勉过来的,刀疤脸原话怎么说的来着?想起来了——他说大方师等的我们来心焦,让吴勉和归不归直接过去拜见徐福大方师。要不然的话,没有大方师的法旨,老人家我怎么敢过来?”

  广义皱着眉头说道:“胡说!魏健不可能说出来那样的话。归不归你不要胡言乱语,大方师让你们等候的法旨就是我传给魏健的,他怎么可能说出来这样的话。你们现在原路返回还来得及,如果……”

  “既然都是徐福大方师请来的客人,那就请广义先生网开一面,请他们上去吧。”没等广义说完,他身后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身穿华服,四十开外的清瘦男人。

  男人出现之后,吴勉、归不归的眉头都皱了起来。这人的相貌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不过身体当中却散发出来一丝淡淡的神力——徐福的船队当中出现了神祇,吴勉、归不归瞬间明白了过来,他现在正在招待的客人是神。不过是什么样的神能让徐福这位大方师亲自招待的?

  “这里的事情,不用你来操心。”广义明显对这位神祇没有什么好脸色,他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方士有方士的规矩,请治鹤先生自爱,不要以神祇之尊干涉方士的事情。”

  广义的话说完,这位叫做治鹤的神祇微微一笑,也不争辩只是冲着吴勉、归不归两个人点了点头,随后转身向着船上走了下去。广义回头看了一眼这位还算识趣的神祇背影,随后回过身来打算继续命吴勉、归不归二人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船上等着徐福大方师下招他们过来的法旨。

  不过还没等广义开口,空气当中却传来了徐福那似有似无的声音:“既然来了那就上来吧,广义,你也不要去难为他们俩了,正好客人也想要见见他们二人。广义你来带路,请他们两位上来说话。”

  听到了自己师尊的声音之后,广义马上变成了另外一副嘴脸。他恭恭敬敬的回身,冲着船舱的位置行礼说道:“弟子谨遵大方师法旨……”

  说完之后,广义回身对着吴勉、归不归二人说道:“大方师法旨到了,吴勉、归不归你们二人跟着我去见大方师和尊客。大方师问话你们二人要小心谨慎,不可以欺瞒大方师,明白了吗?”

  “广义你不也是大方师吗?当初你也是重启过一天方士一门的人,也是响当当的昆仑大方师,你说的话是不是也叫法旨?”这时候,吴勉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你们方士还真是盛产大方师,你家师尊、广仁、火山加上一个昆仑大方师广义。那你们相互说话,是不是可以叫做互传法旨了?以前一直以为现在的天下皇帝轮流坐就够乱了,现在看起来你们方士更乱……”

  这话如果是在平时说广义已经翻脸了,不过现在徐福已经发了话,广义有天大的火气都只能憋着。这时候他的脸色已经涨红,牙齿咬的咯吱咯吱之响。归不归心里还在忐忑徐福招自己过来是什么意思,当下也没有继续火上添油的意思,低着头走在最后面,踩着船身登上了甲板上。

  上来之后,广义将他们两个人引到了一座船舱当中。进到船舱的时侯,就见里面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样子没有一点变化的徐福,大方师的对面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刚才出现露了一面的治鹤规规矩矩的站在年轻人的身后。

  这个年轻人坐着看不出来身高,不过脸色有些蜡黄,眼睛下面也微微有些黑眼圈,看着好像那些世家子弟被酒色掏空了身体一样的脸色。如果不是此人身上也隐隐有神力散发出来,完全想像不到这样的人会和神祇联系到一起。

  “这二位就是吴勉和归不归吧?”年轻人看了二人一眼之后,冲着徐福微微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大方师,如果现在我就带着他们俩走,你应该不会答应的吧?”

  “不试试神主您又怎么知道呢?”徐福端起桌子上的酒壶,亲自为这个年轻人斟满了一杯他最引以为傲的蜜酒之后,这才继续开口说道:“刚才看到神主您喝的高兴,稍后离开的时侯,我让弟子们准备几坛请一起带走。回到天界之后再慢慢品尝。”

  看到徐福再次给自己斟满蜜酒的时侯,这位神主的眉头便皱了起来。按着当时的礼仪主任敬酒,客人不喝便是天大的冒犯。无奈之下,年轻人只能苦着脸将这杯蜜酒喝了下去。

  现在听到徐福还要送他蜜酒带回去和,年轻人嘴里含着酒水连连摆手。狠心将这口蜜酒咽下去之后,年轻人这才开口说道:“还是算了吧,我来拜望大方师又吃又拿的算什么样子?这样,人我不要,美酒也留给大方师慢慢品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