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徐福召见

第三百四十六章 徐福召见

  这一天,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闲的无聊,坐在岸边看着孙小川父女俩散步。就在百无求胡说八道的时侯,海面上响起来一阵他们泗水号特有的鼓语。站在沙滩上的孙小川愣了一下之后,回头看着岸上的吴勉、归不归一眼,说道:“徐福大方师要你们几位去见他……”

  不用孙小川多嘴,吴勉、归不归陆陆续续也在这岛上待了百八十年,自然能听到鼓语当中说的是什么。当下归不归的脸色难得变得难看了起来,他对着孙小川说道:“你让人问问,老人家我不去行不行?”

  孙小川哪有那个胆子,他讪笑了一声之后,回答道:“我就说是您要问的,可以吗?”

  “那算了,还是别问了,怪麻烦的……”归不归愁眉苦脸的叹了口气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自己的弟子哭着喊着要去见他,怎么就想起来老人家我这个被他踹出来的弟子了?不是我老人家说,他们师徒俩是一个毛病,不知道憋着又想占老人家我什么便宜呢……帝崩,一定是奔着帝崩来的。他这是眼红……”

  没等归不归说完,小任叁已经打断了他的话:“老不死的,我们人参拦你一句。徐福他真想要帝崩的话,派他的神识跑一趟,你大概也拦不住吧?依着我们人参看,他知道你离他太近了,亲自说一声,让你滚的远一点。“

  “任老三,凭什么让老家伙滚?你这话说的没有道理嘛。”一边的百无求凑趣的说道:“依着老子来看,这就是要和老家伙算总账了。当初你在背后编排徐福,那个时侯他是方士一门的大方师,不好意思把你怎么样。现在弄死你也没人说他什么了。老家伙你怕什么?他弄死你,老子弄死自己,有你儿子陪着,你怕个屁……”

  别看归不归平时是七窍玲珑心,突然听到徐福找他,老家伙心里也发毛。虽然明知道不会是像两只妖物说的那样,不过越想老家伙心里也没有底。当下抓起来身边的一根救命稻草,看着吴勉说道:“那什么……你会陪着老人家我去的,是吧?”

  “你的耳朵得花钱治治了,我的名字也在鼓语当中。”吴勉白了老家伙一眼之后,对着已经走到身边的孙小川说道:“这之前也有过类似的事情吗?没有找过你和刘喜?”

  “我们哥俩这样的小人物怎么能和你们几位相比?”孙小川让亲信的手下人带走了自己的女儿之后,陪着笑脸继续说道:“不是小川我和您几位客气,徐福大方师和我们,从来就是直接说要什么,我们去准备就好。这么客气请你们二位过去的情况,这几百年我们也是第一次遇到。”

  看着孙小川羡慕的样子,归不归都有一种请他代替自己去见徐福的冲动。不过这样的事情还是想想就算了,

  第二天一早,吴勉、归不归二人上了刘喜、孙小川为他们准备好的大船。因为是去见徐福,大船的规格不能过高,故而这次他们并没有坐上之前那艘富丽堂皇的大海船。由于鼓语当中没说他们还可以带上其他的人,最想拜见徐福的刘喜、孙小川二人没敢上船。只是找了财神岛上最好的船老大和水手驾船。

  大船在海上行驶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前方的海域便隐隐约约的看到一艘不大不小的海船停靠在那里。船老大命人敲响了鼓语,示意徐福大方师邀请的两个人已经到了,片刻之后,对面海船也响起来了鼓语,让他们这艘船一路跟随。前面那艘船会一直引路,带着他们到达徐福大方师所在的海域。

  船老大没有丝毫的犹豫,他亲自掌舵命令手下的水手鼓足风帆紧紧跟在前面的大船后面。前面的大船行驶了一天一夜,终于在第二天的清晨停下了船,还没等船老大明白过来。前面的大船上面抛过来一根粗大的缆绳,随后鼓语再次响了起来。船老大听着鼓语嘴里已经翻译了过来:“让我们把这跟缆绳牢牢的系在船上?我们这不是一直跟着吗?还怕我们跟丢了?”

  虽然发了几句牢骚,不过对面船上的都是跟随徐福多年的方士,船老大哪里敢去得罪。最后还是吩咐水手将缆绳紧紧的系在船上,正准备用鼓语通知对面大船的时侯,对面的大船突然飞一般的向着前面的海域行驶了过去。

  船上的众人都吓了一跳,他们在海上驾船了半辈子,从来没有见过船会快到这种程度。站在船舷边缘的水手差点被晃到海里,辛亏他们的反应不慢,急忙抓住了身边的船帮,这才没有掉下海去。整个一艘船除了吴勉、归不归两个人的脚好像长在甲板上纹丝不动之外,剩下的人包括两只妖物在内都被晃得七零八落。

  这个时侯,前面那艘船继续一阵风一样的向前行进着。突然,前面那艘船上猛的停顿了一下,就在后面的众船员以为前面的大船终于停下来的时侯。他们的那艘大船也跟着‘停顿’了一下。

  一瞬间,他们面前的景象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一瞬间黑了下来,看着满天的系星斗这些船员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除了日月颠倒之外,还有人发现有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大鱼贴着大船游来游去,看着彷佛是海外仙境一般。

  在看这些人的面前,密密麻麻的停放着千百艘大大小小的海船。带路的大船到了这里之后,那根绑在两条船上的缆绳也自动脱落。吴勉、归不归所在的大船没有任何牵引,竟然依旧跟着前面的海船继续向着船队的方向缓缓前行。

  在距离船队数百丈得时侯,两艘船突然自动停下,随后就见船队的位置有一个白衣人踏着海水一步一步的向着他们两艘船走了过来。走到了两艘船中间得位置,这人才停下了脚步,对着吴勉、归不归这艘船说道:“请吴勉、归不归两位先生在这里稍等,有要客来访,徐福大方师正在代客。稍后送走了客人之后,自然会请两位先生去见徐福大方师。”

  说话的时侯,船上的众人已经看到了这人的面貌,他三十多岁的年纪,一身方士服饰。最醒目的就是这人脸上从左至右斜着的一道刀疤,如果不是下刀的时侯偏了几分的话,这个时侯这人得左眼已经瞎了。

  “徐福大方师那里还有客人……”归不归有些意外的皱了皱眉头,老家伙想不到还有什么人能让徐福大方师这样亲自接待,广仁、火山被禁足,难不成还是席应真那位大术士不成?顿了一下之后,归不归呵呵一笑,对着下面的刀疤脸男人说道:“不知道什么人有福分会让徐福大方师亲自接待的?”

  “这个归不归先生您还是稍后直接去问大方师的好,我们做弟子的不敢在背后乱说。”最后一句话有意无意的憋了归不归一下,随后刀疤脸继续说道:“徐福大方师请两位在这里稍等,稍后自然会有人……”

  这人的话还没有说完,脚下突然猛的一沉,随后整个人落入到了海底之中。他算是方术有成的人物,这样突然失准,让他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连抓带扑腾的在海里挣扎了起来。

  就在刀疤脸以为自己要被淹死的时侯,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服领子将刀疤脸从海里抓了起来。随后一个带着刻薄语气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们等得了,你呢?你也能等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