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五章 三方均衡

第三百四十五章 三方均衡

  就在高欢死亡的同时,海外财神岛上,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正坐在码头上,看着泗水号的东家孙小川和一个看着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女在沙滩上面散步。

  看着两个人走一路笑一路的,坐在一边的二愣子百无求回头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辛亏有老子这样的妖物儿子,不是老子和你们吹,再过五百年老子还这个样子。再看看孙小川,和他们家姑娘看着好像哥俩似的。你们问问第一次到岛上的人,谁能信他们是爷俩?”

  正确来说,孙小川的这位千金孙吉祥已经年过七旬了,靠着延年益寿的术法才看着和十五六岁的少女没有什么区别。原本她是跟着广悌的,不过自从妖山一战之后,广悌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之前答应给的三根白发也没有机会给孙吉祥中上。而小姑娘已经拜在了女方士门下,再找别人也不合适。最后刘喜替孙小川出了个主意,请徐福来交换货物的弟子们向大方师转述。请一位方士代替广悌教授弟子。

  徐福也算给两位东家面子,没过多久便派来一名叫做秋娘的弟子前来教授孙小川的千金。不过没有广悌的许可,秋娘不敢教授高深的术法,只是传授了一些粗浅的术法和延年益寿的门道。这个还不算,秋娘还带来了徐福大方师亲自炼制的增寿驻颜丹,给孙小姐凭空添了二百年的寿命。要不然的话就算延年益寿的术法再厉害,也不会向她这样七十多年的年纪没十五六岁的相貌。

  孙小姐从小便被刘喜、孙小川二人溺爱,在财神岛上更是天之骄子一般的存在。孩子到了十六七岁的时侯,孙小川曾经想过给吉祥找一个如意郎君,不过这个时侯他却为了难。海岛上的人都是往来的客商,孙小川自己就是最大的商人,早就看穿了商人无利不起早的本性。谁知道往后的女婿是真看中自己的女儿,还是自己这一份听起来都害怕的家产?虽说自己熬死女婿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小吉祥便宜个做买卖的,还是让孙小川接受不了。

  孙小川挑来挑去都没有看中自己中意的女婿,一来二去孙吉祥已经三十好几了,在当时的年代差不多就是当奶奶的人了。又过了几年波斯国王听说泗水号二东家还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当下就派了大臣前来说亲。

  想不到孙小川听说之后直接将桌子掀了,如果不是刘喜阻拦的快,孙二东家差点掏刀捅了使臣。最后还是刘喜给了使臣一大笔钱,随后自己收了一名侍女当中养女,将她远嫁给了波斯国王。听说该女子后来深得波斯国王的宠爱,如果不是死的太早都可能做了王后。

  后来孙小川索性让孙吉祥做主自己的婚姻大事,这个时侯的孙小姐已经没有了嫁人的心思。最后孙二当家只能由着她,大不了养在自己的身边,也不用担心孩子在哪个臭男人手上吃亏了。这一养就养到了七十多岁。

  二十多年前,吴勉、归不归带着二妖再次回到了财神岛上,两位东家喜不自胜。当初广悌离开之后两个人的心里便没有了底,现在二人的财富已经不能用富可敌国来形容了。没有一位大修士坐镇,这些财富或许哪天说被什么人抢走,也就抢走了。虽然还有离墨在身边,不过毕竟和当年的四大方士没有办法相比。现在看到这两个人回到财神岛,而且还没有要走的打算,孙小川乐的都有将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吴勉的打算了。

  就这样,吴勉、归不归他们便再次在岛上住了下来。因为嫌内到有女眷麻烦,他们几个干脆就住在外岛的迎宾馆当中。两只妖物守着大海,玩闹起来也是方便。

  不过就在吴勉、归不归到来的同时,一直教授孙吉祥术法的秋娘却告辞离开,回到了徐福的身边。刘喜、孙小川备下了足够徐福船队百年之用的生活用品,和维修船只的木料、工具,请秋娘带回徐福那里,也算是他们兄弟俩的一片孝心。

  吴勉、归不归虽然就算是常驻下来了,不过他们还是从泗水号那里打听陆地上的情况。不过他们打听的元昌、广仁等人好像彻底消失了一样,始终没有这些人的消息。为了笼络他们,刘喜、孙小川也专门派人回到陆地打探,几十年下来除了乱世已久之外,还是没有那几个人的消息。

  这当中百无求不止一次的闹着回到陆地,一个烂了裤裆的和尚有什么可怕的,怎么说老子的爹手里还有一件帝崩法器。只要这个秃驴一露头直接就轰了他,上次走运只是轰了元昌的裤裆,他不能每次都这么走运吧?

  归不归每次都是不厌其烦的和自己的便宜儿子解释道:“傻小子,现在这行识就看谁沉不住气先露头了。不管是我们、还是元昌、广仁,谁先露头谁就是靶子。三方相互牵制,我们仗着帝崩,元昌仗着他吞噬掉的神力,广仁仗着背后给他撑腰的徐福。现在谁也不动那就是平衡的,只要谁先抻不住气露头,那就等着另外两拨人一起动手吧。”

  第一次说到这里的时侯,小任叁听出来了毛病:“老不死的,你这话里有问题啊。怎么算广仁、火山也算是咱们这边的吧?就算他们爷俩还有什么小心思,真的看见我们和元昌动手,他们好意思不帮着咱们吗?就算是白眼狼,也不能不要脸到这种程度吧?”

  “人参,说起来帝崩算是方士的法器,你以为广仁真的甘心帝崩在我们的手里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虽然没有方士一门了,不过他们两位大方师还是不会甘心这样的法器流落到我们手上的。只要有机会他们便会出手强夺,倒霉的是说起来他们还都占理……”

  百无求听到之后眼睛便瞪了起来:“呸!就算他们拿了帝崩还有本事守得住吗?不是老子小看他们俩,今时不同往日了,他们俩现在也就是比个屁沉点有限。不过老子还有一句话,老家伙,我们都不露面的话你准备干靠着到什么时侯?你看看孙小川的孩子都那么大了,真的要等到姓孙的那小子就是同堂吗?”

  “傻小子你前面半句说得合老人家我的口味,不过谁说的要这样一直耗下去的?”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看了一眼没事人一样的吴勉,继续说道:“我们三拨人当中,最耗不起的是谁?”

  看着百无求歪着脑袋想不明白,小任叁嘴边有个答案却不知道对不对也说不出口。而吴勉还是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压根就不想搭理他。最后归不归只能自问自答的说道:“最耗不起的是元昌,你们以为下面弑神的事情过去了吗?没有,说不定什么时侯便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神祇下凡来给谷元秋、煞神他们报仇。你以为天上的神祇都像煞神那么没有心眼?时间耗得越久便对元昌越没有好处。只要天上再有什么风吹草动第一个坐不住要露头的就是那个和尚了……”

  归不归说完之后,百无求道理都懂,不过在岛上待得腻了,每隔一段就要闹着回到陆地,然后归不归再说一遍这样一摸一样的话,百无求也就消停了。不过就在这一天,事情还是发生了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