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二章 争与夺(下)

第三百四十二章 争与夺(下)

  火势起来之后,没过多久便控制不住。元昌坐在客房里面,外面已经是一片火海。火势已经波及到了和尚所在的客房,不停有浓烟顺着门缝冒进了客房当中。窗户上面的窗纸也开始发黄冒烟,随后变成了火焰烧了起来。

  而元昌还是没事人一样,坐在当中的椅子上看着自己这间客房一点一点被大火蚕食。没过多久大火延伸到了整个客房当中,随着房梁被大火烧断,整个房子承受不住压力。“轰!”一声倒塌了下去,整座房屋塌陷唯独和尚还好端端的坐在椅子上,身上连一点灰尘都没有沾染到。

  看着好端端的一座客栈已经烧成了废墟,元昌冷笑了一声,说道:“房子你们烧了,想要的法器还在我的手里。不是以为烧掉了两座房子,我就会把帝崩给你们吧?想拿走法器的话就出来,我们谈谈……”

  说完之后半晌,也不见有什么回应。元昌再次冷笑了一声,踩着满地的废墟向着外面大街上的位置走了过去。这个时侯,原本客栈门口的位置已经占满了人。为首的是本地的县令和朱尔荣派来的官军队长,众人知道客栈失火之后,马上便赶了过来。不过在门口却被元昌的几名弟子挡住,死活都不让他们进去灭火。还掏出银钱来赔偿客栈老板,众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好端端的一做客栈烧成了废墟。

  就在众人都以为元昌和尚必死无疑的时侯,这个经常竟然从被大火烧尽的废墟当中走了出来。当下所有大街上看热闹的百姓都在众僧的带领之下,齐刷刷的对着元昌跪了下来。众人对着和尚一边背诵着阿弥陀佛一边磕着响头,有虔诚的脑门上已经磕出来鲜血了。

  就在磕头百姓跪下去的同时,露出来他们身后一个站着的白发男人。这个人躲在众百姓的身后,完全没有想到挡在他前面的众人会对元昌下跪磕头。他自己又放不下身段下跪,当下便把他显露了出来。

  这人正是最后一下摆了元昌一道的吴勉,他和元昌对视了一眼之后,没有丝毫犹豫转身走进了身后的黑暗当中。和尚犹豫了一下之后并没有马上追上去,这个白发男人的动作实在是太可疑了。怎么看都是在引诱自己过去,现在的元昌虽然身兼两位神祇的神力又有了帝崩在手。不过归不归那个老家伙和吴勉诡计多端,如果真的中了他们俩的什么奸计,在阴沟里面翻船那就难看了。

  当下元昌并没有追上去,他已经站在倒塌的客栈门口,对着下跪的众信徒背诵了一段佛经。一段佛经背出来之后,他在众人的护卫之下来到了之前一直没打算过来的县衙。

  这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了起来,元昌在县衙的书房当中稍微休息了片刻之后,便叫来自己的弟子,吩咐他们多在这做县城当中待一天。对外宣称因为昨夜的大火元昌大师没有休息好,多在这里待一晚明天一早再启程。

  弟子去安排之后,元昌整整一天都待在书房里面。对味推说因为作业的大火自己一夜没睡,今天谢客休息一天。

  待在书房里面的元昌心里开始盘算吴勉、归不归他们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诡计?元昌算着他们这些人不敢和自己正面冲突,最多也就是调虎离山。不过帝崩自己随身携带,调开自己这只老虎他们又能怎么样?

  在书房里面待了整整一天,到了傍晚的时侯,元昌亲近的弟子进来向师父禀报。说元昌大师驾临的事情,县令已经禀告给了上官。现在地方上以刺史大人为首的各级官吏都到了县衙当中,几位大人要来巴结元昌大师,在县衙当中备好了荤素两座酒宴。问大师稍后可否赏脸前去前堂赴宴?

  昨天已经驳了县令的好意,今天不能连地方所有的官员都得罪光了,顺便也可以制造一点机会将吴勉、归不归他们引出来。半个时辰之后,换上了另外一套华丽袈裟的元昌在众弟子的陪同下,来到了县衙的后堂。这个是时侯,刺史等地方大员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客套了几句之后按着宾主落座,众人将主位让给了元昌。随后县令吩咐开席,下人将一盆一盆的佳肴端了上来。酒宴之间,因为元昌还是时时刻刻提防着吴勉、归不归他们突然出现,主宾的和尚并没有什么话说。只是应付着回答刺史、县令等人不咸不淡的话,一时之间,和尚的高清让这个宴会闲的有些尴尬。

  这个时侯,本地的县令大人自作主张,陪着笑脸对着刺史说道:“大人,我府中有几个身段、唱功都不错的歌姬。不知道大人与高僧有没有兴趣让她们前来歌舞助兴?”

  “胡闹!元昌大师是有道高僧,县令大人想要用美色试探大师的定力吗?”刺史一瞪眼,将手里的筷子丢在了桌子上,随后恭恭敬敬的对着元昌说道:“大师不要怪罪,回去我便向朝廷启奏弹劾主位此地的父母官!一个小小的七品县令竟然豢养歌姬,传出去成何体统?”

  “刺史大人不要恼怒,县令大人也是一番好心。”元昌微微一笑,亲自为诚惶诚恐的刺史斟满了一杯酒,随后继续说道:“元昌天性冷淡不失交谈,县令大人也是怕冷场。再说元昌的眼中并没美丑之分,都是一副皮囊而已。县令大人尽管去请歌姬成型,元昌这里是无碍的。”

  被刺史大人训斥脸色发绿的县令,听了元昌这几句这才算松了口气。随后他赶忙去招呼歌姬前来歌舞助兴,稍后免不了还要送给刺史一份厚礼。看他盯着歌姬色迷迷的样子,要不一会就把这几个歌姬送给他。算是替自己消灾了……

  元昌饶有兴致的看着两名歌姬边唱边舞,不过这和尚确实不好色的,看了两眼之后便有官吏前来敬酒,一个过来敬酒之后,剩下的官员几乎都起身前来敬酒。元昌夹着小心,里面恐怕就有吴勉、归不归二人伪装的。趁乱想要强夺自己挂在腰带上的帝崩。

  就在元昌被众官员围拢起来的时侯,两个载歌载舞的歌姬突然变了脸,两个人从乐器当中分别抽出来一柄短刃对着刺史和本地县令的胸膛刺了下去。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一声惨叫之后县令当场毙命,刺大人是行伍出身在歌姬刺向自己的过程当中,他一把将桌子掀了起来。挡住了歌姬攻击的同时,抽出来自己的佩剑,一剑砍在女人的脖子上,将她的脑袋砍了下来。

  这时候,刺史身边的护卫一拥而上,将另外一名歌姬按到在地。刺史铁青着脸当着元昌和众官员的面审讯这歌姬来,看着女人被严刑拷打的样子,元昌突然放肆的哈哈大笑,随后指着刺史和女刺客的位置说道:“吴勉。如果是我在吞噬神力之前,或许会被你的幻术迷倒。可惜现在我有神力护体,你这边不入流的杂耍已经不在我的眼里了……”

  元昌说话的时侯,酒宴的场景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见本来还乱哄哄的后堂突然变得死一般的寂静,随后刺史、女刺客和死掉的县令等人变成了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真正的中官员包括刺史和县令等人都趴在酒桌上昏睡了起来。

  看着已经现身的吴勉和归不归,元昌又是一阵的冷笑,随后接着说道:“你们打算趁乱要强夺我的法器吗?可惜,元昌不是当年的元昌了。这点杂耍已经……”

  他说到一半的时侯,突然听到吴勉冷笑着说道:“谁也没说要强夺法器。是吧?任叁……”

  他说到任叁的时侯,元昌才发觉那个人参娃娃没有出现,就在和尚明白过来几分的时侯。绑在他腰间的帝崩突然沉了一下,随后向着元昌脚面垂下的龙口里面发出来一阵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