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同样的错误

第三百三十八章 同样的错误

  和尚说话的时侯,公孙屠突然在怀里摸了一把,随后一道电光对着元昌飞了过去。和尚连躲避的意图都没有,任由电光打在自己的身上。公孙屠见到一击得手之后,连续不断的将怀里摸出来一件一件的法器,对着元昌打了过去。

  一时之间,房子里面一道一道火光闪电,外面的人已经看傻了。早上已经被李大狗的本事吓了一跳,现在再看他这样一件一件掏法宝,和活神仙也没什么两样了。当下,这些人远远的躲在一边看热闹。心里都在盘算一会李大狗赢了这个和尚,就扑过去跪在他面前要点好处。

  不过这个时侯公孙屠的心里却好像着了火一样,他身上的法器几乎消耗殆尽。公孙屠一开始就没有奢望自己的法器能伤到元昌,只要能稍微给自己创造出来一点时间。让自己有机会催动五行遁法离开就行,没有想到元昌完全不在意这些法器,自己一点催动遁法的机会都没有。

  那柄帝崩法器现在就在公孙屠的身上,只是这个时侯连那处那件大杀器的勇气都没有了。公孙屠见识了自己和元昌实力上的差距之后,怀疑只要他将帝崩一拿出来,根本来不及使用便会到了元昌的手上。这个和尚能容忍自己到现在,就是在等着看那件法器到底藏在那里。

  “公孙先生,你是不世出的炼器天才。不会术法一道你还是太弱。”元昌任由公孙屠的法器打在自己的身上,慢慢的对着这个方士继续说道:“帝崩那样的法器在你手上,无异于幼童身怀巨资行走于闹市。你还是听和尚一句劝说,将法器交由我来保管,和尚也不会亏欠先生。就算你现在不将帝崩交出来,那件法器早晚也是和尚的,左右不过是在拖延片刻而已。”

  和尚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身后突然响起来一个熟悉又刻薄的声音:“和尚,这句话本来想一会对你说的,现在你先说出来,让我很头疼……”

  吴勉!听到这个声音的同时,声音主人的相貌便出现在了元昌的脑海当中。这个白头发的男人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为什么自己一点都没有发现……

  当下,和尚身子靠着门框,快速的向着声音发出来的位置看了一眼。就见手里握着贪狼的吴勉已经站在了刚刚众村民所在的位置,之前元昌的注意力都在公孙屠的身上,丝毫没有注意到掩盖住了气息的吴勉已经混在那些村民中间。不过见到白发男人亮出大刀片子的时侯,村民们已经吓得退到了另外一边,将这边的空地让给了吴勉。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稍后和尚用你的人头来祭奠法器。”说话的时侯,元昌不去理会白发男人,猛的转身向着公孙屠的位置扑了下去。和尚已经看出来吴勉的意图,他并不是来拼命的。而是为了吸引自己注意力,让公孙屠有机会取出帝崩。

  现在的元昌怎么可能还会给吴勉这个机会,当下他直接将背后的空档给了白发男人。和尚全力向着已经伸手入怀的公孙屠扑了过去,就在元昌动手的同时,他的背后响起来一阵破风之声,和尚微微侧头,眼角的余光看过去,吴勉故技重施将手里的贪狼对着自己的脖子甩了出去。

  虽然有了两位神祇的神力,不过元昌的脖子被砍断脑袋也保不住。当下,和尚急急忙忙闪身躲过了这一下。他正要伸手去抓还在半空中贪狼刀柄的时侯,就见那件法器古怪的跳动了一下。随后‘嗖’的一声又飞回到了吴勉的手上。

  几乎就在和尚躲过了吴勉这一下的同时,公孙屠依着的墙壁突然倒塌,在倒塌的厌恶当中伸出来一双满是老年斑迹的手,抓住了方士的肩膀将他拖了出去。等到和尚反应过来的时侯,公孙屠已经消失在倒塌的墙壁后了。

  看到公孙屠要逃,元昌没有丝毫犹豫的顺着倒塌的烟雾当中冲了出去。不过就在他要冲出去的一刹那,突然听到一阵熟悉的巨响,随后对面闪过了一道耀眼的光芒。帝崩!和尚瞬间猜到给了公孙屠片刻的喘息机会,他便已经将帝崩法器取了出来对着自己下手了。带着帝崩的人就在对面,这次不会错了……

  元昌是亲眼见过帝崩威力的,看到公孙屠使用了法器他急忙使用了腾空之法。“嘭!”一声将房顶顶出来一个大窟窿,高高的飞了上去。担心自己在半空中成了公孙屠的活靶子,当下和尚升空之后的同时施展了五行遁法离开了这里。

  和尚消失得同时,已经满头大汗的公孙屠这才松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正在用自己之前炼制的假帝崩向着屋子里面比划的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归老先生,这个小玩意儿你还没有丢掉……”

  “怎么说也是你当世炼器第一人炼制的法器,老人家我怎么舍得丢掉?就算是假的,也能连续两次将元昌吓走。”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法器留到最后,还可以用来消化公孙屠你。这就是当世炼器第一人炼制的法器,有声有光就是发挥不了威力。”

  说到这里,归不归将手里的假帝崩向着公孙屠递了过去,说道:“见到你就好了,现在是补水可以把老人家我的那件真法器换回来?公孙屠,老人家我都想夸你两句了。我们那么多人看着你还能炼制出来假的法器,还有你演的那场戏,谁看见都以为你是真的风电了。老人家我本来以为这辈子没什么人骗得了我,想不到我老人家这一辈子的好名声最后坏在你的手里了。还等什么黄道吉日吗?把我老人家的帝崩换回来……”

  “归老先生,你在给我十年的时间,我已经差不多快弄明白这件法器了。只要十年,我再多给你两件不输帝崩的法器。”听到归不归向他所要法器,当下公孙屠的脸色瞬间变得涨红。他连说带比较的继续讲道:“当年炼制帝崩的前辈心思巧妙,不是一年半载就能破解出来的。不过我真的已经摸到了门径,只要再给十年——归不归!你不要逼我……”

  公孙屠说话的时侯,归不归已经失去了听下去的兴趣。没等他说完,老家伙已经自己动手,在方士的怀里摸索了起来。

  公孙屠这几年为了帝崩吃尽了苦头,这个时侯怎么可能就这样将法器交出去?归不归搜他身的时侯,公孙屠的脑袋一热向后退了几步之后,猛的从腰后摸出来那件龙型的法器。瞬间将龙口的位置对准了脸色已经阴沉下来的归不归。

  “归不归,你不要打什么小算盘,你敢轻举妄动的话,我便使用帝崩。”说话的时侯,公孙屠还在不停的向着身后退去。一边退一边继续说道:“这件帝崩到我手上之后,还一次都没有使用过。你也是炼制过法器的。如果不使用一次的话,很多关键的机关是想不明白了。不过我不打算现在就见识帝崩的威力,只要你们现在答应再借我十年……”

  “老人家我以为你上次是假装疯癫,原来是我老人家想错了……”归不归看着黑洞洞的龙嘴对着自己,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刚才元昌和尚说的没错,你这点术法根基带着这么一件大杀器,到头来是给你自己招灾惹祸。公孙屠,该得罪的不带得罪的你可是都得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