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公孙屠的下落

第三百三十六章 公孙屠的下落

  从这个舍命不舍财的伙计嘴里知道了帝崩为什么没有‘响’之后,元昌恨不得给自己俩嘴巴。能一次把吴勉、广仁两拨人马堵在一起的机会能有几次?他们几个人都是一等一的聪明人,下次弄不好就是这几个人下套让自己钻进来了。
  
  不过总算就还有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帝崩法器在那个叫做公孙屠的方士手里。那个方士元昌是见过的,听说他还是蹭了吴勉的长生不老药才能活到现在。想不到就是这么一个小人物连归不归、广仁都戏耍了,还把帝崩那件大杀器也攥在了自己得手里。
  
  当下,元昌凭着自己的记忆,亲手描绘出来公孙屠的画像。随后让弟子们相互传阅,务必要在吴勉、广仁这两拨人马之前先一步的找到这个方士。只要帝崩到了自己的手上,那么陆地上便没有还能对他造成威胁的人。
  
  除了指派弟子们之外,元昌还用了其他的手段。他联络到北朝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尔朱荣。让他动用自己的力量在北朝的范围之内寻找公孙屠,南朝这边元昌也动用了元鸣留下的人脉。百余年来南北两朝费劲气力寻找用一个人,也算是开辟了两朝分治以来的先河。
  
  不过这公孙屠就好像从世上消失了一样,元昌动用了自己所有能找到的势力找了五六年,始终没有发现这个方士的下落。不只是公孙屠,就看吴勉和广仁这两拨人马也没有了踪影。
  
  两位大方师还到罢了,方士一门崩塌之后他们俩便一直神神秘秘的。不过吴勉、归不归他们突然失踪倒是少见,最后一次还是有猎户在前往妖山的毕竟之路上发现了这几个人。因为他们几个人、妖的外貌实在太好辨认,基本上不可能认错人。
  
  这个时侯,吴勉、归不归这些人竟然去了妖山?难不成是公孙屠躲在了妖山之上?之前有关他们几个和老妖王的关系已经传的风言风语,不过元昌却不相信公孙屠敢藏身在妖山。或许这是吴勉、归不归的障眼法也说不准,毕竟没有了帝崩他们几个人也没有了和自己比拼的依仗。弄不1,好这都是归不归出的主意,将自己引到妖山,他们几个人才有功夫去找公孙屠的下落。
  
  当下,元昌不理会吴勉、归不归这些人。自己在天下各地寻找公孙屠的下落,甚至还派了门人弟子乘船去了西域各国,甚至连天竺、波斯这样的远邦也派人去了。只是传回来的都没有广孙屠的消息……
  
  一晃五年半过去,初春的某一天清晨,从北朝国都洛阳快马送来的一封信函送到了元昌的手上。信函是北魏大将军、太原王尔朱荣亲笔写的,二十天之前有人在南海郡的一座小渔村当中见到了和画像上八九分相似的人。
  
  只不过那人是满头的黑发,并非画像上面的白发。而且这人是小渔村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姓名也都对不上。更别说此人还在当地娶妻生子,生有两儿一女一大家子的人。虽然什么都对不上,不过这人的相貌实在是太像画像上面的公孙屠,让人越来越生疑。
  
  发现疑似公孙屠的替尔朱荣送信的信使,当时只是在小渔村落脚,虽然看着像是公孙屠,但是那满头的黑发还是让他有些疑惑。不过这信使还是有些心机的,当着疑似公孙屠的面,叫过来此地的亭长。谈笑之间装作不经意说出来了正在寻找一个白头,发叫做公孙屠的方士。
  
  信使说这话的时侯,已经安排好了手下躲在暗处偷看这人的一言一行。说了一半的时侯,和公孙屠几乎一摸一样的老渔民脸色便有些难堪。最后说到全天下都在找那个叫做方士的时侯,老渔民低下了头,等到他再抬头的时侯,虽然相貌没有什么变化。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旁人再看他的时侯只是觉得他和画像上的公孙屠有几分相像。不会再有他们俩是同一个人的感觉。
  
  信使听到手下的报告之后,心里明白此人正是公孙屠无疑。他这是用了什么古怪的术法,混在这个小渔村当中。当下,信使急忙快马回到了洛阳城中,将自己看到的对尔朱荣说了一遍。
  
  知道这是元昌高僧指名点姓要找的人,尔朱荣不敢耽误。当下亲笔写了书信随后快马将书信送到了元昌的手中。
  
  找了多年的公孙屠终于出现,元昌大喜立即使用五行遁法到了洛阳。见到了尔朱荣向他询问公孙屠出现的详细地址,不过有一个消息让和尚有些不安。这位太原王做了一件画蛇添足的事情,担心公孙屠逃走他竟然派出自己的亲信化装成买卖鱼货的鱼贩,到了小渔村去监视公孙屠的一举一动。算着时间马,那些细作应该已经到了小渔村一天一夜了。这些人当中还夹杂着不少的修士,如果发现苗头不对,这些修士会立即动手抓获公孙屠的。
  
  听到尔朱荣做了蠢事之后,元昌连将怒气撒在他身上的时间都没有。只是骂了一句之后,便使用五行遁法到了小渔村附近的县城。辨明方向之后使用疾行之法到了小渔村当中,等他到了据说公孙屠藏身之地的时侯,村子里面横七竖八的已经躺满了尸体。一些低矮的土房也被烧成了灰烬,原本百余人的小渔村,这个时侯竟然连一个活人都找不到。
  
  不过死伤的尸体当中,却看不到那些一看就是海边长大的人。这些死尸一看就是外地人,都是胸口、咽喉和眉心出现了一个拇指大小的窟窿,这也就是他们的致命伤了。不用猜想一定是他们想要邀功。主动出手想要捉拿公孙屠,最后却死在了这个方士的手上。公孙屠在如何又是徐福大方师的弟子,又是百里熙之后的法器第一人,怎么可能是这些修士能够对付的。
  
  看着几乎到手的鸭子又飞走了,元昌大怒,正不知道如何发散怒气的时侯。看到一个渔民打扮的人正鬼鬼祟祟的回到了渔村当中,当下元昌制住了渔民,像这个吓傻了的人询问这里除了什么事情。
  
  此人正是这里的渔民,说今早的时侯,在村子里借宿的十几个外地鱼贩突然翻了脸。都抄起来家伙向着村子里面的李大狗扑了过来,想不到平时不言不语得老好人李大狗竟然变出来一条铜蛇一样的宝贝。这宝贝竟然飞了起来,在空中穿梭咬死了这些外地人。
  
  这些外地人死光之后,村子里的人都都吓傻了。而杀人的李大狗就好像换了个人死的,他回到家里,捧出来一大把足足十几块金锭。按着人家每户分了一块金锭,随后李大狗让这些乡亲们带着金锭远远的搬到其他的地方居住。看到这些乡亲们故土难离,李大狗竟然一把火点了村子,逼着这些人逃到了其他的地方。
  
  元昌听了渔民的话之后,知道事情还有转机。当下阴沉着脸问道:“都跑了为什么你还敢回来?是公孙……李大狗让你回来的吗?”
  
  “不是……我说了您留我一条活命,那些金锭我也不要了……”这人早上的时侯已经被吓住了,后来跟着李大狗等人逃到了二十里外的一座大庄园当中。他缓过来之后便动了歪脑筋:早上李大狗随随便便就捧出来那么多的金子,并不好这里还有三五锭金元宝。反正村子里面也没有活人了,谁拿走就是谁的。
  
  听了渔民的话,元昌冷笑了一声:“又是一个舍命不舍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