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五章 疯子和傻子

第三百三十五章 疯子和傻子

  广仁也是刚刚经历了死里逃生,这位大方师没有想到小任叁会问出来这样的问题。迟愣了一下之后,缓缓的说了一句:“元昌不确定这里帝崩到底出了什么状况,等他反应过来之后,势必会抓一个我们当中的人询问。现在看起来,我和火山的机会是大了一点……”
  
  当广仁刚才看到归不归手里出现帝崩的时侯,瞬间明白了一切。老家伙对着元昌动手的同时,他担心诡计多端的元鸣逃走,当下亲自出手了结了这个没有丝毫术法的和尚。不过后面的事情也有些出乎大方师的意料,归不归手里的帝崩竟然失手,眼睁睁的看着元昌和尚从眼皮地下遁走。
  
  等待元昌反应过来,第一个倒霉的恐怕就是自己了。如果知道是现在这样的结局,不知道当初自己是不是还会一次一次的袒护这个妖僧……
  
  广仁心里发苦的时侯,归不归还在皱眉头盯着手上的帝崩。老家伙到现在都没有想通,威力那么巨大的法器为什么到了自己的手上便不好用了。公孙屠这一辈子都在和法器打交道,那么容易就把这件帝崩弄坏了?还是说必须要有神力才能操控这件法器?不过弑众神那天,操控吴勉的神识也没有神力,他又是怎么使用的帝崩……
  
  七窍玲珑心的归不归难得钻进了牛角尖,平时眨眨眼睛就能想明白的事情,现在竟然一下子懵住了。老家伙的目光盯在手里的帝崩上面,心里的一团乱麻始终找不到可以解开的线头。
  
  看着几个人都是眉头紧锁的样子,小任叁开口说道:“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大家换个地方再想吧。不是我们人参说你们,就不怕人家元昌反应过来,跑回来和你们拼命啊?大侄子,过来帮着你三叔把你小爷叔起出来。”
  
  小任叁和百无求张罗着要把吴勉挖出来的时侯,白发男人已经自己走了出来。看样子吴勉并没有什么大碍,虽然不是元昌的对手,不过刚才的大败应该也是和归不归做好的扣子。为了引元鸣出来。
  
  吴勉从深坑里面走出来之后,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一眼远处正在摸索着帝崩的归不归之后,慢悠悠的说道:“还没有想明白吗?帝崩不是帝崩,疯子也不是疯子……”
  
  一句话让走进了死胡同的归不归彻底明白了过来,老家伙瞬间恢复了他往日嬉皮笑脸的样子,将手里的帝崩扔给了广仁,笑眯眯的说道:“既然是你们方士的法宝,那么老人家我还给大方师你,以后别出去说我们占方士一门的便宜。”
  
  这个时候,看不得自己师尊受委屈的火山走了过来。对着老家伙说道:“归不归你们占的便宜还少了吗?宗门崩塌之前,将近一半的天材地宝都归了你们。”
  
  “对,最不值钱的那一半天材地宝。”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不再搭理那位末代大方师。回头冲着吴勉做了一个鬼脸之后,先是吩咐远远躲开的泗水号众人离开,担心元昌找他们的后账归不归还特意嘱咐这些人不要回到健康城,每一人给了一块马蹄金让这些伙计直接会老家过日子。看着这些人都离开之后,吴勉、归不归两个人才带着两只妖物使用了遁法离开。
  
  走之前本来打算带上邱芳的,没有想到他微微的摇了摇头,说道:“看来我与几位的缘分到此为止了,徐福大方师还交代过几句话。邱芳的时日不多了,再不去做的话恐怕就来不及了……”说完之后,邱芳对着吴勉、归不归行了半礼。对两位大方师只是点头示意,他也不适用遁法,直接从东魁城走出来,沿着官道一直走了下去。
  
  看着一座空城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广仁回头看了自己的弟子一眼,说道:“我们去找伊秧,要把元昌弑神吞噬第二个神力的事情告诉他。神主不会善罢甘休的,希望不会牵连到徐福大方师。”
  
  “那么帝崩呢?刚才吴勉说的话明显是冲着公孙屠去的。帝崩是被他掉了包,真帝崩就在公孙屠的手里。”火山听到广仁有些主次颠倒,当下小心翼翼的继续提醒了几句:“只要我们比吴勉、归不归先找到帝崩,就算术法有所欠缺,主动权也在我们的手里。”
  
  “你还想把那个烫手的热火盆端在自己手里吗?”广仁回头冲着自己的弟子古怪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为什么吴勉刚才根本不避讳你我就在身边,几乎直接向归不归明说帝崩和公孙屠的事情?火山,他们不管是吴勉还是元昌,现在都已经不将你我师徒放在眼里了。现在的帝崩已经不是我们能染指的法器了,让他们去争斗吧,你我只要看着帝崩最好落在谁手中就可以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顿了一下,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他继续说道:“现在你我师徒要想办法提升术法,就算不如元昌、吴勉等人,总不能被他们落下的太远。至于帝崩就让他们去争去夺,事情闹的越大最后越难收拾。我们静观其变就好……”
  
  差不多一刻钟之后,已经空无一人的东魁城中凭空出现了一个身穿华丽僧衣的和尚。正是刚才被归不归用假帝崩惊走的元昌,和老家伙一样,逃遁之后他一时也没有明白过来帝崩为什么没有发射。还一只在庆幸自己在那件大杀器之下活命,能全须全尾的回来已经算是大兴了。只是可惜了元鸣死在了广仁的手里,那么聪明的脑袋瓜,真是可惜了……
  
  不过没过多久元昌便回过味来了,到底是自己在帝崩之下偷生,还是说压根就是那件法器出了什么问题,不是自己的命大,是他太傻了。竟然放弃了那么好的机会……
  
  当下元昌小心翼翼的回到了东魁城,看到这里已经空无一人,连之前吴勉、广仁他们居住的帐篷都没有来得及撤掉,人已经彻底的消失了。这更加证实了元昌之前的猜想,自己不是命大,是蠢……
  
  随后,元昌又去产看了吴勉、广仁两拨人马之前的藏身位置。果然两处都是人去楼空,和尚又去泗水号找了当时去侍候吴勉、归不归那些人的伙计。想不到他们连回来都没有回来,好像彻底从这世上消失了一样。
  
  不过元昌还是不死心,从建康城周围招来一名弟子,让他专门监视泗水号的商铺,如果那几个失踪的伙计回来,马上抓起来送到他那里去。本来只是留着后手的,想不到最后还是这名监视泗水号的弟子帮了元昌的大忙。
  
  被归不归赠金散掉的伙计当中有一人舍命不舍财,这人就住在建康城附近的村子里。将马蹄金和之前从归不归那里得到的金锞子送到了老家之后,便开始忙乎起来盖新房娶媳妇这样的大事。等到新房子盖起来等新媳妇过门的时侯,想到自己还有两年的工钱存在泗水号。虽然也就是几吊钱的事,和从归不归那里得来的金子如同九牛一毛一般。不过那也是自己辛辛苦苦争下来的工钱,凭什么便宜泗水号那两位东家?
  
  当下,这人悄悄的回到了建康城,刚刚进了泗水号还没和管事说上几句话,元昌的弟子便突然出现,打晕了这人之后将他带到了元昌和尚的身边。
  
  当初吴勉和归不归、广仁的对话这人听的一清二楚,为了保命一股脑的都向元昌说了出来。临了还不死心的对着面前的和尚说道:“我看到的听到的都和大和尚你说了,得了那点辛苦钱您就赏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