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二章 百里熙的遗产

第三百三十二章 百里熙的遗产

  外衣甩出去的一瞬间,煞神已经在原地消失。就在吴勉侧身躲开外衣的同时,刚刚消失的煞神突然从衣服当中冒了出来,一拳打在吴勉的胸口,“嘭!”一声巨响,将白发男人远远的打飞了出去。
  
  看到吴勉被打飞出去之后,煞神并没有乘胜追击,他缓缓地转头看了归不归、两位大方师的方向一眼。说道:“吴勉是第一个,当初弑神的名单里面还有谁?广仁?归不归?还是你们一起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猛的一转身,对着身边的空气打出一拳。又是“嘭!”的一声巨响,刚刚现身的吴勉再次被煞神一拳打飞了出去。广仁、火山原本以为吴勉会仗着种子的力量,怎么也可以和煞神僵持一段时间,给归不归创造出来用帝崩偷袭的机会。想不到他们俩的实力差距这么巨大,吴勉竟然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这就是你弑神的力量吗?能死在你手中的也不会……”这句话又说了一半,煞神再次对着面前的空气挥出了一拳。不过这次他挥拳的同时,煞神的脸上突然变了颜色,已经挥出一半的拳头猛的收了回来。随后煞神的身子倒仰,就在这位神只作出动作的同时,那柄明晃晃的贪狼贴着煞神的头皮飞了过去。
  
  还没等煞神站起来,白头发的吴勉已经再次到了他的身前,对着身子几乎贴在地面上的煞神挥拳打了下去。吴勉打在煞神身上这一拳,直接将这位神只背后的地面砸出来一个深坑。就在白发男人准备继续打出第二拳,第三拳的时侯,深坑下面突然冒出来一股巨大的力量,将吴勉的身体向后推了出去。
  
  吴勉向后倒退的同时,满身尘土的煞神从深坑里面飞了出来。他的胸口刚刚被吴勉打中的位置一片血肉模糊,不停的有金色的鲜血渗出来。煞神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伤口之后,抬起头来对着吴勉说道:“原来你考得不止是术法,有趣,刚才的话我收回去。你的力量很古怪,可惜你好像只是刚刚窥探到了一点点门道……”
  
  最后一个字出唇的同时,煞神的身子一晃瞬间到了吴勉的面前,后面的归不归、广仁等人甚至都没有到了他是如何出手的,就听见一声巨响,吴勉的身子打得高高的飞了起来。落地的时侯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刚刚白发男人自己打出来的深坑当中。
  
  这时候,看着吴勉挨打没有人上去帮手的百无求眼睛已经快冒了火。冲着以它‘亲生父亲’为代表的这几个人淬了一口,随后继续说道:“呸!你们就看热闹吧!老家伙,广仁他们习惯占便宜了,你也看着你叔叔被打死吗?出去别说老子是你的儿子,老子丢不起那个妖……今天老子和你叔叔同归于尽了,没老家伙你的份了……”
  
  百无求哇哇大叫了一通之后,一边开始脱衣服一边向着弑神那边冲过去。就在这个时侯,归不归踩住了二愣子拖了一半的衣角。将自己这便宜儿子带倒之后,老家伙没有再理会二愣子,他慢悠悠的从怀里面掏出来那件龙型的法器。将龙口对准了马上就要对着吴勉下手的煞神,随后嘿嘿一笑,开口说道:“神只且慢动手,有件好玩的玩意儿请神只您鉴赏一下。您慢慢的抬头,动作千万别大。一旦神只您吓到了我老人家,再触动法器的话可算是您误杀了自己,算不得老人家我弑神。”
  
  “帝崩……原来他是这个样子的……”看到了归不归手里的法器之后,煞神慢慢的向后退了几步。他边退边说道:“想好你再动手,你只有一次机会。一击未中的话你便活不成了……还有,就算你弑了我。天界还会派下其他的天神来为我报仇。你们的运气不会那次都这么好的……”
  
  “老人家我还等得了下次?现在海上的徐福已经开始成批成批的打造起来这样的法器。”归不归笑眯眯的看着脸色已经沉下来的煞神,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有弓箭之前人也是怕虎的,后来又怎么样?老虎也架不住十几二十个猎人用弓箭射杀。神只你想想后面的场景,几十几百个修士人手一支帝崩。你只要一露头……元鸣,你这是什么意思?”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手里本来紧握的帝崩法器突然脱手,还没等到他反应过来,这天字第一号的大杀器已经到了元鸣的手上。就见这个和尚手里除了帝崩之外,还有一根细细的红绳,绳子头上绑着一支满是青锈的铜爪。就是这件法器将帝崩抓到了元鸣的手上。归不归全神贯注的盯着弑神的一举一动,完全没有防备身边的和尚会有这么一手。
  
  现在帝崩的龙嘴对准了归不归、广仁和火山这几个人,元鸣微微的笑了一下,慢慢的向着煞神的方向走过去。一边走一边小心翼翼的盯着他们这几个人、妖,说道:“归老先生,刚才你说的话别忘记了。你们几位大修士千万别有什么大动作,现在你们都在帝崩的口中。有一个人轻举妄动,我便会发动帝崩。到时候可能会有一两个人逃脱,不过剩下的大部分人可就死定了。”
  
  归不归的笑容已经凝固在了脸上,沉默了片刻之后,老家伙的目光已经转到了那位‘煞神’的身上。叹了口气之后,归不归苦着脸说道:“既然元鸣你挑这个时侯动手,那么就是说这位也不是什么煞神了。元昌,你吞噬了神力之后,连身上的血都变成金色了吗?”
  
  归不归说话的同时,煞神脸上的相貌突然发生了变化。那个二三十岁的男人脸瞬间变回了元昌的模样,没等元鸣走到他身边,元昌和尚已经急不可待地瞬移到了自己师弟的身边,直接伸手将帝崩抢到了手中。
  
  看着拿到了帝崩,元昌松了口气的样子,归不归目光转到了元鸣和尚的脸上,说道:“这么说起来,当初凤瑕寺那神只闹庙也是元昌和尚代劳的,是吧?元鸣和尚你真是好手段,那一百多个和尚都是你的弟子。为了演这场戏你连弟子的性命都不要了,难怪你会是元昌和尚的师弟,真是实至名归。最后再多嘴问一句,你手上那是什么法器?刚才帝崩对着你家师兄,你真的不怕动手的时侯,老人家我错打动机关要了你师兄的命吗?”
  
  “归不归你不要挑拨离间,元昌师兄不吩咐的话,我又怎么敢这么做?”说话的时侯,元鸣将手里的红绳卷成了一个小球。随后将这枚绳球在归不归的面前比划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这是当年那位炼器第一人百里熙炼制的法器,就是为了趁其不以夺取法器用的。自打炼制成功之后,这还是第一次使用。不瞒你们说,刚才我夺取法器的时侯,手心里面也都是汗。不过炼器第一人也不是浪得虚名……”
  
  “元昌大师,这就是百里熙留给你的遗产吧。”归不归看着拿着法器有些兴奋的元昌,继续说道:“老人家我还是闹不明白,就算是谷元秋亲自对付吴勉,也不会像你这么轻而易举的。你吞噬了他的神力不假,扣除流失掉的那部分,怎么看也不可能会有这样强大的神力。元昌,就算要我老人家的性命,总让老人家我死的明白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