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九章 人影

第三百二十九章 人影

  “我是出世之人,不可能再入世了。既然归老先生你想要我活着,那和尚活着就好,不过娶妻生子过日子是不敢想的。元鸣也不能误了别人的终身大事。”元鸣说话的时侯,打开了马车上面的几口箱子,露出来里面黄澄澄的金子。

  和尚好像没有看到箱子里面是什么一样,指着这些黄金,对着女人说道:“这些金子都是你的了,找一个老实本分的男人嫁了吧。听和尚一句规劝,这些黄金足够你几世只用,不要轻易露白,否则就算是你为他生儿育女的男人。最后也可能是要你性命的刽子手。”

  这时候女人已经愣住,她是归不归白天从人市上买来,准备服侍元鸣起居的。刚才听到老家伙说到车里有五千两黄金的时侯,女人并不在意。现在亲眼看到了这么多黄澄澄的金子,女人的目光几乎在这些黄金当中生根。周围保护他们的护卫们眼睛也跟着都直了。

  “不用看了,也不用去什么北朝大宅。”这时候,邱芳从后面走了出来。看到元鸣不经意之间可能给女人惹来杀身大祸,邱芳微微的皱了皱眉,随后继续对着还在愣呆呆看着车上黄金的女人说道:“我会跟车一起到泗水号的商铺,你的这些金子处理的不好,就会被你招惹来天大的麻烦。还是寄存在他们泗水号的商铺最好,每隔一年取个十两黄金,足够你这些年的用度了。”女人这才明白过来,急急忙忙向着邱芳称谢,随后急急忙忙将几口箱子盖好。不见那些黄金,周围护卫们的眼珠才算自由转动。而听到自己辛辛苦苦忙活了大半天,结果都被邱芳和元鸣送了人情,归不归脸上没有一点不悦的表情,反而一直笑眯眯的看着面前这几个人。也没有半分要留人保住黄金的意思。

  “多谢邱芳先生,刚才和尚思虑不周,差点害了这位姑娘。”元鸣反应过自己的过失之后,马上向邱芳称谢。看着邱芳护送着女人离开这里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归老先生,你的好意和尚心领了。不过元鸣出世以来,没有想过再入世还俗。况且我的门人弟子遭受这样的劫难,元鸣身为主持不可以一走了之。”

  归不归看着邱芳带队的马车,古怪的笑了一下,喃喃自语的说道:“你们一个两个的会做好人,一个替我老人家散尽了黄金,另外一个直接带着女人走了。什么时侯你们都这么好说话了。”

  自己痛快痛快了嘴之后,归不归再次对着元鸣说道:“和尚你不一走了之,那还有什么打算?找一家小庙忍着,后半辈子就一直念经为死去的弟子们祈福?”

  元鸣沉默了片刻之后,点了点头说道:“除了日夜为死去的弟子们祈福之外,我也想不到还能再做些什么了。不过今夜之后,元鸣势必会在南朝遭受通缉。如果可以的话,还请归不归老先生你能帮助元鸣寻觅一座乡间小庙。找一处清净的所在了此残生。”

  归不归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随后继续说道:“本来老人家我还想着你还俗去好好过日子,既然和尚你打定了心思,那么老人家我也不好劝阻,这样,你先委屈一点在我老人家的府上。老人家我给你建一座家庙,你在我那家庙当中委屈一下。等到再过几年事情平息之后,随便选一座大庙继续做你的和尚把。”

  “老子刚才带着元鸣到处跑,就算白跑了?”这个以后,归不归瞪着眼睛看向元鸣。顿了一下之后,二愣子继续说道:“早知道这样,刚才就带着你回家去了。省的这一路的奔波了。”

  “傻小子你知道什么,如果不带和尚出来转一圈,就算皇帝最后饶了他一命,元鸣现在和死人也没有什么区别。”说完,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自从和你小爷叔搭伙以来,从来都是我们替别人背黑锅的。冷不丁看到这黑锅背到了别人的身上,老人家我还真有点不适应。”

  这这天晚上起,元鸣就算住在吴勉、归不归府中了。老家伙在后院给和尚找了一间没有人的房间,随后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尊鎏金的佛像,这就是一个家庙开张了。整个后院除了每天管家去送饭食之外,也不允许别人进屋。这管家本来就是元鸣的人,自然也不会出卖他。

  元鸣进驻后院的家庙佛堂之后,便再也没有出来过。和尚从来不到内院,只有归不归时不时的来这里一趟,找这和尚说两句闲话。这当中,和尚请老家伙弄来一些木料。元鸣亲自打造出来一百五十九个牌位,将本来就不是很大的家庙挤的满满当当。

  这样两不相扰的日子又过了两三年,元鸣藏身在吴勉、归不归大宅当中。当年的凤瑕寺因为天谴的缘故再也没有兴旺起来,如果不是南朝皇帝信奉佛教,这个时侯早就将整个凤瑕寺彻底的夷为平地了。就这样,当初被砸在地下的众僧人依旧没有重见天日,还在当初的地下埋着。当年存活的和尚那晚也都趁着混乱逃到了他乡,现在诺大的凤瑕寺当中已经破败不堪,找不到一个和尚。

  到了第三年年初,南朝皇帝亡故。新帝登记之后大赦天下,这时候,当年从天牢逃走的元鸣和尚从国家的悬赏通缉名单上面取消。眼看着三年前的事情都快要被众人遗忘的时侯,一天傍晚,三年前的噩梦在建康城再次席卷而来。

  这天傍晚,太阳慢慢下山的时侯,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到巨大的人影。片刻之后人影便到了吴勉、归不归府邸的正上方,这个人影让建康城百姓将几乎快遗忘的某起事件再次响了起来:“你们看看天上,像不像当年毁掉凤瑕寺的那位天神?”“上次那位天神身穿七彩仙衣,看着可是差不多……”

  就在众百姓议论纷纷的时侯,天空中的人影突然大吼了一声,随后对着府中的这些人说道:“吴勉、归不归!你们当初弑神大罪尚未结清,现在竟然还敢收留元凶元鸣!快快将此人放出来。好好等着日后会有其他的神明收你们的性命!”

  一句话说出来,府邸附近的百姓当下吓得四散奔逃。就在人影还要继续说话的时侯,从府中飞出来一柄非刀非剑的法器,直奔人影的要害。不过天上的这位毕竟还是神明,贪狼从他的身体穿过之后,并没有伤到人影。

  “明白了,这就是你们的回答!好,那我便越俎代庖,替那位神明了解你们!”一句话说出来,人影的手掌迎风暴涨,转眼间便变成大的可怕的样子。随后三年前的一幕又发生了,人影的手掌对着整个府邸都拍了下去。

  接触到巨手的一刹那,前院几乎所有的房屋瞬间倒塌。就在天上的人影准备照葫芦画瓢开始碾压倒塌房屋的时侯,这个人影突然大叫了一声,随后他向后飞快的退了下去。等到人影握着手臂退出半个建康城的时侯,看到他刚才手掌所压的位置站着一个白头发的年轻人——吴勉。

  看着人影向后退去的时侯,吴勉的身体腾空而起,像离弦之箭一样向着人影飞了过去。白发男人和人影接触到的一刹那,人影在此大喊了一声,随后不在理会房子里面的元鸣,瞬间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