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泄露天机的代价

第三百二十八章 泄露天机的代价

  关于信笺上面所说的,几个人争论了一晚都没有结果。不过相比较信笑上面出现名字的两个人,争论最多的还是邱芳和元鸣。原本有些话痨的归不归说到子时的时侯便从差不多住了□,更别说从头到尾都没怎么说过话的吴勉了。

  两个人争论的重点是不是应该将那位天上下来的煞神,引到海外徐福的身边。只不过说了一晚上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

  第二天一早,在庙里吃罢了早饭之后,元鸣和尚亲自将吴勉、归不归这些人送上了马车。元鸣是肉身凡胎不比吴勉、归不归这些人,从得了信笺之后便一直都没有休息好,又熬了整整一个晚上这个时侯头重脚轻,送走了这几个人之后,可能是觉得肩上的包袱卸了下来。这口气松下来之后便回到自己的禅房休息去了。

  原本元鸣打算只睡半个时辰的,之后还有早课要他去讲解四十二章经的佛法。不过这大和尚也是极乏了的,竟然睡过了时辰。整个凤瑕寺的大小和尚在佛堂等着半晌不见主持和尚出现,监寺和尚便亲自到了主持的禅房来请。这才把把睡得迷迷糊糊的元鸣叫醒,拉着他向着佛堂走去。

  就在这两位凤瑕寺中身份最高的大和尚眼看着就到了佛堂的时侯,天空当中突然传出来一声巨响。随后元鸣和监寺和尚二人都清晰的看到天空当中冒出来一直金色的巨手,这只大手楚天触地对着佛堂直挺挺的压了下来。

  当时两个和尚已经蒙住了,随着另外一声巨响。诺大的佛堂被这只大手挤压的粉碎,两个大和尚直接吓得瘫软在地。就在他们俩反应过来,准备前去救人的时候,半空中传来一阵好像从天边传过来的声音:“这就是尔等泄露天机的惩罚,从今之后,如有再敢藐视天界之人,一律诛杀绝不容情......”

  随后一个字出唇之后,原本已经倒塌的佛堂再次传来一阵一阵的巨响,坍塌的废墟竟然一点一点的被谁也看不到的重物砸平。最后差不多和地面保持一个水平线之后,巨响才算彻底的消失。

  这时候,侥幸生还的一些小和尚面露土色的露了面。虽然已经知道不可能还会有生还的和尚,不过还是在好像疯了一样的元鸣和尚带领之下,赤手空拳的跑到了倒塌的废墟之上。幵始在和地面平行的废墟里面寻找已经被砸成肉酱的死尸。只是这些和尚将自己的双手都磨得血淋淋的,也不能从地上起出来一块砖石。

  那几句来自天边的声音,当天几乎建康城所有的人,包括皇帝在内都听的一清二楚。这是凤瑕寺遭了天谴,还有谁敢前来帮手?当天晚上,皇帝派来御林军直接将凤瑕寺所有生化昵和尚全部抓到了天牢当中。据宫中传出来的消息,皇帝为了平息天神的震怒,准备用这些和尚的人头来祭天。

  只是一天的功夫,元鸣这个炙手可热的高僧便成了阶下囚,几天之后还可能会掉脑袋。不归这个时侯的元鸣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从他亲眼看到佛堂的众僧被活活压成肉酱的那时起。这位高僧便浑浑噩噩起来,元鸣的双手十指已经被磨得见了白骨,几次晕倒被人救醒之后马上又去废墟当中。

  不过怎么说这和尚也是建康城的名人,牢头给他找了一个单间居住。怕他死在牢中还特意的关照给和尚准备了上好的饭食,只是元鸣一口都吃不下,进了大佬之后没,便是冲墙面壁,嘴里叨叨念念的好像是背诵这谁也听不懂的梵语经文。

  转眼到了子时时分,元鸣的身后突然发出了一阵声响。元鸣没有任何反应,还在痴痴呆呆的背诵着经文。这时,牢房里面响起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还真是风水轮流转,本来以为元鸣你是来找人背黑锅的,想不到第一口锅就归了你。”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侯,元鸣的身子颤抖了一下,随后他慢慢的回过神来。无神地看了身后的归不归一眼,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这个已经脱相的和尚喃喃说道:“如果是天谴,有什么直接惩罚我就好,泄露天际的是元鸣和尚,为什么要这些无关的弟子们带我受过。这就是天道吗?”

  “你是和尚,信什么天道。”归不归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不管怎么样,这个黑锅都有我们一半。给老人家我走吧,你出去也别做什么和尚了。还俗找个小媳妇过日子去吧,这一世转眼便到头,等着到了下一世你什么都忘了,也不用再为这个烦恼了......”

  归不归说话的时侯,元鸣已经发现牢房年轻的大门打开,原本在牢外把守的狱卒也不见了踪影。旁边几个牢房关押的犯人也都不见了踪影,就在元鸣诧异的时侯,看出来他心思的归不归开口说道:“毕竟你没有术法的根基,如果老人家我单单放了你走,目标太大说抓回来也就抓回来了。除了一些杀人放火不像好人的人之外,剩下的我老人家一股脑都放了。说起来这些人还拖了和尚你的福气。”

  “早上等我去讲经的僧人有一百五十九人,无一生还。他们都往生极乐了,我这样活着又有什么意思?老人家你不要管我,元鸣是佛教释迎牟尼的教徒。死后就算再入六道轮回,也比这样逃生的好……”说吧,元鸣转过身来,再次对着墙壁坐了下去。不再理会身后的归不归,又开始背诵起来梵文的佛经来。

  “老家伙你和他废什么话?他被吓傻了你也被吓傻了吗?”这时候,满身是血的二愣子从外面跑了进去。看着归不归瞅着自己身上的鲜血直皱眉头。二愣子解释道:“刚才老子送走的那几个不要脸的死贼球,出去的时侯还想杀狱卒泄愤。老子也没客气,一个一个都把他们的人头掰了下来。在外面等你们老半天了,你还有闲心和这个胖秃驴墨迹?再不走的话,天就亮了。这可是你亲口说的啊,天亮胖秃驴就要变成死秃驴了……”

  “这不是在等你和元鸣和尚讲道理吗?”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能和他讲到天亮,还是傻小子你来吧。这个和尚今天图遭大难,看在昨晚那顿鹿肉的份上,你下手轻点。别让这个和尚死在你的手上……”

  “老子就受不了你们磨磨叽叽的,一个老娘们一个肥尼姑……”说话的时侯,百无求一把将元鸣和尚抗在肩头,随后没等元鸣挣扎,一阵风一样的带着这个胖大的和尚出离了天牢。

  百无求奔跑的速度实在太快,元鸣和尚眼前一花已经出离了大牢。到了大街上二愣子加快了速度,他只是感觉到眼前都是大风吹过,吹的元鸣眼睛都睁不开。片刻之后他感觉到风声小了之后,这才试探着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已经在一条官道上。

  现在除了归不归、百无求这一对父子俩,还有一架马车和七八个骑马的护卫。马车上面坐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妙龄女子,看到他们几个人出现之后,急急忙忙下车,将脚软站不起来的元鸣和尚搀扶了起来,说道:“老爷,您到车上来。往后的日子就靠您疼我了……”

  就在元鸣躲避女人痴缠的时侯,归不归指着马车上面的一口箱子说道:“里面是五千两黄金,不用太盛够你活后半辈的。在北朝老人家我给你准备了一套宅子,就当是还了这么多年白吃白喝你的人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