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古怪的信函

第三百二十七章 古怪的信函

  说话的时侯,元鸣从怀里掏出来一张被油布包裏着的信函,恭恭敬敬的交到了归不归的手上,随后继续说道:“信函虽然是三天前发现的,不过里面的信纸已经发黄变脆。我怀疑信写完已经有些时日了,不过发信之人一直都在犹豫,直到三天前才下定决心,将信函发了出来。”

  元鸣这边说话,那边归不归已经打开了油布。和尚说的没错,油布里面的信纸已经发黄变脆。元鸣在信纸下面垫了一片薄薄的木板,如果不是这样,信纸恐怕也早碎成碎片了。饶是这样,信纸也是碎成一塌糊涂,被人一点点的重新拼凑到了一起。

  信函当中只有十几句话,大概的意思吴勉、归不回弑神,元昌吞噬神力这些事情天上的神明已经都知道了。这是古往今来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大罪过,现在天上的神主已经震怒。之后会亲自打开天路,送煞神下凡诛灭众人。写这封信的人让他们早做打算,否则就算是海外的徐福也保不住众人。

  归不归扫了一眼信函上面的内容,看出来一个大概之后,边将信函向着吴勉递了过去。看到白发男人没有接手的意思,当下老家伙嘿嘿一笑,顺手递给了他身边的邱芳。随后转回头来,对着元鸣说道:“和尚,信你也是看过的,老人家我有件事情不明白,那个写信的人为什么不把信函直接给我们送去,偏偏要送到你这里来?还有,信是三天前送到你这里的。你足足看了三天才交到我老人家的手上,这三天和尚你做什么了?”

  元鸣和尚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信函的确是三天前送到庙门前的,当时我被笔下请到了皇宫讲经,回来之后已经是两天前的事情了。当时看到信函的时侯已经碎成无数片了,等到拼凑好之后又浪费了一天。此事传出去非同小可,和尚只能借请各位进庙尝秋食,将此信函交到各位的手中。”

  这时候,百无求也以为找到了破绽“那也不对!元鸣,老子问你。我们几个也在这建康城里,那人直接送到我们府上就好,何苦还要多费一遍手续。假借你的手来传递信函?你这庙里也没有年轻貌美的小尼姑,他何苦跑这一趟?”

  “想来是元鸣与信中所提到的这几个人都有些渊源。”元鸣看了一眼邱芳手里的信函,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和尚和元昌是师兄弟,和各位也有些渊源。那人以为送到和尚手里你们双方便都可以知晓,谁能想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元昌师兄流落到什么地方了。”

  元鸣和尚的话滴水不漏,归不归也没有从中找到其他的把柄。当下老家伙嘿嘿一笑,从邱芳手中再次拿过信函。这次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之后,再次对着元鸣说道:“那么说起来,这个送信的还算是个好人了。邱芳,这信函你也看过了,你怎么看?”

  邱芳犹豫了一下之后,回答道:“信里并没有提到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也没有提到那位大术士席应真。这我就明白了,事情是你们一起做的。他这样只提醒你们,不管两位大方师和席应真,又是什么意思?”

  “这个和尚我是想过的”没等归不归解释,元鸣前先一步说道:“或许送出来的信不止这一封,这人知道我与各位是邻居,便送到我这里来。这个时候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和大术士可能也收到了类似的信函。”

  “也有和尚你这么一说。”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不过今天我们是来尝秋食、吃鹿肉的,不能被这一封信就扫了兴。今天就当没有这封信,吃饱暍足之后还有什么话,我们明天再说。傻小子,把那块腱子给你爸爸我留下......”

  看到归不归故意的转开了话题,元鸣当下也不好再说什么。当下他开始不停的给众人布菜添酒,时不时的还开一两句玩笑,没有一点建康城大庙有道高僧的模样。

  吴勉这边两只妖物本来就是没心没肺的,信函上也没有提到它们俩的名字。当下百无求、小任叁放开了肚皮去吃暍,一只野鹿做成十几道菜被它们两只妖物吃了能有一大半。吴勉、归不归也好像什么事情没有发生一样,照常吃暍。只有邱芳的眉头紧锁,还在为刚才看到的信函发愁。

  吃暍完毕之后,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小任叁和以往一样又暍多了,在元鸣和尚的盛情之下,吴勉、归不归几个人当晚就住在了寺庙当中。和尚给他们安排了几间千净、宽敞的寝室休息。

  众人进了各自的寝室之后不久,归不归的寝室外面响起来一阵敲门的声音,老家伙开门之后,看到元鸣和尚端着一个装满果子的托盘站在门口。和尚笑着对归不归说道:“这是外地进贡给笔下的果子,笔下体恤我们出家人辛苦,便赏了几个让和尚尝尝新。刚才和尚看到归老先生没有怎么动筷,便送来果子请老先生尝尝这南朝果子的味道__吴勉先生您也没睡......”

  说话的时侯,和尚已经看到了坐在归不归寝室当中另外两个人影一一吴勉和眉头皱了一晚的邱芳。客气了几句之后,和尚端着托盘走了进来。主动做到了三人的身边之后,继续说道:“既然各位都到齐了,那么和尚再说两句信函的事情。各位不会介意吧?”

  屋子里面除了元昌自己和邱芳之外,吴勉和归不归的名字都出现在信函当中的。现在这两个人反倒没事人一样,好像说的就不是他们俩,而是面前的和尚和邱芳似的。

  “和尚你想说就说,吃着果子听故事,也算对得起这么好的月色了。”吴勉从托盘里面拿起来只梨子,放在鼻下闻了闻之后便在手里把玩着。

  元鸣点了点头之后,再次说道:“如果信上说的是真的,那么各位就要早做打算了。天神下凡非同小可,一旦有什么差池,受连累的会是人世间这些无辜的百姓。元鸣妄言,各位如果也没有什么好办法的话,还是出海去找徐福大方师。有那位活神仙在的话,或许还有应对的法子。”

  “和尚你这么上赶着,是怕会连累你家元昌师兄吧?”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对着元鸣说道:“或许这信就是元昌和尚写的,他吞噬了天神的神力,或许上天神主传令的时侯,元昌也听到了吧?弒神的他也算一个,煞神真的下凡谁也没有好处。所以才让你来送信,有什么黑锅我们几个先背着。没事之后他再出来,是这个意思吗?这一手他是向那两位大方师学的吧?”

  “老施主你误会了,元鸣真是多年未和师兄有联络。”元鸣和尚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和尚再说一句心里话,不管是各位施主也好,我那为师兄也好被煞神追杀,一定会连累到周围百姓的。现在的乱世刚刚有一点安稳的迹象,和尚实在不想看到天下再起争端,百姓生灵涂炭了。”

  “那么和尚你除了让我们去找徐福之外,还有什么好办法能避开这次祸端吗?”邱芳实在忍受不住,主动开口向元鸣和尚说道:“我等也不想去给徐福大方师添麻烦,如果你有好主意还请赐教。如果只有去找徐福大方师这一条路的话,我宁可劝说他们二位找一搜大船,在海上漂泊。就算被煞神找到也不至于连累到百姓的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