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元鸣和尚

第三百二十一章 元鸣和尚

  元鸣和尚微微一笑,蹲在地上对着小家伙说道:“和尚修行的禅院里面是没有比丘尼的,建康城倒是有两家比丘尼修行的庵堂。不过你可能要失望了,那两家庵堂里面真的没有什么好货色。不过建康城中还两几家不错的娼馆,比起来庵堂里的比丘尼要顺眼的多。”

  小任叁咯咯一笑,摸了摸和尚的光头,说道:“你这个和尚真是有趣,说吧,来这里想要做什么?要是不麻烦的话我们人参就给你做主了。”

  “没什么大事,和尚听说建康城当中有各位这样了不起的大人物住了进来,这才专程前来拜访。”和尚低了低头,方便小任叁继续摸下去,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贸然前来拜访有些唐突,原本和尚想着先表示一下心意的,循序渐进和几位先生就拉近关系的。不过看样子好像归不归老先生有些误会,和尚这才不得一大早惊扰了各位,真是罪过……”

  “昨晚老不死的说送礼的傻子就是你,下次记住了,直接送几个标志的小姐姐给我们人参讲故事,你的那点事情我们人参给你办了。”说完之后,小任叁笑嘻嘻的回头冲着房子里面喊道:“老不死的,这和尚看着慈眉善目的,看着不像是坏人,你自己出来和他说吧。”

  “让你撵人的,人参你还把人留下来了。”一声叹息之后,归不归慢慢的走了出来。看了一眼这个正在陪笑脸的元鸣和尚,老家伙站在了石头台阶上,继续说道:“和尚你的法号叫做元鸣,老人家我问你,你和元昌和尚是什么关系?和问天楼主姬牢又是什么关系?”

  对归不归行了半礼之后,元鸣和尚说道:“不瞒归不归老先生,元鸣和尚正是元昌的师弟。元昌师兄代师收徒,将元鸣纳入恩施姬牢的门下。也是师兄将过您老人家和吴勉先生做过的种种大事告知和尚。”

  “他是咬着牙说的吧?”归不归哈哈一笑之后,看着元鸣继续说道:“你那位师兄也是术法通天的人物了,他收几个弟子老人家我不在意。想不到他还能代师收徒,更加没有想到他代等到师尊是姬牢。元鸣,你那师兄就没说你们俩的老恩师是如何归天的吗?”

  “有关恩师归天的事情元昌师兄是说过的。”说到这里的时侯,元鸣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带着几分庄重说道:“两位恩师为了成全元昌师兄,转授了自己多年的术法。元昌师兄能有今日的成就,都是败两位恩师所赐。”

  “他是这么说的?老人家我真是有点小看你家元昌师兄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盯着不远处元鸣的眼睛,继续说道:“你是元昌的师弟,那么说来他的下落你是知道的。正巧老人家我也想他了,你带我们去找你家师兄,大家一座围坐畅谈畅谈佛法如何?”

  “真是不巧,元鸣与师兄多年未见,现在他在那座寺庙中修行,和尚我也说不清楚。”元鸣的脸上露出一丝难色,不过马上又恢复了正常。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如果归老先生想要见我家元昌师兄的话,那现在和尚就派人去找。找到师兄之后,让他前来拜望您和吴勉先生。”意其意桑丝流救爸。

  “嗯,这也是个办法。”归不归看着元鸣,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突然站了起来。就在老家伙站起来的一瞬间,一股惊人的狂风吹了过来,将面前这些和尚吹的东倒西歪。站在最前面的元鸣虽然身体庞大,不过也没有在这狂风当中占了什么便宜。他的身体直接飞了出去,倒地的时侯砸倒了四五个小和尚。

  看着元鸣的身体被自己的术法吹飞,归不归也有些意外。和尚进来的时侯,老家伙没有在他身上发觉有术法的气息。元昌的师弟不会术法,归不归说什么都不相信。开始还以为他真是有意的隐藏住了自己的气息,当下便使用控风之法来试探这元鸣和尚,没有想到一阵狂风竟然能将他刮走。元昌这位师弟竟然真的一点术法都没有,老家伙说什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元鸣和尚,你没有事吧?想不到你们建康城的会有这样的怪风。”就在中小和尚合力要把元鸣拉起来的时侯,归不归到了和尚的身边,他伸手将这个胖大的和尚拉了起来。就这样身体接触的片刻功夫,归不归以及部分断定这和尚真不是装的,他竟然真的一点术法都没有。

  “是吧,建康虽热身处江南,不过偶尔也能出现这样的怪风。像和尚这样庞大的身躯都能被大风车刮倒,那就不要说别人了。”元鸣和尚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一边拍打着身上的尘土,一边继续说道:“前几天和尚无意之中冒犯了几位先生,实在是无心之举,还请归老先生不要介意。元鸣只是怕贸贸然进府拜访太过失礼,这才送了几件不值钱的小玩意。向尊府的管家们大厅几位的喜好,也要归老先生误会了……”

  “元鸣和尚你也误会了,老人家我送他们走,是因为管家那些人面目可憎,留在身边看着心里不舒服,与和尚你没有关系”归不归嘿嘿一笑,继续说道:“而且我老人家我着实喜欢那些不值钱的小玩意,和尚你那里还有的话,再送我老人家千八百件的,等我们玩够了再还给你。”

  说话的时侯,归不归看着元鸣一瘸一拐的样子。当下笑着说道:“和尚你今天行动不变,还是早早回去修养的好。等你好利索了,再来老人家我这里,我老人家认识一个好厨子,有机会你一定要来尝尝。”

  当下,元鸣和尚千恩万谢的离开了归不归的府上。看着他上了软轿之后,百无求溜溜达达的走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的身后,看着这一大群和尚说道:“老家伙,咱们不是说好的嘛?直接抓进去严刑拷打啊。老子菜刀、锥子、剪子的准备了一大堆,你做好人说放就放了?”

  “傻小子你知道什么,这个元鸣有点门道……”看着元鸣和尚乘坐的软轿,归不归竟然皱了皱眉头,随后喃喃自语的说道:“真的一点术法都没有,元昌凭什么拉你做他的师弟?故意露出破绽,又借着破绽前来赔罪。小家伙这一招不错嘛。”

  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小任叁也愣了一下,他抬头看了一眼归不归,说道:“这个胖和尚真的没有术法?他肚子里面都是胆子?真以为咱们家里都是好人?大侄子,下次这个元鸣什么的再来,你把他生吃了……”

  “任老三!别拿老子开心,老子吃熟的……”

  两只妖物正在斗嘴的时侯,归不归的目光还停留在和尚的软轿上,说道:“今天见过面了,老人家等着你后面的招数。”

  软轿之内,元鸣长长的松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他好像自言自语一样的说道:“你说得对,归不归的确不好对付。”

  “元鸣,你怎么知道归不归不会隐身在周围偷听?”这个时侯,软轿里面传来了元昌的声音。顿了一下之后,这个声音继续说道:“如果现在吴勉、归不归就隐身在周围的话,这个时侯你已经被他们抓回去,拷问我的下落了。”

  元鸣轻轻的笑了一声之后,说道:“那么做的话,他就不是归不归了。你比我了解他,是吧?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