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一十九章 礼单

第三百一十九章 礼单

  现在已经被元昌搅成了乱局,就看归不归这样的老狐狸都才猜不出来那个和尚下一步会怎么样,现在来看元昌给自己留出来的后路太多,除非他有所动作,要不然的话谁也猜不出来他下一步会怎么走。

  原本这一行人是想去洛阳城碰碰运气的,不过归不归猜到了元昌的图谋之后,也就没了再去洛阳的心思。不过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谁也不想现在就会洞府。当下,他们几个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天南地北的到处走走。现在虽然还在乱世当中,不过他们这几个人到哪里都会是畅通无阻。

  接下来的两三个月里,这一行人在南朝各地转悠了起来。他们一边到处游玩,一边从泗水号那里打探和元昌和尚有关的消息。和之前一样,现在南北两朝都不断的传出来元昌和尚出现的消息,不过只闻其声,却始终没有这个和尚真正的消息。用归不归的话来说:现在元昌不自己出来,除非用占祖,否则谁都找不到他。

  虽然时逢乱世,不过比起来鲜卑人的北朝,南朝这里要繁荣、富庶的多。在建康、江陵一代游玩了一趟之后,百无求这样的粗货都有了乐不思蜀的心思。竟然联合小任叁劝说在这江南水乡置办一套宅子,在这里住上个二三十年,什么时侯腻了再回洞府。

  置办宅子这样的事情对动不动就拿马蹄金吓唬人的归不归来说,真的不算什么。而且自家的洞府说着叫府,实则就是一个小小的山洞。归不归当年就是讲吃讲和讲排场的,最后真被自己的傻儿子说动。开始带着泗水号的人在建康附近找一处看得顺眼的宅子。

  找了半个多月之后,归不归竟然在建康城中找到了一处大宅。本宅的主人是家道中落的官宦之子,年过半百却无儿无女,平时笃信佛教将大半的家业都送给了庙里的和尚。原本想着将这间祖产也送到庙里,担心祖宅破旧没有面子,又将这座大宅子里里外外的翻新了一遍。可惜佛祖忘了保佑他,这人在翻新大宅完工的这一天突然中风身亡。

  主人一死,家里便彻底的乱了。几个侄子为了争这点家产差点闹到了南朝的朝廷,最后好容易将金银细软分干净,只剩下这处房产。因为早年这宅子传说闹鬼,建康本地人没有买的,外地人又买不起。最后被路过这里的吴勉、归不归一行人看中,老家伙非常巧妙的对当地泗水号管事透露了一点自己要买房子的心思。三天之后,泗水号的人便将房契和钥匙送到了归不归的手里,老家伙假模假样的客气了几句之后,也就笑纳了。

  他们这几个人搬进来的时侯,泗水号的管事已经安排了管家、佣人等侍奉他们起居的人。怕吴勉、归不归这些人觉得以前主人的东西晦气,管事将所有锅碗瓢盆之类的器皿全部扔掉。先在市面上买了些家常货凑合一下,稍后会有一批上等的陶器、漆器和铜器,管事已经截留了一部分,要两三个月之后才能送到。尔爸流爸其爸爸。

  不过就在十天之后,管事脸色有些怪异的找到了归不归,打发走了身边的下人之后,恭恭敬敬的将手里的一张礼单送到了老家伙的手里,随后陪着笑脸说道:“这是今天早上我们泗水号的商队送来的,指名点姓的送到您这府上。我斗胆看了一眼,里面都是上贡宫廷的贡品……”

  管事说话的时侯,归不归已经看到了礼单上面写的东西,鎏金兽足铜杯,浮雕龙纹的红玛瑙碗,黑底描金漆器食盒。白玉金底的铜镜……这样的逾制的物件竟然足足有二百三十多件。一般人家里随便拿出来一件摆在家里那就都是掉脑袋的罪过。

  趁着归不归的注意力都在礼单上,管事继续说道:“南朝宫廷的贡品是我们泗水号经营的,就算整个南朝宫廷也找不齐礼单上面的这些宝贝。您老人家想想,这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他们知道您几位都是大修士的身份,不敢面对面动手,想了这么一个借南朝之手,来……”

  “你想多了,他借谁的手都没用。”归不归笑眯眯的将礼单收了起来,随后无所谓的对着管事说道:“如果那个人想借我们几个人的手灭了南朝还差不多。想用南朝拿几十万凡人之躯来对付老人家我,那他这点心思也不值一提了。”

  说完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正在点头附和的管事继续说道:“人家好心好意送来的,该摆在哪里就摆在哪里。那个琉璃的夜壶送我老人家的房里,鎏金铜杯给小任叁送去……”

  吩咐管事将礼单上面顺眼的物件送到身边几个人那里之后,归不归突然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一会你出府门的时侯,去街道对面的几户人家看看,如果有这几天新搬来的,回来和老人家我说一下。还有,你找的这些下人们也要盯紧一点。看看他们下工之后,是不是和什么陌生人见面去了。”

  听到归不归后面几句话的时侯,管事以为这个老头子怀疑自己,急急忙忙解释起来:“这些人都是小人找的,身家都是清白……”

  “没说你,把心放肚子里。”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重新掏出来礼单,看也不看将它撕成了两半,将其中半张礼单交到了管事的手上,笑眯眯的继续说道:“按着老人家我说的办,办好了这一半的东西就都是你的。你就是做这个的,出手也够你活几辈子了吧?”

  礼单上的东西管事想都不敢想,现在听到了老家伙要把里面一半的宝贝送给自己,当下他已经感到一阵眩晕,拿着半张礼单的手也开始慢慢的颤抖起来。看着管事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本来我老人家是想让你去查最近建康城来了多少新面孔的,不过这个有点难为你们泗水号了。就按着刚才老人家我说的来做,查清周围的邻居和府里的这些人,你的儿孙就算是沾了你的祖荫了。”

  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管事不再犹豫,对着老家伙行李之后,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看着他的背影,归不归嘿嘿一笑,正想要回去找自己的傻儿子胡说八道解闷的时侯,突然听到自己身后想起来吴勉说话的声音:“谁的眼瞎了,会用这些东西来拍你的马屁?”

  “天底下的人那么多,总会有一两个瞎眼的。”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回头看了吴勉一眼,随后将手里另外半张礼单递给了吴勉,炖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张礼单也是有趣,上面的东西类似漆器之类的是当今的东西不假,不过其余的东西可就掺着不少汉前之物了。你猜猜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吴勉看着礼单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和尚庙里来的,这些都是捐给寺庙的贡品。”司马晋开始,佛教便在东土盛行起来。到了后来的乱世更甚,有皇亲贵胄、诸侯重臣都深信将自己的身家送到庙中礼佛,便能修的一个锦绣来生。要不然后来吴勉、归不归也不会得了这处宅子。

  吴勉说完之后,一把火将手里的礼单焚掉,随后看着已经变成白灰的礼单,继续说道:“那个人还是不死心,以为这几件东西真的能把恩怨化解了吗?”

  “未必是你说的那个人”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他没有那么傻……”


耳东水寿 说:
不好意思,最近的更新一直不准时,明天上午还有点事情,三更都会在下午之后更出,对不起,希望琐事快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