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一十四章 传话之人

第三百一十四章 传话之人

  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一眼邱芳手上的鲜血,说道:“能看到红色的鲜血很好,最近老人家我看的都是金色的血。看的都烦了,还是红色的血好看……”
  
  邱芳擦了擦血迹之后,也没有心思去缝补衣服。看着归不归说道:“血当然是红色的了,怎么可能会有金色的血?归老先生您这是话里有话。”
  
  “邱芳你待在这里太久了,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将几年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老家伙说话的时侯,邱芳低头听着。从头到尾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直到归不归说完,他才抬头看了老家伙一眼,说道:“这几年我一直待在这里,想不到外面竟然连天神都下凡了。如果不是今天归老先生所说,我还以为神仙和凡人一样,都是红色的鲜血……”
  
  “说得就不是红的、金的血好吗!”站在归不归身后的百无求忍不住开口继续说道:“姓邱的,老子替他们说!现在广仁、火山他们俩需要找个人向徐福传递这里的事情。说白了,他们弄不了元昌。孩子在外面受欺负了打算回家找大人出头。以前你就是干这活的,说你干不干吧……”
  
  “你们找错人了,我现在不是方士了。”邱芳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后继续开始低头缝补起来自己的衣服。一边穿针引线一边好像喃喃自语一般的说道:“以前还是方士的时侯,该做的不该做的我都做了。该我承受不该我承受的也都承受了,现在不是方士了,就不要再来为难我了吧?再熬几年赎清了罪过之后,就可以安心去投胎了。你们就当我已经死了,请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更换人选,不可以吗……”
  
  邱芳这几句话直接堵住了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的嘴。当初这位方士是如何一步一步变成现在这样的,他们看的清清楚楚。和当年的鲸鲛一样,邱芳也只是徐福的弃子。从头到尾他背了一路的黑锅,最后徐福良心发现将他召回到自己身边。不过也是因为当初积攒的厌气,让邱芳一时糊涂犯下了大错。
  
  这么多年以来,邱芳都在自己惩罚自己。原本他数次机会都可以自我了断的。不过因为死后无颜面对被自己害死的无辜同门,邱芳才躲在这个专门为了给人赎罪而建立起来的村落里。
  
  村子里面的居民都是犯过大错的人,他们当中有前朝的大臣、富贾,甚至还有南北两朝的皇室贵族和几个修道门派的修士。这些人都是死后没有脸面去面对被他们害死的亲友,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这里可以在生前清赎自己的罪孽。便放弃了自己前半生的富贵荣华,躲到这里来过这样半隐世半赎罪的生活。这些人相信,只要自己在这个村子里清苦的待到死,便可以清除生前大半的罪恶。
  
  场面有些尴尬的冷清了片刻之后,归不归终于再次开口,对着邱芳说道:“老人家我知道你也是待人受过,原本这里最应该待着的人是徐福那个老家伙。那个老家伙躲到了海上,还在操控陆地上的事情。不是他瞎搞也没有这么多的事情……”
  
  “归老先生请自重,邱芳是邱芳,大方师是大方师。不要将邱芳的过错安在大方师的身上。”邱芳冷冰冰的抬头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如果几位再没有其他的事情那就请回吧。稍后我还要去田间耕种,乡间简陋便不留各位了。”
  
  两句话说出来,归不归也找不到应对的话了。老家伙臊眉搭眼的看了吴勉一眼,正在征求这个白发男人的意思是否离开的时侯。吴勉突然坐在了邱芳的面前,看着他说道:“如果到死也没有减轻那几个被你害死的人对你的怨念,那么你怎么办?死后敢面对他们吗?到时候连死都不敢死了,这些年的自赎是不是就白费了?”
  
  邱芳愣了一下,半晌之后对着吴勉喃喃的说道:“连死都不能死,那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不能问我们几个,邱芳,不是老人家我说你,你问错人了。”这个时侯,瞬间明白过来的归不归笑嘻嘻的走过来,对着邱芳继续说道:“你是徐福大方师的弟子,他们几个也是他的弟子。有的事情你说吐了血,也没有你师尊说一句话好使。找到徐福问他这件事怎么办?他一句话就可以消除那几个人对你的怨念。”
  
  一说到这里,邱芳又开始沉默了起来。这个时侯归不归已经看出来他在摇摆,当下火上有加了一把柴:“老人家我吃的盐比你见过的海都多,听我老人家一句劝。去求徐福说句话,那几个人对你的怨念也就消了。你也不用自己和自己过不去了。”
  
  “你们请回吧……”沉默了半晌之后,邱芳还是摇了摇头。看起来要他重新去见徐福,比去面对那几个死在他手上的同门也容易不了多少。犹豫再三之后,邱芳还是拒绝了吴勉的提议:“多谢各位的好意,邱芳自己的事情还是自己做主的好。不劳各位费心了,请回。”
  
  无论归不归再怎么劝说,无奈邱芳死活就是不松口。当下他们只能从这间土坯房当中走了出来,回到了马车上之后,开始商量起来如何继续想办法说服邱芳去见徐福。
  
  “你们费那个心思干什么?老子给你们出个主意。这样,现在你们就去把元昌绑了。让刘喜派一条大船,载着邱芳去找徐福。”看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不到重点,百无求瞪着眼睛继续说道:“老子知道刘喜、孙小川他们和徐福走买卖,他俩鬼精一定知道怎么能找到徐福的。到时候元昌见也得见,不见也得见。”
  
  “傻小子,邱芳在船上动手的话,你猜猜谁能拦得住他?”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邱芳也傻,都什么时候了还替那个老家伙说话。宁可躲在这里受活罪,也不去给自己的师尊添乱。这么好的弟子,当年老人家我怎么碰不到一个呢?”
  
  说话的时侯,看到对面土坯房的大门打开,邱芳扛着个破锄头从里面走了出来。他好像没有看到停在家门口的马车一样,从从容容的走到了不远处的田地里,当着马车上这些人的面,开始辛勤的劳作起来。
  
  归不归吩咐马车一路跟着邱芳,车上这些人连同泗水号派来的随从几十号人看着他如何耕作。
  
  百无求闲的无聊,趴在车窗山上看着邱芳的样子。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对着归不归说道:“不对,他在干什么?就是用锄头刨坑,再用把这个坑填满是吧?老子就算不是人,也知道要撒种子什么的。你们谁看见这个邱芳下种子了?”
  
  “他就是自己给自己找活干。”归不归嘿嘿笑了一下,之后看着邱芳忙碌的样子,继续说道:“他是辟谷的,不需要这点吃食充饥。也不知道谁和他们说的,遭点罪就算是赎罪了。那样的人还要刽子手干——他怎么来了……”
  
  这个时侯,归不归的眼睛突然有些发直,就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邱芳的身边……
  
  突然出现的是中年人,这人一身方士的打扮,正是那位徐福大方师留在陆地的神识。他出现之后也好像没有看到吴勉、归不归这些人一样,径自的走到了邱芳的身边。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对着已经好像被雷击中的邱芳说道:“我是来传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