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一十三章 罪孽之地

第三百一十三章 罪孽之地

  席应真还没走的时侯,和归不归聊天曾经说过前些年他路过一个小山村的时侯,见到过那位新拜的师尊邱芳。老术士这辈子收的弟子不计其数,多的连他自己都记不太清有多少了。不过正经拜的师尊就这么两位,其中一位就是这位莫名其妙就收了大术士为徒的邱芳。
  
  当时的邱芳住在一间破旧的土坯房中,靠着两亩薄地过活。如果不是他身上的气息未散,靠面相席应真自己都认不出来这是自己生拜来的师尊。当初拜了邱芳之后,席应真为他消除了身上的疾患。随后大术士便不辞而别,想不到时隔多年会在这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里再次见到这位师尊。
  
  自从拜了邱芳为师之后,席应真便没打算在师尊膝前尽孝。老术士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躲着自己这位师尊走的,谁能想到邱芳也没有找他的打算。看着邱芳的意思,应该是想在这小山村里终老的。
  
  席应真并没有去打扰自己这位师尊的打算,远远的看了一眼之后便离开了。如果不是说闲话的时侯说到这里,他自己都快忘了还有个师尊活在世上。
  
  现在公孙屠已经被帝崩折磨的疯癫,而广仁、火山二人又被徐福拘在了陆地。看起来最合适代替公孙屠往来徐福、广仁之间的信使也就是这位邱芳了,之前这样的事情就是他份内的活儿。
  
  为了堵住广仁请他们去对付元昌的嘴,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准备辛苦一趟,也给了邱芳一个再见徐福的机会,让他亲自在大方师面前请罪。不管事后如何,起码现在了却这位方士的心愿。
  
  戴春桃离开之后,小任叁和百无求也没了精神,当下二人二妖一拍即合。借着这个机会出去走走也好,留在这里睹物思人也不舒服。
  
  当下,第二天一早百无求带着归不归的亲笔书信下山。在山下找到了专门为他们设立的泗水号货站,几个时辰吴勉、归不归带着小任叁下山之后,已经有两架马车连同十几个人的马队在等候他们了。
  
  邱芳所在的地址位于南朝管辖之地福州附近的一处小山村,比起来鲜卑人统治的北朝要富庶很多,起码街上的老百姓不用担心身边会突然冒出来一个鲜卑人来砍杀自己。只是在过南北边界的时侯有些麻烦,好在车上坐着的是吴勉、归不归这样的奇人异士,过几个重兵把守的关卡还是不成问题。
  
  就这样,也走了二十多天才到了福州。在这里稍作休整之后,车马队又开始向着席应真所说看到邱芳的小山村行进过去。到了这片山村之后,才发现这里比席应真描述的还要贫穷数倍。
  
  原本以为邱芳怎么说也是方士出身,当年还被大方师徐福青睐。所住之地再差也差不到那去,没曾想到了这里,吴勉、归不归才只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穷人。马车队进了小山村之后,发现稀稀拉拉围观的人身上的衣服已经落满了补丁,有的衣服只能挡住前面,随便一转身就能看到已经烂透了的窟窿里面漏出来的屁股。而且这些人面黄肌瘦、皮包骨头的的,看着就好像生下来就没有吃过饱饭一样。
  
  村子里面的房屋也简陋的可怕,有的房子倒了一半。剩下的一家子人蜷缩在另外半间屋子里,看着不需要什么地震,一场大一点的风便会将房子吹塌。这里的村民不止穷,还怯生。泗水号的人下去打听邱芳的事情,村名们便一哄而散。
  
  “不用打听了,这村子才多大?一直往前走吧,左右不过十几个房子,总能找到我们要找的人。”归不归看着泗水号的人不得起法,笑呵呵的将他们叫了回来。这个时侯,他的便宜儿子看着又重新围过来看热闹的村民,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老子怎么看着褂子还是这几件破褂子。怎么里面好像换人了?是老子看错了吗?”
  
  “没错,衣服还是那几件衣服,不过人不是刚才的人了。”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里太穷,两三个人才一件褂子,平时谁出门谁穿。咱们进了村子,他们都想出来看看热闹,这才换着衣服轮着出来瞧热闹。”
  
  这些年来,他们这些人走南闯北的什么地方都去过。不过这么穷的村子还是第一次见到,按理说南朝富庶,可现在这村子连北朝都看不到。想来也算是稀奇了。
  
  当下,在周围村民的围观之下,车马队一直向着村子的纵深处走过去。最后经过一间还像样的房子跟前,归不归突然叫住了赶车的百无求。指着那间土坯房说道:“傻小子,就是这里了。那个谁你去叫门,就说旧友吴勉、归不归前来拜访邱芳先生。”
  
  归不归叫的是泗水号的管事,当下这人一溜小跑的到了房门前,拍打了房门之后,将归不归交代的话重复了一遍。不过一句话说完,里面并没有什么人回应。管事有连续叫了几次门,始终不见有人应门。当下只能回到归不归的身边禀告。
  
  “老人家我都看到了,不是没人,是在等着我们亲自去请……”说话的时侯,归不归嘿嘿一笑,看了坐在身边的吴勉一眼,见到这个白头发的男人没有什么不悦的表情。这才笑眯眯的说道:“做了这么久的马车,也该下去走走了。我们亲自去请,看看屋子里面的人是不是还那么不讲情面。”
  
  说完之后,归不归第一个下了车,随后,吴勉和两只妖物也都下车跟在了老家伙的身后。没有几步便到了那件土坯房的门口,随后归不归轻轻的拍了拍门板,说道:“开开门,看看谁来看你了。能让老人家我亲自来请的,上次是徐福那位大方师,这次就是你邱芳了……”
  
  归不归喊了几句,也不见屋子里面有人答复,当下老家伙嘿嘿一笑,回头冲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傻小子,来,你和他来讲道理。”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已经等不及的百无求冲过来一把推开了老家伙。说道:“里面有喘气的吗!老子拖家带口的来看你了……”说话的时侯,二愣子也不等里面的人回应,直接抬腿将两扇房门踹碎。随后几个人、妖见到了简陋的房子里面,一个穿着相对干净一点的男人正面朝内躺在一张土炕之上。
  
  听到自己的大门被人踹开,这人叹了口气,从床上爬了起来,对着走进‘门’来的几个人苦笑了一声,说道:“本来我已经和村长说好了,我死之后这房子归他。村长给管全部的村名一顿饱饭,现在门没有了,他还不知道要往粮食里面掺多少麸子。”
  
  说完之后,这人起床走到床前的破陶盆前,用早已经馊掉的毛巾擦了擦脸。擦尽了脸上的油泥之后,露出来邱芳的那张脸。多年不见,这位方士也苍老了不少。就算他有驻颜的术法,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想不到我住在这里,你们还能找到。这里没有什么茶水,食水碱气大你们喝不惯,我也就不折腾了。”说话的时侯,邱芳不小心将自己的长袍撕了个口子,他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从墙上取下来一个小小的布袋。从里面取出来针线开始缝起衣服来。
  
  看着邱芳一针一线的缝衣服,一直没言语的吴勉突然开口说道:“这个村子还真是适合你,都是犯过了大罪孽的人,生前在这里消减罪恶,死后的惩罚也会小一点,是吧……”
  
  吴勉说话的时侯,邱芳的身子一颤,手里的针尖扎到了自己手上,鲜血顿时便流淌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