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一十一章 成亲

第三百一十一章 成亲

  没有了谷元秋,席应真也没有了待在这里的兴趣,虽然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那个蹦蹦跳跳,没有一点正型的小任叁。不过老术士是个坐不住的脾气,和这几个人待在一起时间救了,席应真自己也有些烦了,终于在一天早上不告而别。
  
  众人知道老术士的脾气,当下也没有感到如何意外。只有小任叁闷闷不乐,不过小家伙没有长性过几天也就好了。席应真也大度,走之前连提都没有提到帝崩。他也看出来那件法器到了吴勉的手上,八成也要不回来了。这个白头发的小白脸脸酸的要命,说的不好也许直接掏出来帝崩先给他来一下。
  
  席应真虽然不再打帝崩的主意,不过另外一个人却不打算就这样放弃。公孙屠赖在这座洞府里面,只要看见了吴勉便有事没事的献殷勤。一连两三个月,白发男人终于被方士说烦了,竟然真的将那件龙型法器交到了他的手里,说道:“帝崩给你,嘴闭上……”
  
  “不是给,是借!”一边的归不归被吴勉的大方吓了一跳,当下瞬间冲到了他和公孙屠之间,说道:“咱们有什么话说在前面,别事后再说老人家我坑你。这件法器借给你,不过不可以带出洞府,不可以拆解,不可以使用。炼制出来的法器第一件是你的,第二件归我们。这个没有问题吧?”
  
  这时候公孙屠已经看到了吴勉将法器帝崩取了出来,他的眼睛直勾勾盯着那件法器。这时候公孙屠完全听不清归不归在说什么,只是木纳的点了点头。
  
  公孙屠除了去炼器一道痴迷之外,并没有什么坏心眼。不过归不归还是不放心将这么重要的法器交给他,当下和公孙屠商定,他琢磨法器的时侯归不归必须要在场。没有老家伙的允许,公孙屠不得私自触碰法器。
  
  为了能仿制出来一件一摸一样的法器帝崩,公孙屠连这么不讲理的条件都答应了。当下他只能在归不归的陪同之下,才能近距离的观察帝崩。就算要看到某处比较私密的位置,也要归不归亲自拿着让他观看。除非是龙尾、龙腹这样基本不可能接触到机关的位置,才勉强的让公孙屠上上手。
  
  最后还是吴勉实在看不过去,亲自说了话:“就算是百里熙复生,你让他这么看,能看出什么来?”
  
  说话的时侯,吴勉从归不归的手里将帝崩接了过去,放在了公孙屠的手里之后,说道:“拿在手里看,你有本事拆开,就有本事重新合拢。拆开、合拢一次还我一个帝崩做利息,可以做到吗?”
  
  亲自将帝崩捧在手里,公孙屠的手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这个时侯他除了点头之外什么都做不了。看着怀里捧着这件传说中的法器,激动的眼泪差点流了下来。看着公孙屠要哭出来的样子,吴勉翻了翻白眼,指着归不归说道:“需要什么天材地宝就管这个老家伙要,洞府有的你拿来就用,洞府没有的自然有他去张罗。”
  
  看着吴勉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走掉。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拆开、合拢一次就要一件新帝崩做利息。老人家我才明白过来,这里算得最精的是这个白头发……”
  
  有了吴勉的话,公孙屠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拿走这件传说中的法器。看他一门心思要仿制出来帝崩的架势,归不归也不再怀疑有他。当下又给公孙屠找了一件空置的洞室,让他安心在里面钻研起来。
  
  安置好了公孙屠之后,这些人有开始继续以往的生活。和往常有些不一样的是,现在洞府当中除了多了一个公孙屠之外,又多了一个和小任叁差不多大小的戴春桃。这个小女娃娃自从认识了吴勉、归不归之外,几乎就没有过什么好事。刚刚拜在广仁大方师门下学道,之后便开始到处奔波。还在这个小孩子的适应能力极强,加上一个看似和她差不多大小的小任叁。两个小娃娃也能玩在一起,老家伙归不归还隔三差五的教授他们俩一起术法,算是代替广仁成了她的半个师尊。
  
  小女娃戴春桃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这几个人对她这么好。好的完全不像是对外人,戴姑娘自己都有一种回到家里,和久未蒙面的家人待在一起的感觉。小半年过去,戴姑娘自己都有一种就算带在这里一辈子也不错的错觉。
  
  一晃这样过了两年,戴春桃到了发育的时侯,归不归、小任叁这几个才感觉到有些别扭。原本和人参差不多高的戴姑娘两年时间便高出去任叁大半个头,而洞府里面就她一个女人。剩下的不是男人就是雄妖,连百无求这样的二愣子都开始把尿桶放在自己的洞室里。再也不能向以前那样半夜被尿憋醒之后脱裤子就尿了。
  
  看着慢慢长大的戴春桃,归不归开始有事没事便和吴勉嘀咕:“再过二年就要给她找婆家了……你说要是她男人以后欺负妞儿,那可怎么办……妞儿出家的时侯,咱们给多少陪嫁合适?老人家我倒是在长安城存着几十万两的金子,你说会不会吓着他们婆家人?”
  
  就在吴勉受够了归不归,准备给他来点什么让老家伙清醒一点的时侯。解决妞儿大事的人到了洞府门口,一天中午,两个人影出现在了洞府门口。二人正是差一点死在谷元秋手下的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
  
  “吴勉、归不归两位可在洞府?广仁、火山师徒特来拜访。”广仁站在洞府门口,淡淡一笑之后,对着里面继续说道:“小偷春桃在府上叨扰的久了,这次我这个做师尊的是来接她回去的。春桃虽然是我的弟子,不过她家中还有亲人长辈。她幼年时期定下过一门亲事,年后就要成亲做他人的新娘了。广仁要带她回去了……”
  
  虽然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打心里开始厌烦起来这师徒俩,不过听到了广仁大方师的话之后,归不归还是有些无奈的打开了洞府的法器。但凡有第二个理由,归不归就算死在洞府当中,也不会再开洞府,让他们俩进来的。
  
  看到了好像没事人一样的广仁进到了洞府,吴勉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洞室。留在外面的归不归、百无求和小任叁都没有什么好脸色,只有戴春桃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广仁的面前,对着自己的师尊行了师徒之礼。随后规规矩矩的到了广仁身后,和火山并排站在了一起。
  
  看着这个小丫头到了广仁的身后,归不归心里开始别扭了起来。老家伙脸上没有带出来多余的表情,还是嘿嘿一笑,对着广仁师徒俩说道:“两年多不见大方师了,想必两位大方师一直再为元昌和尚的事情烦恼。今日能到老人家我这小小的洞府里面,那元昌和尚一定是被两位大方师解决掉了。”
  
  广仁微微一笑,说道:“这个归师兄你猜错了,元昌已经失踪后两年,我们师徒俩寻找未果,正巧遇到春桃徒儿的家人。如果不是遇到他们,我都忘了这孩子都快到了嫁人的年纪。”
  
  “元昌失踪了?”归不归微微的怔了一下,他也想不到那个和尚已经得了谷元秋的神力,现在应该正是不可一世的时侯,为什么说失踪就失踪了。不过想起来从公孙屠的法器中,看到吞噬了神力的元昌和尚离开之时脚步踉跄的样子,难不成两年都没有将神力消化干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