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零八章 不敢动手

第三百零八章 不敢动手

  谷元秋消失的同时,张松已经一把将帝崩塞进了归不归的手里。而老家伙这个时侯也傻了眼,他想不到自己辛辛苦苦算计了神祇,眼看着到了最后一步,却坏在了自己便宜儿子的手里。

  已经抓住了先机的谷元秋这个时侯不会遁走,他的目标现在就在归不归的手上。为了这件法器已经有数位神祇亡故了,现在帝崩就在眼前,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放弃这个机会。

  就在老家伙思量下一步应该如何的时侯,他身边四面八方同时传出来谷元秋的声音:“归不归,你拿着法器那就是我的敌人。你考虑一下,要么现在将帝崩放下,你或许能活命。要么我等你死后再将帝崩拿到手上,不管你死不死,帝崩都是我的……”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归不归已经将手里的帝崩放在了面前的石头上,随后恭恭敬敬的说道:“帝崩本来就是为了元秋先生您准备的,之前一点误会还请您老人家不要介意。都是张松……”说到这里的时侯,归不归才发现张胖子已经带着两只龙种顺着刚才来的方向逃了下去。刚才张松举着帝崩对了谷元秋半天,他可没有胆子继续留在这里。

  张松逃走那就更好办了,就在归不归准备把屎盆子都扣在这个胖子身上的时侯,放在他身前地面上的帝崩突然消失。随后谷元秋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归不归,我有大事要办。原本是要你的性命来祭奠法器帝崩的,不过稍后有天神临凡的大事杀生不祥。你记住,不是我不杀你。只是将你的人头暂寄在你自己的脖子上……”

  说完之后,谷元秋不再理会归不归和两只妖物,他抬头看着天空。顿了一下一下之后,身体突然后倾随后猛的对着天空中喷出来一个赤红色的巨大火球。这个火球的速度奇快,飞到天空的同时还发出来刺耳的凤鸣之声。

  只是片刻的功夫,火球已经直冲云霄。现在天色未亮,看着已经到了云霄之上的火球还是格外清楚。眼看着火球就要冲破天际的时侯,这枚巨大的火球突然爆裂,变成无数个小火球在夜色中翻滚着,将地面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

  这个局面持续了半晌,眼看着所有的小火球开始慢慢熄灭的时侯,云霄之上传出来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谷元秋……你竟然真的找到打开弥留路之法……好,既然你做到了,那么我们便按着约定……你打开弥留路,我等众神便降世临凡……”

  “众神尊稍等片刻,谷元秋这就打开弥留路……”说话的时侯,他将帝崩举了起来,龙嘴的位置对准了刚才发出声响的地方。随着谷元秋按下机关,一股巨大的力量从龙嘴当中喷薄而出。片刻之后,黑漆漆的夜空好像被这股力量撕开了一道口子。一道巨大的光柱从撕开的口子当中照射了下来,随后在一阵谁都没有听到过的礼乐当中,无数个人影伴随着七彩霞光顺着光柱慢慢降了下来。

  看到这个场面的时侯,谷元秋脸上的表情变得很是兴奋。抬头朗声说道:“方士谷元秋恭请众神尊降世临凡!从今日起,天下万物皆归神统。从此后再无天界、凡世之分……”

  这时候的谷元秋全部的经历都放在头顶上降世的天神上,而身边所剩的归不归等人完全对他造不成威胁。唯一能阻止这件事情的两个人一个在东海钓鱼,另外一个虽然不远,不过他赶过来也阻止不了什么了。帝崩在手,他一个老术士又能做得了什么?

  就在谷元秋踌躇满志的时侯,两个人影突然消无声息的到了他背后。其中一个人影身上闪过两道寒光,一道寒光对着神祇的后脑,另外一道寒光对着他手上拿着帝崩射了过去。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人影已经快速的窜到了谷元秋的面前,举起来一柄冒着大火的长剑对他的脑袋砍了下去。一时之间,前后两个人对着谷元秋同时动手,而这位神祇的注意力都在天上那无数的人影上,似乎完全没有防备这个时侯会有人前来偷袭。

  眼看着前后二人就要得手的时侯,谷元秋的身上突然迸发出来一道火光。这道火光闪现的同时,神祇的身上好像出现了一道看不见的屏障一样。前后二人手中的法器接触到了火光便再寸进不得,随后,原本只是浮现在神祇身上的火光突然暴涨。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将前后二人瞬间顶飞了出去。

  动手的是广仁、火山二人,之前这两位大方师被谷元秋的神力所伤。还在他们俩仗着长生不老的身体,很快便恢复了过来。原本看着吴勉、归不归等人胜券在握,以为可以松口气的时侯,形势突然发生了变化。帝崩到了谷元秋的手上,这位神祇真的将弥留路打开,开启了天界通往凡间的一条通路。

  看到这里,两位大方师再也没有心思装死。两个人趁着谷元秋的注意力都在天上的时侯同时发难,原本广仁也没有想会一鼓作气了结这位神祇的。只要趁着他慌乱的时侯,将那件帝崩法器抢过来。只要这件法器在手,或许还有扭转乾坤的机会。但是二人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输的这么彻底……

  “广仁、火山,我们都是方士一脉,这次我放过你们。再动手的话我用你们俩来祭帝崩……”说话的时侯,谷元秋还是紧紧的盯着天空中数十个人影,好像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过一样。

  “谷元秋,此事已经无关方士。”广仁起身之后,盯着还在看着天空的神祇,继续说道:“你们既然已经飞升,便不要再来干预凡间的事情。当吹方士不得干预国运,还是你和燕哀侯大方师一同提出来的。方士尚且不能干涉国运,神祇就可以统治凡间……”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广仁身后再次飞出来两道寒光。眨眼之间便射到谷元秋的身上,寒光闪现的一瞬间,谷元秋身上的火光再次出现。将化身寒光的两只短剑崩飞,这时候,谷元秋终于暂时将目光转移到了广仁的身上,皱了皱眉头之后,说道:“当初徐福送你罪、罚双剑的时侯,就没有告诉过你,当初这两柄短剑是谁的法器吗?”

  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侯,两道已经崩飞的寒光瞬间飞了回来。不过这次不是冲着谷元秋来的,而是对着它们的主人广仁射了过去。大方师没有想到会这样,躲闪不及之下,被两柄短剑射在他的双肩肩头。广仁被短剑带了起来,随后身子落地,被钉在了地面上。

  火山见状之后急忙前去替自己的师尊拔出短剑,不过他的手指接触到短剑的一瞬间。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了起来,红头发的男人被炸起来数丈,落地的时侯已经再次晕倒,人事不知……

  解决掉了两位大方师之后,谷元秋再次将目光转移到了天空中正在徐徐降落的人影上面。眼睛看着天空,嘴里却继续开口说道:“归不归,是不是轮到你们了?你不广比仁、火山,一个处离门墙的人,我不用照顾周全的。”

  “元秋先生您误会了,帝崩都到了您的手里。就算徐福、席应真来了又如何?老人家我是带着俩孩子的孤老头子,怎么敢和元秋先生动手?”这句话刚刚说完,谷元秋颓然感觉到自己身后的一点异样。目光扫过的时侯,就见刚才斩钉截铁说到自己不会和谷元秋动手的归不归,已经到了他的身后。老家伙的两只胳膊举在自己前心处,正在左右拉开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