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零六章 双败

第三百零六章 双败

  吴勉用他特有的眼神看了伊秧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还来吗?”伊秧冷笑着说道:“来……”
  
  一个字刚刚出口,吴勉、伊秧二人再次在原地消失。只不过这次空气中再没有那种不断爆裂的声音响起来,不管是不是人的,眼睛都紧紧盯着他们俩消失的位置。只有无数的亡魂继续被吸引到元昌的身边,被他吞噬掉。除了他那里发出来的一点沙沙声之外,再没有一点多余的声音。
  
  时间慢慢的过去,就在连谷元秋都些不安的时侯,空气当中突然闪现出来一道电弧。一个人影随着电弧出现在众人面前,这人出现之后,身子一软便倒在了地上。随后从他全身的毛孔当中都不停的有金色的鲜血冒出来,倒在地上,露出败相的竟然是伊秧……
  
  在场所有的人都对这个结果吃惊不小,原本对吴勉最乐观的归不归也以为他们俩能打平就是最好的结果了,想不到伊秧竟然会输的这么难看。现在就算另外一个百无求不出现,胜负的天平也已经向着自己这边倾斜过来了。
  
  不过还没等归不归高兴的太早,就在伊秧倒地不远处的位置再次闪过一道电弧。满身是血的吴勉从电弧当中跌落了出来,现身之后的白发男人已经没有任何直觉,倒在地上之后,鲜血还源源不断的从他的身上流淌了出来。这一场人、神之争竟然没有赢家,双败……
  
  看到吴勉现身倒地之后,百无求和小任叁同时冲了出来,两只妖物将一动不动的白发男人抱了回来,现场只留下满是金色血液的伊秧还倒在地上。而另外一位神只就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他没事人一样的看着已经乱做一团的众人。淡淡的说道:“现在赤胆,冬凤的事情已经结束了,该说说我们的事情了……”
  
  说到这里,谷元秋顿了一下,目光在对面这些人的脸上扫了一圈之后,停留在归不归的脸上,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归不归,请你的儿子去找席应真,然后让他带着帝崩来交换你们。我给大术士六个时辰准备,然后没过一个时辰我就送你们当中的一个人去转生。不过请他放心,那位人参娃娃我会留到最后的,不过你们的人数实在不多,经不起几个时辰的耽误。”
  
  没等归不归回答,老家伙身边的百无求已经大怒,指着谷元秋说道:“老东西,席应真那个老头儿亲自带着帝崩过来,你敢借吗?别以为神仙就了不起了,以前你们四个他照样打你们的嘴巴。现在就剩下一个半了,你以为那个老头儿会像老子这么客气,还和你讲道理吗?老东西,别以为老子只会骂街不会讲理……”
  
  “所以说是让你带着帝崩来换人”看了一眼百无求身后一言不发的归不归之后,谷元秋也不生气,慢悠悠的继续说道:“而且帝崩也不是给我的,你把帝崩交给元昌和尚。他平安无事的把帝崩带回来,我自然会放人的。这个你们可以放心,我要那件法器只是要打开人世与天界的通道。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看了一眼还在不断吞噬亡魂的元昌,张松咽了口口水,随后抢在归不归说话之前,说道:“元秋神只,这里没有张松我与龙种的事情。我们只是路过的,被那个老家伙拉过来帮他运送亡魂的。不是我说,不看我也要看看两位龙种的面子。要是它们俩的爸爸知道现在的事情,元秋神只您也不好交代。”
  
  “你不说话的话,我还差点把你忘了。”谷元秋冷冷的看了张松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当初是你将法器偷偷私匿起来了吧?然后又设计陷害我与伊秧,带着我们俩差点落入席应真的手中。既然你主动说话了,那很好,你便排在第二位。八个时辰之后,帝崩法器不到便送你前去轮回。”
  
  “张松排在第二位,那么不用说了,老人家我怕是排在第一位的,是吧?”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终于找到了自己说话的机会。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不过元秋先生你真的一位胜算在握了吗?你把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忘了吗?当初徐福敢将帝崩法器留在陆地上,单单指派了一个神识看管就万事大吉了吗?我老人家可不相信他没有嘱咐广仁大方师什么。老人家我说的对吗?”
  
  最后一句话是对着广仁、火山的方向说的。老家伙说出来这几句话的时侯,两位大方师的脸色都变得难看了起来。在帝崩法器这件事上,当初徐福是提防着他们师徒俩的。要不然的话当初也不会将另外的半张地图交到归不归的手里,他宁可指派自己的神识看管,也不和自己透露半个字。现在归不归将祸水引了过来,除了动手他们师徒俩似乎再没有别的办法。
  
  “归不归,你不要拖延时间了。我不是伊秧、赤胆和冬凤,你们几个人、妖就算一起过来,也没有一点的胜算。”说话的时侯,谷元秋伸手对着广仁、火山的位置虚点了一下。
  
  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过之后,广仁、火山浑身是血的向后飞了出去,他们刚刚所在的位置露出来一个黑漆漆的大坑。两位大方师在这位神只的面前,竟然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而且谷元秋这一下还断了归不归挑拨,指使广仁、火山师徒对抗自己的念头。
  
  一下打到了两位大方师之后,谷元秋不再理会归不归、张松等人。他看着面前稀稀拉拉的亡魂,原来看着无边无际的亡魂队伍这个时侯已经有大半都被元昌吞噬掉。现在这个和尚身体已经变成了一块好像烧红了的木炭伊秧,身体的皮肤竟然泛出来一种带着火光的赤红色。
  
  看着现在元昌的样子,谷元秋的眼睛里还是露出来一丝厌恶的表情。不过他马上又恢复了自己原本的样子。对着已经睁开眼睛的元昌说道:“记得你答应我的话,带回来帝崩。打开天界的通道之后,我帮你寻找可以吞噬术法的对象。计划是你定的,如果没有成功,你的肉身、魂魄也不用存活在这世上了。”
  
  “是,元昌拼尽全力,也会带着帝崩法器回来的。”和尚缓了口气之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随后对着谷元秋继续说道:“席应真、任叁情同父子,只要神只拿捏得当,就算是惊天动地的法器,大术士也不会不舍得的……”
  
  说话的时侯,元昌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随后向着伊秧倒地的位置走过去,想要将那位还昏迷不醒的神只拖回来。就在这个时侯,谷元秋对着他说道:“不要去触碰伊秧,你要做的事情不是这个。还是静下心来等着百无求将法器带回来吧?”
  
  说完之后,谷元秋转身对着归不归说道:“席应真在什么地方你们知道,现在开始算时间了。让你的儿子快去快回,法器带到元昌洛阳城的府里。六个时辰之后,我没有见到法器,第一个死的是你,第二个是张松……”
  
  “元秋先生,刚才元昌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应真先生和人参情同亲生父子。你猜猜为什么他那么放心把自己的儿子放在老人家我的身边?”归不归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这句话刚刚说完,谷元秋已经闻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这时,归不归身后在背后摸了一把,等到他的手转回来的时侯,已经多了一个好像圆筒一样的青铜法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