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零三章 戾气

第三百零三章 戾气

  归不归上下看了张松一眼之后,笑眯眯的说道:“不用绕来绕去的,老人家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死了心吧。张胖子,要么你带着龙种一起留下,要么你走两只龙种留下,你自己选吧。你也可以试试带着两只龙种一起走,如果你觉得你挣得过我们家傻儿子的话。”

  张松绕来绕去的就是想从这件事上脱身,现在的队伍当中,他算是最弱的一个。原本那两只妖物是垫底的,不过它们俩一个有个谁也惹不起的干爹,另外一个身体本来还藏着另外一个不知道是妖还是神的存在。人家都是有后台的,不是张松这种靠着夺舍活到现在的修士可比。

  张松现在这副皮囊本来就不是他自己的,魂魄也不像其他人那么稳定,一旦送这些亡魂转生的时侯发生了什么偏差,说不定他自己的魂魄也有危险。到时候饕餮和睚眦八成就要便宜有个好儿子的归不归了。不过说了这么多还是被归不归这只老狐狸一眼看穿,张松知道再说什么都没用。当下便将两只龙种叫到身边,希望有它们俩一步不离的守着自己,不至于上到皮囊里面的魂魄。

  在处理亡魂之前,趁着时间尚早,归不归让自己的傻儿子带着从穹县逃过来的百姓们离开这里,从柯阳城往东走走的越远越好。一直走到亥时之前,将这些百姓安顿好了再回来。

  现在元昌没有心思对付这些百姓,一般的官军也不是百无求的对手。一旦运气不好遇到谷元秋和伊秧的话,就让百无求吹响归不归给他准备的哨子。另外一个‘百无求’就算二神联手,也未必是它的对手。

  剩下的就是归不归自己的活了,归不归使用是术法招来无边无尽的乌云遮住了太阳。随后把藏匿柯阳城中的数千魂魄都召唤了出来,在带着这些魂魄之前要先消除它们身上的戾气。这几天归不归一直都在做这件事,为了晚上的事情不出什么纰漏,归不归还是在临走之前再次施法,费了些气力将这些亡魂身上的戾气消除了大半。

  折腾了大半天之后,天色开始慢慢的黑了下去。当中归不归数次使用传音之法和广仁联络,相互得知对方一切顺利便放了心。

  时间刚刚到了亥时,便看到百无求使用妖法回到了柯阳城中。这时,广仁和归不归通了消息,各自带着两地的亡魂向着长谷进发。好在带着的不是什么大活人,几十里的路不用一个时辰便可以赶到。

  当下吴勉、归不归众人分工,将数千亡魂都聚集在城门口,老家伙带着两只妖物带头领路,张松、公孙屠带着两只龙种断后,吴勉隐住身形混在了亡魂当中。如果当中出现什么意外的话,吴勉会突然出现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整理好之后,柯阳、穹县两地的亡魂队伍开始向着六十里外的长谷开拔。一路上走的小心翼翼,有公孙屠固魂的法器,也不用担心路上会不会有亡魂掉队。这一路归不归这些人都在随时提防元昌会从什么地方杀出来,让这些人颇感意外的是,他们一直走到了长谷,也没有发现一点元昌出现的蛛丝马迹。

  刚刚过了子时的时侯,吴勉、归不归这只队伍便已经到了长谷。这里不久之前还是一片战场,现在还能看到时不时有身穿甲胄的亡魂在周围游荡。这里大多数的亡魂已经被阴司鬼差带走,现在它们只是在天亮之前才会赶过来,清理一下最后的这几个亡魂。不知道稍后他们赶过来的时侯,发现在这里凭空又出现了一万多小两万的亡魂,不知道会不会抓狂。

  穹县距离长谷较远,不过广仁也还是很快就带着数量更多的亡魂们赶到了这里。两支亡魂的队伍们会和之后,归不归还特意的打听了一下穹县的情况。广仁、火山赶到穹县的时侯,原本以为会在那里和鲜卑人动手。没有想到他们师徒二人赶到之后,穹县里面竟然一个活人都没有看到。除了万余百姓的尸体之外,竟然还有数千鲜卑军士的尸体。这些尸体身上没有任何外在的伤口,火山查看了一遍之后,发现他们都是心脉尽碎,看来元昌一开始已经打算杀人灭口的。不能因为这些人误了他一代高僧的名声。

  广仁还是起了慈悲心的,他没有因为这些都是屠城凶手的魂魄便把他们扔下不管。而是把这些鲜卑人的亡魂一起带上,刚刚看到广仁带着亡魂队伍赶到的时候,归不归还吓了一跳,他们那只队伍当中就有差不多两万的亡魂。

  因为亡魂的队伍当中夹杂了鲜卑人,让柯阳城那些还没有完全消除戾气的亡魂们愤怒不已。担心他们两拨魂魄大打出手,归不归又用术法将他们两波魂魄隔开,等着天亮之前阴司鬼差赶到的时侯,吓了它们一跳了。

  当下,吴勉、广仁这些人隐藏在魂魄附近,只要看到阴司鬼差出现,他们便可以功成身退了。剩下广仁、火山师徒如何与元昌交手,便不是吴勉、归不归他们想的事情了。无非就是几天之后消息传出来,这一场大战谁胜谁负了。

  眼看着时间慢慢过去看到了,转眼已经快过丑时,只要再熬一个时辰天就要亮了,却一直都没有看到有阴司鬼差出现的迹象。就在这个时侯,天空中突然同时升起来百余个红色的孔明灯。这些糊着红纸的孔明灯瞬间便飞到了众魂魄所在的头顶,看到了孔明灯升起来的时侯,归不归、广仁和张松的脸色马上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还没等他们几个人做出来动作,天上百余个孔明灯突然同时爆炸。一连串的巨响响过的同时,从碎裂的灯中飘散出来无尽的红色烟雾。下面的魂魄接触到这烟雾之后,马上变的暴躁了起来。汉人百姓和鲜卑人官军开始向着对方的阵营当中冲了过去。

  这些魂魄就好像疯了一样,完全不在乎归不归给它们设下的屏障。连续不断的冲击之后,数百个魂魄身上已经是伤痕累累,其中伤势严重的魂魄下辈子转世只能做白痴了。

  就这样,两边的魂魄就好像不要命一样的继续向着对方阵营冲去。随后在一阵类似房屋倒塌得声音当中,归不归摆下的屏障终于被毁掉,将近两万汉人百姓的魂魄已经冲到了数千鲜卑军士的阵营当中。

  原本安安静静的亡魂们瞬间便打成了一团,之前鲜卑士兵仗着自己勇猛,汉人百姓懦弱不敢反抗,才大肆屠杀的汉人百姓,现在这些汉人亡魂和鲜卑魂魄都是一样的疯狂。数千鲜卑军士的亡魂片刻便淹没在了汉人魂魄当中。

  一时之间,亡魂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广仁、归不归纷纷从藏身的位置冲了出来,正打算使用术法平息亡魂戾气的时侯。空气当中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你们不用费心了,这些魂魄闹够了自然就会停手。不过我还是要感谢几位,能将两个城的亡魂都集中到了一起,还送到了我的嘴边。你们自己说,让元昌我怎么感谢你们?”

  说话的时侯,一个穿着大红僧衣的妖僧元昌出现在了众亡魂的当中。看着这些眼睛发红,已经开始相互厮打的亡魂们狂笑了起来。

  这时候,吴勉也从藏身的位置走了出来,白发男人一边走,一边慢慢向着元昌说道:“一会你就和它们一样了,等到你也变成亡魂之后,再和它们一起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