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九十八章 目地

第二百九十八章 目地

  广仁说话的时侯,面前已经走过来了一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头子和一个胖乎乎的男人,正是修道之士中的两只狐狸归不归和张松。
  
  “张松你还记得吗?当初他要拜在徐福大方师门下的时侯,还是你引得路。”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广孝身边的公孙屠之后,继续说道:“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咱们四个人当中就一个方士,还和我们三人无关。”
  
  广孝正色说道:“如果能再入方士门墙,我宁愿舍弃身上的术法,只要能在徐福大方师身边做一个提灯引马的小方士。”
  
  “广孝你提的灯谁敢借这个亮?你来引马的话,那徐福大方师还不知道要被你引到什么地方去。”归不归说着哈哈一笑,随后摆了摆手说道:“不玩笑了,这次广孝你屈尊降贵来到这里,不会就是为了一个公孙屠吧?”
  
  广孝看着归不归说道:“如果我说,这次是来专程拜望归师兄你和张松先生的,你会相信吗?”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随后淡笑着说道:“除了看望师兄,和送还公孙屠之外,广孝的确还有一件小事要麻烦归师兄你。不知道师兄你和吴勉先生那里,还有多余长生不老的丹药……”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多余丹药是没有的,这个也瞒不过你,当初你们家徐福大方师出海之前是将炼制丹药的法门和长生炉都交给吴勉的。不过广孝你也知道,当年徐福大方师一共也没有炼制成多少颗长生不老药。”
  
  说到这里的时侯,归不归回头向着城中心看了一眼。确定没有看到那个白头发男人身影之后,他这才继续说道:“这个是你知道的,还有你不知道的。徐福当初也没有想到他千挑万选的人,最后竟然没有一点炼药、炼器的天赋。天下的天材地宝他自己就能废了一半……”
  
  听到归不归的话,广孝脸上虽然露出来了失望的神情,不过还是将公孙屠推向着归不归的方向推了一把。看着他向着归不归和张松走过去之后,广孝这才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现在公孙方士已经送到,广孝也该功成身退了……”
  
  说完之后,张松冲着归不归的方向行了半礼,随后转身向着城门外走去。眼看着就要走出城门的时侯,张松看了笑眯眯的归不归一眼,高声对着广孝的背影说道:“广孝老兄,我倒是有那么一颗药丸。不过原本那是当做传家宝的,虽然张松这辈子是没戏了。不过谁知道我的儿子、孙子和重孙子谁有那个长生不老的福气……”
  
  这几句话一出口,广孝马上停住脚步回了头,冲着远处的张胖子说道:“如果张松先生肯割爱,那需要广孝准备什么来交换?请直接说出来就好。是要什么珍贵的天材地宝吗?还是什么张松先生请直说。”
  
  说到这里“不是我说,这颗药丸原本是打算便宜我那些不孝的后世子孙的。不过这么多年了,我也找到了几支子孙脉络。不过这些小王八蛋也真是不争气,吃喝嫖赌的一个不如一个。这个也到罢了,最可恼的是他们这两支的血脉已经乱了,压根就不是我留下来的种儿。孩子们既然不争气,还不如便宜别人……”
  
  说话的时侯,张松掏出来一个小小的蜡丸。远远的对着广孝抛了出去,这胖子虽然术法一般,不过将这颗蜡丸抛到大和尚身边还是没有问题。广孝伸手接住了蜡丸以后,有些疑惑的将蜡皮捏碎,放在鼻子下面闻了一下。随后还是不解的对着张松说道:“你还没有说用什么置换……”
  
  “一个我也用不上的药丸,没什么大不了的。广孝先生你喜欢,拿走就是了。”张松很大方的摆了摆手,随后继续说道:“要是以后你看在张松我在外面被欺负了,能过来搭把手就好,不是我说,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
  
  “那就多谢张松先生了。”广孝轻轻的对着张松的方向举了个躬之后,最后说道:“广孝还有事情要办,这就告辞了……”说完以后,广孝再次转身向着城门外走去。这个时候,车夫已经将马车赶了过来,广孝在城门翁城当中上了马车,归不归和张松二人看着马车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老家伙,真不是我说你,下次你要给药丸的话自己给,别用我来给你当枪使。”张松有些无奈的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哈哈一笑,好像又变了个人一样,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不是我说,听到你的传音之法,我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样?你怎么也要再拿出来三颗五颗的当作谢礼吧?”
  
  刚刚就在归不归一口回绝的时侯,张松的耳朵里面传进来归不过的声音。让他随便找个办法将老家伙暗中给他的药丸送给广孝。
  
  “老人家我只是好奇,广孝到底想要做什么。”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走到身边的公孙屠说道:“老人家我还以为你八成死在元昌手里了,说说吧,到底除了什么事情,你怎么就落到元昌手里的。”
  
  公孙屠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别说你们了,我也以为自己是死定了。元昌两次都想要杀我灭口,想不到最后是被广孝大师救了性命……”
  
  公孙屠那天前来找到那户人家,提出来用黄金购买两坛陈年美酒的打算。虽然家传的美酒珍贵,不过也没有珍贵到黄澄澄的金子。当下这户人家的主人高高兴兴的命家人去拿出两坛美酒,正打算换回公孙屠手里马蹄金的时侯,大街然传来有人大喊大叫的声音:“救命啊……杀人了……”
  
  就在大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的时侯,一队胡兵杀了进来,公孙屠刚刚反应过来,眼前这户人家的家人已经被胡人砍翻了三四个。看着这些人痛苦呻吟的场景,公孙屠勃然大怒,当下只用术法打到了这些胡人。
  
  公孙屠的术法只是一般,不过对付这些胡人是足够了。当下他一路冲到了大街上,和和谐胡人士兵打在了一起。冲进来屠城的胡人有数千之众,不过公孙屠施展了法器之后,成面成面的胡人士兵被他打倒在地。
  
  眼看着数千胡人顶不住一个公孙屠的时侯,从胡人士兵当中突然冒出来几个和尚。公孙屠没有想到会有修道之士跟着胡人们一起屠城,猝不及防之下被这些和尚打落了法器之后生擒。在他被生擒之后,见到了指挥屠城的人竟然是那位元昌和尚
  
  因为公孙屠修士的身份,这些参与到屠城的和尚封了他的术法,暂时关在了酒窖当,等着元昌和尚日后审问。公孙屠担心自己也会遭到读书,当下使用自己巧夺天工的手在酒坛当中做下手脚,等着后世有人发现这个,也好知道他公孙屠是怎么死的。
  
  没有想到等到整座县城的白姓都被杀光之后,公孙屠被和尚带了出去,将他押解到了洛阳城中的元昌府邸。
  
  一连将他关了多日,如果不是顾忌他方士的身份,公孙屠已经被杀多时了。等到元昌终于下定了决心要杀公孙屠灭口的时侯,被赶过来的广孝救了他的性命。
  
  听到公孙屠说完之后,归不归皱了皱眉头,说道:“那你的意思是说,你也不知道元昌傻那么多的人想要做什么了?是吧?”
  
  “本来我是不知道的,不过不及之前有人碰巧告诉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