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九十六章 高僧殿下

第二百九十六章 高僧殿下

  吴勉、归不归、张松等人在柯阳县城中翻来覆去在研究酒坛,又过了大半天,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侯,四十里外洛阳城的皇宫当中,一群身穿崭新袈裟的和尚在一个年轻和尚的引领之下,一遍一遍的背诵着经文。

  这群和尚的中间,半躺半卧着一个身着黄袍三十岁左右的壮年男子。男人的脸上时不时露出来一丝痛苦的表情,每次男人面露痛苦之色的时侯,和尚们诵经的声音便高亢起来。连带着宫殿里面的烛火都开始升腾起来……

  每次和尚们诵经的声音升起来,黄袍男子脸上的表情便舒缓了许多。不过经文终有念完的时侯,一整篇四十二章经背诵完毕之后,为首的年轻和尚对着黄袍男人一鞠躬,说道:“陛下,今夜我与众弟子彻夜诵经,但求陛下可以安心入眠。

  “算了吧,朕这是十多年的老毛病了。当年朕带兵误闯了鬼地,如果不是你,十二年前拓跋宏便已经归天了”说话的正是此时半壁天下之主,鲜卑裔北魏皇帝拓跋宏。孝文帝有些艰难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年轻和尚说道:“元昌,朕与你是异姓手足,你保朕残喘了这么多年,已经劳烦你了。今天开始,你与诸位高僧白天诵经就好,能保朕一丝清醒处理政务,至于其他的时间便听天命所归了。”

  “元昌谨遵陛下圣旨……”这年轻的和尚是当年吞噬了问天楼主姬牢的术法之后,一直不声不响的妖僧元昌。上次吴勉、归不归见到他还是妖山大乱的时侯,元昌带领着上百明高僧和修士一起,打退了地府的冥军。那次前来成员的和尚死伤大半,不过战后元昌并没有和吴勉、归不归和广仁等人有什么交集。冥军退了之后,他也带着残存的几个和尚一起离开了妖山。

  想不到多年未见,他会出现在北魏皇宫当中,和鲜卑皇帝称兄道弟起来。十二年前,这位北魏出类拔萃的皇帝狩猎追捕野兽之时,带兵误闯了前秦的皇陵鬼地。当时皇陵崩塌,百鬼咆哮而出要将拓跋宏撕成碎片。

  千钧一发之时,一名游方和尚将拓跋宏从鬼地中救了出来。虽然这位北魏皇帝最后保住了姓名,不过还是因为之前被鬼惊到,伤了元气落下来这么一个病根。后来还是这位和尚,请来当时北地有名的高僧一起念经祈福,才让这位后世成为北魏孝文帝的拓跋宏苟延残喘了十二年。

  此时的拓跋宏已经一时一刻都离不开元昌和尚,这十二年来,对元昌和尚的封赏从未间断过。开始还只是封了他一些大庙的僧职,后来直接和元昌结拜成了异姓手足,还册封了他一个释王的王爵,不过元昌宁死不受王爵。拓跋宏最后只能妥协,随后收回了王爵封号,不过每年还是按着诸侯王的俸银,外人见到元昌还是要尊称一句大师,亲近的人对他直接称呼殿下的。

  从宫殿当中离开的时侯,元昌的嘴角出现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他带着众僧刚刚从宫殿大门走出去,身后便传来了拓跋宏的呻吟声。元昌好像没有听到一样,继续向着皇宫大门的位置走去。只是脚下的步伐变得稍微慢了一些……

  不过拓跋宏这里只是呻吟了一声,一直等到元昌众僧从皇宫走出去,也没有再发生什么异常的声响。

  走皇宫里面走出来之后,元昌和其他众僧作别。他派了软轿将众僧送到洛阳城中的寺庙,目送着这些和尚一个一个乘轿离开之后,元昌这才坐上了自己的金色大轿。

  就在轿夫起轿向着元昌府邸行进的时侯,大轿当红凭空出现了一位中年和尚,正是清早假扮成车夫的那名僧人。

  和尚用只有他和元昌能听清的声音,将清晨发生在柯阳县城门前的时侯重复了一遍。他说话的时侯,元昌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直等到和尚说完,才开口说道:“那么说他们是不会把少卿放回来交换公孙屠了,是吧?”

  “吴勉亲口说的,公孙屠他不要了……”和尚低头说了一句之后,又继续补充道:“少卿的本命符纸没有变化,想来是没有大碍的。”

  元昌眼睛盯着轿外的风景,顿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和尚说道:“那么谷元秋、伊秧两位神祇呢?有他们的消息吗?”

  “他们俩最后一次在合阳出现过,距离柯阳三千里。”和尚回答了一句之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当下继续说道:“弟子刚刚收到一个消息,有人在洛阳城外的乡下见到了一老一少,老的像极了大术士席应真,小的是个小女孩,好像是大方师广仁最近新收的弟子戴春桃。弟子已经派见过席应真的人前去查探了,如果证实的话,那么现在柯阳县城里没有席应真……”

  “席应真不在他们身边又怎么样?有区别吗?”元昌冷冷的看了这名弟子一眼,他脸上的表情就差说出来:有区别吗?老术士不在他们的身边,我就不会输吗?当初自己师尊死前和吴勉相斗的一幕,现在好像噩梦一样,时不时的就要在他的脑海当中出现一次。现在元昌最不想发生正面冲突的人也只有一个吴勉了。

  说话的时侯,马车已经停在了元昌的府邸门前。两个和尚一前一后从马车上走下来之后,元昌一边向着自己的房子里面走去,嘴里一边继续吩咐这个跟了自己一路的弟子说道:“机缘,你在替我去办两件事,第一,将公孙屠的七窍封住,最少让他三天说不出话来。然后明天一早把这个哑了的公孙屠扔到柯阳县城里面……”

  说到这里,元昌顿了一下。他脸上的表情变得冷峻了起来,冷笑了一声以后,继续说道:“柯阳县城往西六十里还有一个县城是吧?你去找建安将军,就说需要一万生魂要围陛下祈福延寿。让他们连夜就将那座县城的百姓屠个干净,机缘,你在暗中将百姓向着柯阳城的赶过去。务必要让吴勉、归不归知道还有其他的城池也在被胡人屠城……”

  “是,弟子明白了。”这名叫做机缘的和尚对着元昌行了释门之礼,随后转身消失在夜色当中。

  看着这名弟子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元昌这才转身进了府中。原本他想要去府中佛堂清休的,不过眼看着就在走到佛堂门口的时侯。元昌突然改了主意,转身走到了自己的寝室当中。

  散退了跟在自己身后的众仆人之后,元昌打开了寝室的密室,顺着楼梯下去不久,便到了一个暗无天日的密室所在。这件密室当中做着一个人,听到有人下来的声音之后,这人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

  “元昌?你还有胆子来看我吗?”说话的正是几天之前,误打误撞遇到了有人屠城,在奋力搭救百姓的时侯,被混在里面的元昌生擒。这些天他一直关在这座暗室当中,还是第一次和元昌对面说话。

  “公孙屠,原本我打算要封了你的七窍之后,在把你送回去的。不过我实在不放心,好像你还知道很多有关我的消息。衡量再三还是死人不会乱说话……”说话的时侯,元昌已经走到了公孙屠的身边,慢慢的从腰后拔出来一柄短剑,慢悠悠的向着公孙屠走了过去……

  “等一下……”眼看着元昌就要对着走到公孙屠身边,一剑刺死他的时侯,一个声音从外面的传了起来:“你杀了他,那事情就真的是一团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