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九十五章 酒神显圣

第二百九十五章 酒神显圣

  人头落地的同时,城门当中传出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回去和元昌去说,公孙屠不要了。让他把人头直接送给广仁,算是大方师这么多年一直救他的谢礼了。这些是公孙屠,下次就是火山。什么时侯轮到广仁大方师自己,记得说一下,周年头上我去他坟头烧纸。你还在装傻吗?”

  赶车的车夫深吸了口气之后,将自己车夫的外衣和帽子脱了下来,露出来光头和藏在里面的僧衣。恭恭敬敬的对着城门方向高诵了一声佛号之后,说道:“小僧一定将先生的话告知元昌大师,如果先生没有别的训教,小僧这就回去了……”

  说完之后,和尚再次坐上马车,调转马头向着来时的方向行驶了下去。看着这架马车走远之后,城门楼上出现了归不归和百无求父子俩的身影。二愣子有些疑惑的看了马车的背影,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叔叔是怎么看出来那个老家伙是幌子的?要不是知道他是你们家亲戚,老子还以为你叔叔和元昌是一伙的。起码也是知道底细妇的……”

  “看出来很难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车夫的脸上都是油泥,脖子却白净的好像女人一样。而且一个大活人死在眼前,一般人不怕不叫不跑的有几个?”

  “那就这么把他放了?直接弄死啊。你们还指望着元昌会来吗?”听到归不归的话之后,百无求的眼睛瞪的更大。指着马上就要消失的马车背影说道:“昨晚弄死那么多了,也不差这一个。别怕没有报信的,元昌那个小王八蛋会在派人来的。”

  “放这个和尚走是让他回去传话,谁也没想元昌还有胆量敢亲自过来。”归不归打了哈哈之后,继续说道:“元昌敢在距离洛阳这么近的地方屠城,说明他有什么紧急的事情,需要这么大量的魂魄。傻小子,如果你是元昌,现在打算怎么办?”

  “呸!你怎么不拿老子比做好人?”百无求啐了一口之后,歪着脑袋想了想,继续说道:“老子我是元昌的话,这个时侯赶紧换一个地方,再屠一座城把里面的魂魄养肥之后,拿来过年。”

  说到这里,百无求顿了一下,眨巴眨巴眼睛之后,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继续说道:“别光说老子,老家伙你呢?你是元昌那个小王八蛋的话,你会怎么样?”

  “可惜傻小子你不是元昌,你要是元昌那该多好?那就省了我们不少的麻烦。”说到这里,归不归倒背着手顺着马道向着城门下走去。一边走一边头也不回的对着百无求说道:“如果老人家我是元昌,想办法把你们撵走,继续会来收集我要的魂魄……”

  从城门楼上走下来之后,这父子二人向着城中最大的一座宅子走过去。这几天小任叁天天在地底下折腾,终于在这里发现了公孙屠嘴里的窖藏美酒。索性把那个不男不女的总管也关在这里,不过被老家伙打晕之后,她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归不归还等着醒过来有话要要问这位总管大人。

  确定了这里和神祇没有关系之后,担心这里的魂魄吓到这一世叫做戴春桃的妞儿。归不归请席应真师徒带着妞儿隐藏在洛阳边缘的一座农庄里,对付一个元昌,还用不到这位大术士出面。

  还没等这父子俩推门进去,就见小任从里面跑了出来,差一点撞在归不归的身上。百无求哈哈一笑,说道:“任老三,大清早的你又喝多了是吧?老子怎么和你说的?就菜啊……”

  “你以为我们人参天天都泡在酒翁里面吗?”小任叁一把推开了百无求,向着归不归招了招手,继续说道:“老不死的你进来看看,我们人参在酒坛子里发现什么了?酒神显圣了,你快点跟我们人参下去看看。一会你给我们人参想个国号,快点……去的晚了就要便宜那个姓张的胖子了……”

  说完之后,小任叁不由分说的拉起来归不归的手就向着里面宅子里面走去。现在整个县城已经都被归不归布满了阵法,也不怕元昌等人这个杀过来。当下,归不归、百无求父子俩被小任叁一路带着向酒窖讹位置走过去。

  他们进到酒窖里面的时侯,正看到张松和饕餮正蹲在地上,看着盯着地面上的酒滓,正在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看到了归不归被小任叁带下来之后,张松笑嘻嘻的说道:“看看你们家少爷在这儿发现什么了,归不归,我们都小看公孙屠了,他能在这里留下来法器……”

  说话的时侯,张松将手边的酒坛对着地面泼洒了一些,就见酒水落地的时侯好像水银一样,在地面上滚个不停。最后竟然变成了八个汉字:元昌屠城、炼魂夺法……

  不过看到了这几个字之后,小任叁的眉头却皱了起来。小家伙指着地面上另外一滩酒滓说道:“不对,张胖子你动了什么手脚?刚才不是这几个字,明明是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嘛……张胖子,你是不是趁着我们人参不在的时侯做了什么手脚?刚才是谁说的,这是酒神显圣,打算传大位给我们人参的?呸!”

  昨晚小任叁已经在这里喝了一晚上,刚刚不小心将酒坛里面的酒水洒出来。酒水流在地上就变成了这几个字,当时正巧张松带着饕餮、睚眦从门口经过,听到了小任叁的惊呼之后,急忙进来查看。当时还编了一个瞎话,说什么这是酒神显圣,示意天下将会大一统在任叁的手中,要不然的话为什么会出现这几个传国玉玺上面的话?

  当下把小任叁美得屁颠屁颠的去找吴勉、归不归算自己登基的大日子。没有想到回来之后便变成了这么八个字。

  归不归将张松手里的酒坛子接了过来,掂了一下之后,将里面剩余的酒水一股脑的倒在了地上。就见这些酒水自动的变成了一行水银一样的字迹:妖僧元昌勾结胡人,屠杀百姓取生魂炼制邪法。屠不幸被俘,如有高士发现酒中玄妙。请将酒坛送与某某高山,在山中高喊公孙有难,便会有仙人赠与万金……

  归不归顺着坛口向里面看了几眼,没有发现什么玄机之后,开口说道:“原来公孙屠还真的被元昌抓走了,不过这个小方士还真的有些手段,被俘也能把这酒坛变成法器。”

  “不对,刚才明明是仙福永享既寿永昌的,现在怎么变了?”小任叁想到自己建国的梦想是一场黄粱梦,便不甘心的继续说道:“一定是你们见不得我们人参做皇帝,这才变了里面写的东西。老不死的,你快点把酒神显圣的字变回来。我们人参登基之后,封你一个宫中内侍大总管,让你专门服侍娘娘……”

  “都宫廷大总管了,还服侍娘娘有什么用?”归不归笑着啐了小任叁一口,随后他取来另外一坛美酒,将这坛子美酒到了一点在地上,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随后他有奖这坛子美酒灌进之前的酒坛当中,灌满之后再泼出来的酒水又变成了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字。

  “看到了吗?这是公孙屠的手段,就是防着有人无意当中将酒水撩出来的。”归不归将剩余的酒水找了一片空地倒了上去,就见酒水再次变成了刚刚出现的那一大段话。只是这次酒水充裕,还有公孙屠的落款——屠绝笔……

  这个时侯,吴勉也走了进来,看着地上的酒滓说道:“邪法?元昌还不够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