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九十四章 男人 女人

第二百九十四章 男人 女人

  说话的时侯,一个白头发的男人从对面的民居里面走了出来。他出现的同时,这条大街上附近几处民房的大门大开,分别走出来一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头子,还有一个黑铁塔一样的大汉。正是一天前在县城里面转了一圈就走的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

  这二人一妖品字型将这些人围在当中,看了一眼黑衣人身上的葫芦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吴勉说道:“是问天楼纵鬼的路数,两位楼主的余孽还是未清。小娃娃们,是谁派你们来的?”

  那个有些阴柔的年轻男人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目瞪口呆的江奎,冷笑着对他说道:“废物,连真的假的都分辨不出来。你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吗?你自裁吧,我会和殿下求情宽待你的魂魄。江奎,你真的要我动手吗?”

  江奎直愣愣的看了年轻男人一眼。随后缓缓地将自己的腰刀拔了出来。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将刀锋对着自己的脖子抹了过去,不过就在他将腰刀举到自己脖子附近的时侯,突然变了路数将腰刀对着那个年轻男人甩了过去。

  这个动作做出来的同时。江奎身子一窜向着吴勉的方向飞奔了过来:“只要你们饶了我......他们的事情我都告诉你,我是江都五品立节将军江奎,受制于......”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身体突然直勾勾的停住。就见一根软鞭的鞭梢从他的嘴巴里面刺了出来,江奎向着吴勉飞奔过来的同时,他身后的年轻男人已经出手,他躲开了飞来的腰刀同时,对着江奎的后脑甩出了软鞭,鞭梢直接打进了他的后脑当中。随着这人手腕一抖,软鞭打出来一个漂亮的鞭花。“啪!”的一声脆响,江奎的脑袋已经消失在了一片血雾当中。

  “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本来你的魂魄还是可以保住的,现在只能等着魂飞魄散了。”说完之后,年轻男人手腕再次一抖,随着第二声鞭花的响起,江奎的上半身被打得粉碎,只留下了两条腿还孤零零的站在地上。

  瞬间解决了反叛的江奎之后,年轻男人收回了长鞭,对着吴勉咯咯一笑之后,说道:”还以为你会救下这个叛徒的,没有想到你连动都没动。是被吓傻了?还是不屑去搭救这个叛徒?听说你的术法很高。让我看看高到什么程度了......

  ”说话的时侯,年轻男人舔了舔嘴唇,随后猛的将手里的长鞭对着吴勉甩了过去。

  吴勉眼看着男人出手,却没有一点要躲避,或者伸手去抓鞭梢的动作。眼看着鞭梢就要打中自己面门的时侯,轻轻的对着前方吹了口气。这口气吹出来的同时。“嘭!”的一声巨响,男人手里的长鞭碎成了粉末,他一口血喷了出来,后面的人见势不好,急忙过来搀扶,却和男人一起向后飞了出去。

  “你是女人......”看到这个有些阴柔的‘男人’飞出去之后。吴勉皱了皱眉头,随后对着对面的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他们归你了。你来解决吧。”

  “怎么看出来这小子是女的?”这时候,百无求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老家伙。老子怎么看不出来?就说这小子娘们唧唧的,天底下这样的二姨子多了。老子不信他裤裆里面没有那话儿,小子。你死了没有,没死说一声你是公是母?说句话,二姨子那是天生的,不丢人.......”

  这个时侯,满脸涨红的‘男人’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吴勉的名字她早就从自己师尊的嘴里听到过,不过她一直没有拿这个白发男人当回事。自己自从学法修道以来,同道中人见到都会夸奖她是不世出的人才。在她的心目当中,白发男人只是虚名,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现在被他一口气制服,才知道自己和这个男人的差距天差地别。

  刚才抢着搀扶她的手下已经气绝身亡,‘男人’没有理会说话不干不净的百无求,她将腰后别着的匕首拔了出来。对着吴勉说道:“我是女人又怎么样?吴勉,今天死在你的手上,他日一定会有人给我报仇的......”

  说话的时侯。她已经脚步踉跄的向着吴勉的方向冲了过来。白发男人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随后对着还在看热闹的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是故意的是吧?”

  吴勉说话的同时,‘男人’的身影突然消失,同一时间出现在了白发男人的身后,短剑剑尖对着男人的后心扎了下去。眼看着吴勉没有一点防备,她的心中窃喜:成了!吴勉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死在我的手下了吗?

  不过就在剑尖刺进吴勉身上一瞬间,‘男人’突然感觉到剑尖刺进去的地方没有一点着力觉。就好像刺进了空气一样,一点都没有刺进人身体的感觉。这时,她的身后传来了吴勉刻薄的声音:“我不喜欢有人站在我的身后......”

  这句话响起来的同时,‘男人’的后脑一阵剧痛,随后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动手的并不是吴勉,而是老家伙归不归。他一早便看出来这个使长鞭的是女人,不过他一直没有拆穿等着看吴勉的笑话。这个时侯听到白发男人的语气不对。这才出手打晕了这个女扮男装的人。

  首领没有任何悬念的被打到之后,跟着她一起前来的黑衣人们也没有心思再战。当下他们转身向着城门口的方向跑了下去,这个位置面对的是百无求。自打小任叁跟了归不归学术法以后,他们这小队伍当中便数百无求的本事垫底。对付广仁、谷元秋这样的大人物基本上靠嘴,这个时侯终于到了它显本事的时侯。

  仗着自己妖物的天赋和妖法,百无求直接冲到了黑衣人的队伍当中。这些黑衣人在它面前没有还手的能力。瞬间便有七八个人被打倒在地,其中大半都已经气绝身亡。剩下的人分散开继续向着城门口的位置跑了下去。

  眼看着他们就要跑出城外的时侯,百无求又再次扑了过来,二愣子瞬间又干掉了五六个黑衣人,不过还是有几个人趁乱逃出了城门,离开了禁制的区域之后,急忙施展遁法离开了这里。

  等到逃出生天的黑衣人全部消失之后,百无求这才回头对着吴勉、归不归的方向说道:“就是这个意思吧?放他们回去报信。不过你们怎么知道大头一定会来?都知道你们是谁了?还敢来招惹咱们?真以为你们是讲理的人?”

  归不归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男人’,嘿嘿一笑,说道:“傻小子你等着看热闹吧,真以为做了什么殿下,就不知道他是谁了吗?广仁当初的祸根,这些顺便给他断掉。”

  天亮之后,县城门口行驶过来一架金碧辉煌的马车。从马车上面走下来一位身穿官服的老人,他站在大开的城门前,高盛喊道:“吴勉、归不归两位先生安好,在下主人和几位先生有少许误会,还请各位多多海涵......”

  看到城中无人回应,老人顿了一下以后,继续说道:“不久之前,海外方士公孙屠在我家主人府中做客,公孙先生不胜酒力,正在我府休息。请几位先生可以将我府总管少卿放出,她会将公孙先生带......”

  这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城中一阵微风吹过,老人突然住口,随后脑袋从脖子上面分离,滚落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