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屠城

第二百九十二章 屠城

  “能屠了公孙屠的胡人还没有出生,除非胡人的军队当中有巫师、修士这样的人。”整个一座城看不到一个活人,归不归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再说话的时侯也开始不苟言笑。

  随着马车一路向前,大街上死的汉人也是越来越多。想是屠城的胡人杀红了眼,竟然连善后的汉人都没有留。屠光了一座城池之后。大军便离开了这里。继续前行街道上开始出现了衣冠不整的女尸,看样子是被人先奸后杀。整个县城都是一片凄然之像。

  公孙屠当初只说藏酒之地就在这里,他们却不知道确切的地址。而且整个县城当中都是孤魂野鬼的气息,就连席应真都察觉不到夹杂着公孙屠的气息。沿着县城大街转了一圈之后,依然没有找到公孙屠在这么地方,就连他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转了一圈之后,他们前后两架马车回到了最早经过的城门口。归不归吩咐自己的便宜儿子停下了马车,老家伙先是下了一个禁制,封住自己这些人说话的声音不外传。随后对着席应真说道:“看来这里不止是胡人屠城,一开始我也以为是屠汉,现在看来似乎不是那么简单了。”

  说到这里,归不归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冷笑着说道:“有人设局指使胡人屠城,他想要收集亡魂,不是修炼邪法,就是炼制诡邪的法器.......”

  没等席应真回话,坐在前面赶车的百无求忍不住说道:“老家伙你怎么知道有人要收集亡魂?刚才走了一道,到处都是孤魂野鬼的。这屠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真要是收集亡魂的话,还会给你留下这么多的鬼混吗?”

  “傻小子,你只看见这里数不清的孤魂野鬼了。那么看没看到有阴司鬼差?”归不归的脸上终于露出来笑意,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刚才也说了这里屠城不止一天两天了,这么大的事情。照理说下面的阴司鬼差已经乱成一锅粥了。现在也没有看到有一个阴司鬼差在忙乎,这可就说不出去了。”

  这个时侯,还是有听不明白之处的小任叁说道:“老不死的,照你这么说这么多天了,这些胡孤魂野鬼应该被人收走才对。你自己看看,整个县城的死鬼都在大街上转悠,哪有一点被人收走的样子?你可别那个幕后下黑手的那个人把这么多的死鬼忘了。”

  “那个人在等着收回厉鬼。”说话的是平时不怎么爱说话的吴勉,他竟然主动开口替归不归说道:“整座县城都是无辜惨死的亡魂,本来就满是怨气。又等不到阴司鬼差前来接受,等到他们戾气通天的时侯收走,不管是炼术还是炼器都是最上乘的......”

  听到这里,百无求再次打断了吴勉的话:“等一下,小爷叔你刚才说炼器了是吧?那你们猜猜这缺德带冒烟的事情会不会是公孙屠干的?不是老子背后说他,怎么就那么巧?他偏偏这个时侯下山来取酒?起码这个时间正好对上,老子给你们分析分析啊,之前这小子和胡人商量好就这几天就要屠城的,他是算好了时间出来的,之所为这么多天都没有回山,就是因为这些亡魂还不够戾气。怎么样?老子说的有道理吧?”

  归不归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这便宜儿子,嘿嘿一笑之后,老家伙开口说道:“再过两年。傻小子你真的继了妖王的大位。就你这个心眼差不多你爸爸我也就不怎么担心了,不过,爸爸我这么多年没有白疼你。”

  “也不看看老子整天都守在谁的身边”听到自己的‘亲生父亲’的话。百无求洋洋得意的哈哈一笑,随后对着面前这些一个赛一个的人精说道:“你们就说说看,老子说的又没有道理?现在八成就是公孙屠那小子干的。没错了,他要收集无数的亡魂炼制法器,就是这个缺了大德的玩意儿了......”

  吴勉慢悠悠的抬头看了这个二愣子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不管是谁做的,都不得好死......”

  这时候,和两只龙种坐在后面马车上面的张松,陪着笑脸说道:“想要知道是谁做的这造孽事,也不是那么难。不是我说,既然那个人在等着亡魂戾气爆发出来,那么我们就帮他这个忙。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对吧?”

  “好主意,要不是张松你就守在老人家我的身边。这缺德事儿还以为你是做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扭头看了一眼他们当中最大的席应真,之后笑嘻嘻的说道:“张松这次难得说了句人话,您老人家如果觉得可行。那么剩下的事情我们几个来做,保证风雨不透......”

  席应真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又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吴勉。说道:“你们去办吧,办得不好别让方士爷爷我笑话你们......”

  用亡魂炼制术法、法器本来就是修道之士的大忌,这样的人是被视作邪道的。如果有修士遇到这样的事情,能当场灭之的绝不留情。就算自己的修为不够也要马上回去禀告本门师长,如果遇到有了道行的邪门歪道,几家修道之士联手除灭的也不再少数。曾经有过不止一次修道之士找到方士一门,要求时任大方师主持大局,共同消灭邪魔。

  这天夜里,两驾马车又围着城中街道转了一圈,头车驾车的百无求嚷嚷了一路公孙屠的名字,直到快天亮都没有等到有人回应,两架马车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了这里。

  又过了一天一夜之后的清晨,远处走来七八个身穿修士服饰的男女。这些人也是被城门口没有官兵把守而觉得不可思议,进城之后,见到满城的男女妇孺已经死光之后惊谔的无以复加。

  当下,这些修士派人去附近的官府报案。他们则开始找干净的床单、大衣之类的物件,盖在这些死尸的身上。等到官府派仵作验尸之后,才可以将这些尸体掩埋。只是蒙盖死尸的活。六七个修士便忙活了整整一天。

  眼看着太阳就快下山的时侯,也没有等到报信的修士带着官兵前来查看。不过城中到处都是戾气越来越强盛的亡魂,如果再不设法超度的话。这些亡魂便会戾气冲天。到时候连大修士出手能不能制住它们也不好说了。

  看到无数的亡魂在街上游荡,带头等到修士也是豁出去了。他开始招呼几个同门高搭法坛,准备释法消除这些亡魂山上的戾气,再打通阴阳两界,请下面的阴司鬼差上来带这些亡魂下去轮回转生。

  就在这些修士将法台搭好,准备开始念经施法的时侯。城门楼上两个身穿黑衣,头戴斗笠的黑衣人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修士施法,已经将满城的亡魂都向着高台这边吸引过来。

  一个胖一点的黑衣人摇了摇头,对着身边的同伴说道:“是吴勉、席应真那些人假扮的,怎么那么巧,他们几个人前脚刚刚离开,这几个修士马上就到了?他们在使计诱使我们出去......”

  另外一个黑衣人说道:“难道我们就这么眼看着不管吗?殿下将这里的事情交给你我二人,可不是让我们来这里看着他们行事,自己却一动不敢动的。不管是谁搅了殿下设计好的大事,你们兄弟首先躲不开关系。在殿下没有赶到之前,不能让他们超度亡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