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八十八章 不爱说哈德吴勉

第二百八十八章 不爱说哈德吴勉

  到了第二天早上天快亮的时侯,归不归才出现在了自己的洞府当中。这个时侯百无求和小任叁已经睡死了过去,二愣子的呼噜震天响,好在这么多年吴勉、归不归习惯了。每到夜深人静的时侯,没有听到这呼噜声,归不归还觉得少了点东西。
  
  就在老家伙脱下了外衣,打算回到自己洞室休息的时侯。黑暗的角落里面突然传出来一个熟悉又刻薄的声音:“老家伙,跑了整整一晚上,相比也是很有些收获吧。说说看。你这又是把谁坑了?”
  
  话音落实,说话声音传出来的位置闪过一道火光。吴勉从火光当中走了出来,走到了老家伙的面前。脸上浮现出来他特有的笑容。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你不正常也有些日子了,在静心湖的时侯就有问题。说吧,那件法器到底落在谁的手里了?”
  
  论起来吴勉的心智并不比归不归差,只是他不屑于显摆。平时看穿了归不归的诡计,白发男人也很少出声。如果不是归不归搞出来的动静太大。吴勉也不打算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管这个老家伙坑谁,左右是不敢对他下手的。
  
  “你不问,老人家我也打算对你说的。等我老人家一下。后面要说的话不传六耳。”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回头检查了一下洞口的阵法,将阵法全部打开之后,这才回到吴勉的身边,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回来之后,突然反应过来是谁偷的那件法器了,就是张松,那个什么饕餮根本就没死。他们一人一龙种,一个吸引我们的注意。一个趁乱进去把帝崩偷出来……”
  
  “动手的是他们俩,那么出谋划策的呢?”吴勉冲着归不归了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老家伙,我不是第一天认识你的。当初从静心湖离开之后你就不对劲,如果说这里面没有你,你自己都不信吧?你不说的话,我替你说……”
  
  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你能说出来是张松、饕餮偷的帝崩,那么应该假不了。知道了是他们俩你出去了一趟却空手而回,老家伙,这不是你的风格。这个时侯你应该带着从张松手里讹出来的天材地宝,弄不好那件帝崩法器都会被你讹过来的。空着手回来身上又没有打斗过的痕迹,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你们一伙的,他们几个偷取帝崩,你也参与其中,弄不好老家伙你才是主犯……”
  
  吴勉说完之后,归不归长大了嘴巴半晌都没有合拢。顿了半晌之后,老家伙这才明白过来,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说道:“以前还真是小看了你,还是老话说的话。咬人的狗不……”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勉突然闪电般的伸手在他的心口抹了一下。白发男人和老家伙接触的位置闪过了一到火花,与此同时。老家伙的身体倒着飞了过来。“嘭!”的一声之后,老家伙摔到了洞壁上又反弹到了地面。
  
  看着归不归在地上哼哼的样子,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什么老话你再重复一边,想清楚了再说。”
  
  “老话说的好,大智若愚……大巧不工说的就是你了。”归不归并没有什么外伤,顿了一下以后,他继续陪着笑脸说道:“咱们搭伙这么多年了,原来你才是真正深藏不漏的。后面的你也不用问了,老人家我自己说……”
  
  归不归将自己是如何勾结的张松,从更改地图一直说到了饕餮用龙鳞法器偷了出来。只不过他还是将头目的身份让给了张松。自己这么做都是被张胖子胁迫了的。
  
  吴勉并不关心他们当中谁是头目,听完了归不归的诉说之后,他只是嘲讽的笑了一下。说道:“你们偷了那件法器又怎么样?你和张松谁敢使用?到头来还不知道便宜谁了。小心你机关算尽,最后法器落在了谷元秋、伊秧那样神只的手里。”
  
  吴勉的话刚刚说完,两个人的目光突然转移到了洞府之外。随后外面响起来了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归不归把禁制打开,方士爷爷我到了,我的儿起来了没有?看看爸爸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外面说话的是大术士席应真的声音,归不归不敢怠慢,也顾不上和吴勉说话,几步过去关了阵法,随后就见大术士席应真带着那个叫做戴春桃小女孩从外面走了进来,席应真的怀里抱着一个大只大酒瓮。
  
  “我得儿还没起来?”听到归不归说到小任叁还是呼呼大睡,席应真将手里的酒翁放在了地上,随后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老人家我弄到一坛子大禹治水祭天的美酒,第一个就想到我们家儿子了……”
  
  这些日子戴春桃一直都是跟着席应真的,除了对小任叁之外,大术士并不擅长如何应对小孩子。尤其还是这么一个小姑娘。小春桃满脸的疲态,被归不归带到一间空着的洞室休息。本来到了新地方,这些天有担惊受怕的一直担心这个老爷爷把自己卖了。原本她是睡不着的。不过实在也是累极了,倒在床上不久便进入了梦乡。
  
  小女孩睡着了之后,归不归笑眯眯的走了出来。对着正在擦拭酒瓮的席应真说道:“应真先生,您老人家把瘟神送走了?还以为您还要些日子才能回来的。想不到这才几天的功夫……”
  
  之前席应真将瘟神抓了起来,只不过它到底是天生的正神,被囚禁在席应真身边也不是办法。他是正神不管是杀是关都是麻烦,放了的话更加麻烦。最后还是小任叁的一句话:“那有什么麻烦的,他哪来的回哪去啊?我们人参没说放了他啊。当初这倒霉鬼也是人变得吧?让他投胎在做人不行吗?不杀不放不管这总行了吧?”
  
  一句话好像点醒了梦中人一样,席应真带着瘟神去投胎。归不归担心将戴春桃自己留在这里不安全,当下走了小任叁的关系,让席应真带着戴春桃一起离开。吴勉、归不归他们去找了广仁。
  
  “你们是看见瘟神转世的时侯,哭的就好像杀猪一样。”席应真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还有那么阴司鬼差的。听说阎君不在了,它们那里也是忙的一团糟。开始还以为方士爷爷我是去捣乱的,后来听说有一位正神要找它们商量转世投胎的时侯。一个一个吓的话都不会说了。折腾了那么久才把瘟神弄去投胎了。”
  
  归不归顺着席应真的话头又连连夸赞了几句,吴勉带着这里没有什么意思,当下起身不声不响的回到了自己的洞室当中,留下来归不归一个人陪在席应真的身边。
  
  看着吴勉离开之后,归不归这才嘿嘿一笑,对着大术士说道:“应真先生,也是巧了,之前我遇到了张松,他还说了过不了几天,就要带着一见了不起的大法器来孝敬您老人家。到时候您有了那件法器之后,便……”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我们,洞府外面又响起来了一个呼喊的声音:“归不归……快点打开洞府!出了大事了……张松不行了……”
  
  此前为了迎接席应真,归不归将洞口的禁制关了。这个时侯,满身是血的饕餮抱着同样都是血的张松冲了进来。
  
  几个时辰之前,归不归刚刚从他们那里出来,老家伙都不敢想象,这么点时间出现什么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