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合谋

第二百八十六章 合谋

  饕餮说话的时侯,从洞府里面钻出来一只巨大的赤红色妖兽,就是它一天之前咬掉了‘饕餮’大半个身子的。看到了张松之后,妖兽低吼了一声,随后身体好像撒了气的牛皮囊一样,迅速的变小。片刻的功夫便缩成一团柴狗一般大小。相貌、身体也发生了变化,变成了饕餮的兄弟——睚眦的样子。

  几天之前,四神出现在静心湖的时侯,张胖子发现情形不对,便躲藏了起来。事情结束之后,他本来是想找广仁、火山师徒拿走龙蜕和玄武肉两件酬劳的。不过就在他和饕餮去追赶广仁的时侯。却被突然出现的归不归叫住。

  老家伙是自己一个人出现的,见到他身边没有吴勉、二妖跟随,张松已经猜到了归不归找他是要琢磨什么人。和张胖子想的一样。老家伙几乎没有什么废话。见面之后直接将广仁和自己手里各有半张地图的事情说了出来。

  张松虽然吃惊,表情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他还装傻充愣的冲着归不归竖起大拇指:“我就知道徐福大方师对你不一般,不是我说。你看看方士一门这么多人,怎么好东西就给你了?你和广仁一人一半,徐福大方师心里你和广仁都是一样的重……”

  “差不多得了。别人看不出来,你油奸似鬼的张松还看不出来吗?”归不归冲着张胖子苦笑了一声之后,替他说出来当年徐福的用意:“那个老家伙知道老人家我活得长,他那四大弟子当中广仁得了半张地图,广孝脑后有反骨,给他地图还不知道最后便宜谁了。广义做事最冲动,弄不好他是四大弟子当中第一个升天的。广悌是一介女流,地图给她也不合适,想来想去还是我这个不大容易死的老人家最可靠。”

  说到这里,归不归突然古怪的笑了一下,看着就好像一只老狐狸在惦记远处农户家里的鸡一样。顿了一下之后,他搂着张松的肩膀,在胖子的耳边低声说道:“老人家我这里有个机会能拿到地图里面的东西,张松你有没有胆子干?”

  “没有”张胖子一口回绝了归不归,他笑呵呵的从老家伙的怀里挣脱出来,主动说道:“你我不是认识一天两天了,大家有什么话直接说。不是我说,你要说的事情我也能猜到个八九。算计广仁大方师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船烂还有三千钉,更别说他身边现在都是徐福大方师派过来的方士。张松我现在孤家寡人一个,就靠着我们家睚眦和饕餮才勉强活着。一旦算计广仁的事情败露,不用他动手,火山就够我喝一壶的了。”

  “想不到你这么胖,胆子却这么小。”归不归嘿嘿一笑。继续说道:“你也说了败露才能喝一壶的,你那么聪明不会不败露吗?事情不密则伤身,事情做的密实伤别人的身。张松你有脑子,身边还有那么大的助力,不用白不用啊。有了帝崩在手,在海上钓鱼的徐福都要给你面子的。到时候天下至宝你说句话自然有人给你送来。到时候你就算要重塑真身,长生不老徐福那个老家伙也能给你办到”

  说话的时侯,归不归的眼睛飘向了正在竖起来耳朵偷听的饕餮。又是嘿嘿一笑之后。老家伙从身后抓了一把空气,随后向着饕餮推了过去:“一点见面礼,上次你来找睚眦的时侯。老人家我就想给你的。要不是被张松耽误,这件小玩意早就到了你的手里。”

  “这是真龙的逆鳞……”饕餮的眼睛已经快瞪了出来,它虽然是龙种。可也不能完全看到逆鳞法器的原貌。饕餮的眼里只有一个大概样子,模模糊糊近乎透明的好像大号盾牌一样的东西。逆鳞是龙族至宝,平时连碰都不能碰的,现在整块做成了法器,这个饕餮连想都不敢想的。

  如果说人或者妖物使用逆鳞法器的话,会有几率被强大的修士发现行踪。不过如果是饕餮这样的龙种,用逆鳞遮挡身型、气息的话,就连徐福这样的万年一遇的方士都发现不了。有了这块法器,加上归不归在一起出主意,或许坑广仁一次,也不是多难的事情。

  归不归是除了广仁之外,天底下最了解徐福的人。他甚至猜到了在那位大方师有极大的可能。留下自己的神识看守法器。能让徐福这么小心翼翼隐藏的法器,除了帝崩之外,也没有什么了。

  张松、归不归两个人都是人精。一顿饭的功夫便将计划想了出来。张松、饕餮他们俩先混进广仁的队伍当中,然后找机会让饕餮扎死离开,让它用逆鳞法器隐藏身体跟在周围,找机会下手将那件法器偷出来。

  为了增加真实性,张松还将之前找到的一具龙种囚牛尸体贡献了出来,由归不归先一步藏在山上的某处地点。剩下的就是张松如何巧遇广仁的车队,又如何恰到好处的指出来归不归留在地图上面队伍破绽,从而混进了广仁的队伍当中。

  虽然从头到尾,广仁都是小心防备这个油滑的胖子。不过还是一步一步的走进了他和归不归设计好的陷阱当中,包括之后饕餮被睚眦变化的怪兽吃掉,广仁心里也是不信的,只是这位大方师自己都行不通那两条大腿的残尸上面怎么散发出来龙种的气息。

  第一次伊秧带着火山、张松前往姜志墓室的时侯。隐身的饕餮便一直跟在身后。等到伊秧、火山下到楼梯时,它也跟在身后。连那位徐福大方师的神识都没有发现它的存在。如果不是迷宫耽误了一些时间,这口木箱子恐怕早就被它偷出来了。

  看着地上的这口箱子。张松没有敢轻易的打开检查。这种传说中的法器能不碰还是不碰的好,现在就等着在归不归的手里得到些好处,稍后再把这件法器转给那个老家伙就好。如果可能的话,再向广仁卖个好,卖了归不归也不是不能商量的。

  足足等了归不归一天,到了第二天天黑的时侯。那个老家伙才笑嘻嘻的出现在张松的洞府前。相比较归不归自己的洞府,这里没有什么强大的阵法护门。只是靠着张松设计刁钻的入口,饶是归不归这只老狐狸,也是足足找了半个时辰,才找到的洞府入口。

  归不归进来之后,自来熟的找了一只石凳坐下,冲着张松笑着说道:“怎么样?老人家我说的没错吧,事情算计到位,伤的就是别人的身。你看看谷元秋、伊秧那些神仙又怎么样?更别说里面还有徐福的神识了,这个时侯他们自己都想不通,好好的帝崩怎么就无缘无故的丢了?”

  “归不归,不是我说你,我也没有想到你会空着手来。”张松上下打量了一番归不归之后,看着老家伙空空如也的两只手,继续说道:“听说你这些年净坑人家东西了,应该不穷啊?你这么空着手来,是逼着我把这件法器还给广仁大方师?就说我的睚眦无意中从老家伙你的手里夺来的。他怎么也要用半个方士一门的家底来换吧?”

  “看你那点出息,方士一门那点家底还值得惦记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现在老人家我已经替你传出去了,帝崩就在你张松的手里,大家都开开价,什么都可以谈谈嘛……”

  张松听了嘴巴半晌都没有合拢,当下一脚踹翻了木箱,从里面拿出来一个圆柱形状的法器,对着归不归骂道:“老不死的,我轰碎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