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八十五章 神偷

第二百八十五章 神偷

  神识苦笑了一声,直到现在他脸上流露着一丝不可思议的表情:“我也没有想明白,这里明明只有一条路的,除了你们也没有别人……”

  说到这里的时侯,神识的脸上多了一种古怪的表情。他的目光在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的脸上转了一圈之后,自嘲的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刚才你们也在这里的,这里的禁制除了我之外,不可能还会有人使用遁法进去,这么一眨眼的功夫消失不见。老家伙,能把你我都算计在这里,我已经想象不到还有谁了。你说是不是?张松……”

  这时候。藏在角落里面的张胖子走了出来。他哭丧着脸说道:“不是我说,就算您老人家是大方师,这话也不能乱说啊。您问问归不归这个老家伙。我本来不想来的,是那几位神祇逼着下来带路。死了的冬凤怎么说的来着?我要是走了,就用融化的金水烫死我……不是张松我要赖在这里。真的是走不了啊……”

  张松本来就不是靠着术法成名的,再次出世之后术法更加可以用退步来形容了。让他从这里走到迷宫的尽头再回来,现在他可能只走了一半不到。剩下的就剩下两个晕倒的方士了。这两个人能捡回来性命已经可以偷笑了。

  “不用想了,那件法器早晚会出世的,到时候自然就知道是谁偷的了。”归不归嘿嘿一笑,看着这个幼年玩伴的神识。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不过法器现在是找不到了,你呢?回去向本体复命?还是继续在陆地上寻找帝崩?”

  “复命……”神识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家伙你说的简单,回去之后我的下场是什么?还不是要被本体同化吗?这么多年我看守帝崩,虽然一直都困在这里,不过总算也有了自己的意识。回去——那就什么都没有了……从现在开始,他是海上的徐福,我是陆地的徐福。”

  当初燕哀侯、问天楼主姬牢的神识脱离本体久了,都有过变成独立个体的事例。现在轮到了徐福身上,吴勉、归不归并没赶到如何意外。只不过一边的广仁还是有些接受不了:“您还是回去得好,回到本体身边您才是名正言顺的大方师。现在这样名不正言不顺。”

  “广仁,我虽然只是一缕神识,也算是你的师尊。你入我门下,我就是这样教授你尊师重道的吗?”说到这里。神识的眉头皱了起来,对着已经不敢出声的大方师广仁说道:“带着火山离开这里,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们俩……”

  虽然是神识,但是广仁的脸上露出来只有对徐福才会表现出来的惊恐之色。当下他跪在神识面前,连连赔罪。无奈神识已经完全不理会他,再次重复了刚才的话:“广仁。你还想我再说一遍。好!如你心意——带着火山离开这里,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们俩。还要等我亲自动手请你们离开吗?”

  广仁的脸上露出死灰之色,顿了一下之后,跪在神识的面前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之后,这才将火山背了起来。对着归不归说道:“归师兄,还有两位同门就麻烦你了。我在上面留人。你们几位出去的时侯将他们俩交给留守之人就好。”

  说完之后,广仁背着火山顺着楼梯口纵了上去,随后施展了五行遁法离开了这里。

  “其实你说一句不能把广仁爷俩带在身边就行了。不用这样撵他们走的。”归不归嘿嘿一笑,看着神识继续说道:“不过这样也好,广仁正愁找不到海上的徐福。天天被他们师徒缠着是没有什么意思。老人家我还有一件事打听一下,你们家本体分给你几成的神识?”

  “你去问那个徐福吧,他会告诉你的。”神识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帝崩没有了也是件好事,起码我不用再在这里守着了。老家伙,这里归你了……”

  说话的时侯,神识的颜色开始慢慢变浅。随后在吴勉、归不归的注视之下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时,吴勉对着归不归说道:“之前听你说过,在秦王宫里面见过徐福的神识。刚才的神识和你说的那个不大一样,什么时侯你在他面前那么随便……”

  “刚才的神识是徐福早期留下的,说句不客气的话,那个时侯老人家我还是他亦师亦友。一些能说不能说的话,闭着眼睛也就说了。”一句话将归不归的往事引了起来,想起来那个时候老家伙多少有些唏嘘。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之前的秦王宫是他出海之前留下的神识,那个时候能说不能说的话,基本上都不说了。别看都是神识。差的太多了。”

  这个时侯,小任叁来了精神,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你又胡说八道了,要不是你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后来也不至于能说的不能说的都不敢说了。”

  一句话说完,小家伙顿了一下。随后换了一副乖巧的样子对着空气说道:“老头儿你什么时侯到的?来了也不知道和我们人参说一下,你可别说那件什么法器是送给人参解闷玩的。我们人参可是消受不起……”

  听到小家伙说到了席应真,老家伙便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急忙陪着笑脸四下去找大术士的身影。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席应真,归不归有些不解的对着小任叁说道“咱们席应真爸爸给人参你传音了,他是快到还是已经到了?”

  小任叁劈了撇嘴,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你装什么糊涂?不是我们家席应真老头儿。还有谁有这个本事?能把拿什么法器偷出来,还不被徐福神识发现的?”

  听到只是小任叁瞎猜,归不归这才松了口气。当下苦笑了一声。继续说道:“谁说是你们家应真先生来了?你也不想想他什么时侯干过偷东西的事?他老人家从来只会偷人,看好了什么东西他是硬抢。”

  被小任叁搅了一下,百无求也以为是那位大术士到了。现在听到归不归说死了和席应真无关,二愣子的好奇心又起来了。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不是那个老头儿还是是谁?老家伙你说说看,那个不要脸的偷走的帝崩?”

  归不归笑了一声,说道:“这个徐福自己都说不明白。你爸爸我问谁去?走吧,大家伙到里面看看,里面才应该是姜志老前辈的墓室。也难为徐福那个老家伙怎么找到的这个地方,张胖子,知道你没有心思陪我们去看死人。把那俩方士带上去吧,这里没你事了。”

  “难得老家伙你也说了句人话,不是我说,就不陪你们了。张松我出世也差不多一千多年了,这次真是赔到姥姥家了……”

  三四个时辰之后,被折腾得精疲力尽的张松出现在了一座山洞前。他左右看了一圈,确定没有人跟着他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进了山洞,钻进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这里暗藏阵法,张松直接从这里转移到了另外一座洞府当中。

  这座洞府比起来吴勉、归不归的那个只大不小。张松进来的时侯,那个被妖兽吃了一半的饕餮正好端端的在烹煮着什么肉食,看他身边被剃干净的骨头架子,正是之前张松发现给啃噬了一大半的‘饕餮’两条大腿。

  看着被剃干净的大腿骨棒,张松就是一皱眉,说道:“咱们不是说好了吗?好不容易找到的囚牛,就不吃了吗?论起来你和睚眦要管它叫大哥……”

  “最后和你说一遍,我烹煮菜肴的时侯,你最好不好招惹到我。小心把你做了晚餐……”饕餮看都不看走进来的张松,只是用脚将一口樟木箱子向着张松推了过来:“都被你算准了,里面还真是徐福的神识看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