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八十四章 调虎离山

第二百八十四章 调虎离山

  神识对着两位大方师说话的时侯,谷元秋、伊秧和冬凤三神正在相互交换着眼神。知道了看守帝崩法器的竟然是徐福的神识之后,把三神之前的计划都打乱了。

  “他不是徐福本人,只是一个只有本体几成力量的神识。我们不是没有机会……”伊秧、冬凤的脑海里面同时出现了谷元秋的声音,原本二神已经起了放弃的心思,被谷元秋几句话又将马上就要熄灭的火焰重新点燃了起来:“我承认徐福是个万年一遇的方士。他本体我们三个联手未必赢得了。不过我们眼前的只是一个神识,他最多有徐福的两成术法。五分之一的徐福,我们三神联手没有胜算吗?”

  谷元秋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不过伊秧、冬凤是亲眼见到刚才这神识无视谷元秋神力的。看着二神有些迟疑的表情,他们的脑海当中又出现了谷元秋的声音:“五分之一的徐福都赢不了,我们也不用等别人来弑神了。也不用做什么神了,我们自己了断早日投胎吧……”

  他们三位神祇加上死在吴勉手里的赤胆,和跑腿的平妖虽然神力高低分明。在天上却都是散仙的身份,并没有什么高低上下之分。都是被谷元秋打通天界、凡间的话打动,这才加入进来。如果现在伊秧、冬凤要撤出。谷元秋也是没有什么办法,现在连灭口都晚了。

  不过谷元秋的话还是有作用的,伊秧本来就和他走的近。当下身子有意无意的向着谷元秋的位置靠拢了一下。而冬凤眼看着那件传说的法器就在眼前,只要过了神识这一关就可以拿到。帝崩在手打通了人间和天界的通道之后,就连天上得正神都不敢再藐视自己。眼看着成功就在眼前,就差最后一步,现在撤出也许以后真的后悔莫及。

  当下,冬凤也似有似无的冲着谷元秋点了点头。这位当年创建了方士一门的名宿这才有了点底气,趁着神识和广仁说话的时侯,暗中将全身的神力集中起来。趁着神识完全不留意自己的时侯,和伊秧、冬凤一起将所有的神力都打在了神识的后心上。

  看着三束耀眼的光芒打在了神识的后心,他几乎没有任何反抗,顺着一声巨响,神识的身体被打成了碎片,散落在广仁、归不归等人的面前。距离他最近的广仁、火山被巨大的冲击力卷起来飞了出去。看到这一幕之后,谷元秋心中狂喜,神识一死再也没有能拦得住自己的人,走到迷宫的尽头法器就是自己的……

  不过虽然一击偷袭得手,谷元秋心里还是有些异样的感觉,仿佛有什么自己没有注意到的事情。看着地面上已经碎的不成样子的碎尸。他的心里也是隐隐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头。

  “元秋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跨过我的尸体,前去抢夺法器的,是吗?”这个时侯,冬凤所在的位置突然传来了神识的声音。谷元秋、伊秧二神顺着声音看过来。徐福的神识正好端端的站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俩。如果说这个是神识,刚才被打成肉碎的又是谁呢?

  徐福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对着谷元秋说道:“当初邱武真大方师曾经对我说过,成仙得道就是要放弃一切凡人的七情六欲,什么喜怒哀思悲恐惊的统统扔掉。不过真正做到这样的神祇也没有几个。现在看来无求先生你做到了,连自己人都动手。这样断人性的事情都做了,难怪你是方士门中第一个成仙得道的。”

  被炸成肉碎摊在地上的竟然是冬凤。不可能!自己这个神祇动手的时侯眼睛眨都没眨一下,不可能徐福换成了冬凤自己还不知道。不过在看地上的衣衫碎片,正是刚才冬凤穿过的无疑。徐福到底强大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程度?一个神识就这样。本体还得了吗……

  这个时侯,伊秧转身就向着被毁掉的楼梯位置跑去。整个迷宫当中都下了禁止,不能从这里使用遁法离开。当下他只有逃回上面一层的墓室。才有办法施展神力离开。

  “伊秧大方师,你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真的不把徐福当回事了吗?”神识微微一笑,对着已经窜起来向着看头顶出头跳上去的伊秧虚拍了一下,就见已经跳起来的第三任大方师突然失控的重重摔了下去。落地的一刹那,整个迷宫地面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放了伊秧走吧,这件事因我而起,如果有神祇要陨落的话,我一个足够了。”看到动手已经没有了任何希望之后,谷元秋重重的叹了口气,随后转身对着一口金色鲜血刚刚喷出来的伊秧继续说道:“是我连累你们了,罪孽我来承担。你回到天上吧。看在方士一门名宿的份上,徐福不会难为你……”

  “话不能这么说,刚才几位神祇也没有看在徐福也是方士一门名宿。就把我放过了。”徐福微笑着打断了谷元秋的话,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几位都是窥探过帝崩法器的,现在放了你们离开。有朝一日离开的人还会想其他的办法,带更强的帮手前来。这么多年清净惯了,实在不想再有人来打扰。既然来了就别走了……”

  这个时候,被神识力量惊谔目瞪口呆的百无求反映了过来。二愣子皱着眉头对归不归说道:“老家伙,这个神识也不老地道。有这么大的本事,之前还会让火山受……”

  百无求的话还没有说完,已经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捂住了嘴巴:“傻小子别乱说话,你以为谁的心眼都和爸爸我这么大吗?救人和救己能一样吗?现在你爸爸我被人砍了一刀,有人要砍你一刀。你自救的自然反应也不一样……”

  百无求有些不屑的说道:“老家伙你都被人砍死了。老子还自救个屁!当然是把脖子凑过来让他砍啊。这样多好,这辈子跟你走,下辈子手拉手……呸!听着怎么像是搞破鞋的……”

  “伊秧。我拖住神识,你走你的……”说话的时侯,谷元秋的身子一闪,冲着神识扑了过去。一瞬间他的身体变得透明起来,他的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柄半截铜剑,举着铜剑向着神识砍了下去。

  就在这个时侯。脸上一直露着淡淡笑容的徐福脸色突然变了。他完全不理会谷元秋,目光对着远处迷宫的尽头看了过去。脸上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在铜剑落下来的一瞬间,神识的身体突然消失。谷元秋一剑砍空,身子差一点倒在地上。

  站稳之后,他马上对着正要冲过来帮忙的伊秧说道:“法器那里有变化……不管了,我们先离开……”

  二神祇当下顺着楼梯口窜了上去,在跳上去的一瞬间,他们俩已经施展了神力消失的无影无踪。

  “岂有此理!你们竟然敢调虎离山……”迷宫尽头传来了神祇的咒骂声,随后人影一闪他又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他回来的时侯买慢了一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二神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个时候的神识脸上终于出现了焦急的表情,不过他毕竟是从徐福那里分离出来的神识。只是片刻之后便恢复了冷静,随后冲着归不归苦笑了一声,说道:“老家伙,这次让你看了笑话……”

  归不归跟着轻轻笑了一下,看着神识说道:“那件法器真的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