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徐福得看守

第二百八十三章 徐福得看守

  一句话说出来之后,三神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随后猛的回头向后看去。他们天上神明竟然都没有发现身后站着一个‘人’,这个‘人’竟然就是刚才数次阻拦伊秧和化身冬凤的谷元秋的神祇。

  之前他们数次交手,谷元秋和伊秧完全没有和他抗衡的本事。如果不是最后用火山当作了盾牌,现在他们可能被困在迷宫当中。这位神祇身穿一件黑色的斗篷。斗篷帽子里面是一层薄薄的烟雾,隐住了他的相貌,外人无法看清这位神祇的相貌。

  近在咫尺,自己三位神明竟然无一人发觉。想起来已经算是一件买骨悚然的事情,好在之前伊秧、谷元秋已经有了对付他的经验,当下伊秧将还在昏迷当中的火山掀了起来。抓住了他的小腿,将火山当作武器来用打向这个一身黑的神祇。

  谷元秋完全不顾火山的安危,伊秧动手的同时。已经施展了神力,向着已经末代大方师的后心打了过去。如果神祇伸手去救火山,这一下便打在了神祇的身上。如果他看穿了不去相救。那么这一下实实惠惠的打在了火山后心,就算这位末代大方师是铁打的,这一下也要将他打化了。

  之前伊秧和便是这样用火山作饵逃出生天的。那次神祇是失手误伤了火山。不过照样再来一下的话,活着的最后一任大方师就要改成广仁了。

  “和刚才一样……”黑衣人开口的时侯,已经伸手抓住了末代大方师的肩1秋的手上。一声闷响之后,伊秧抓在火山小腿上的手被这股力量弹开,黑衣人得手之后,将火山扔给了一边紧紧跟随三神的广仁,同时他自己向前一步,替火山承受了谷元秋的神力。

  “嘭!”的一声巨响,黑衣人的胸前出现了一个冒着电光的巨大火球。这是谷元秋积攒神力的一击,火球当中充斥着他的神力。原本以为这一下之后会让黑衣人身上带伤。不求一击制敌,只要他受伤之后行动缓慢,神力无法后继。加上伊秧、冬凤二神一起动手,胜负的天平便会向着他们这边倾斜。

  不过转瞬之后,让谷元秋三神惊诧不已的场面出现。黑衣人竟然向前一步从火球当中穿了过去,火球还是那个火球,黑衣人也还是那个黑衣人,看着没有丝毫的变化。谷元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情……

  “同样的招数。不要在我身上施展两次。”黑衣人说话的时侯,并没有动手对付三神,而是转过神来看向了吴勉、归不归的方向。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之后,对着老家伙说道:“归不归,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冲着黑衣人说道:“大家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老人家我又喊了你几百年的师尊。说句不恭敬的话,一把火把你烧成灰,我老人家看一眼也能认出来这就是大方士徐福的骨灰。”

  这句话说完,谷元秋三神大惊。他们三个现在有所顾忌的除了那位爱打嘴巴的大术士席应真之外,就是还在海上钓鱼的大方士徐福了。一瞬间,谷元秋已经明白出了什么事情了:“你是徐福的神识……徐福竟然分离神识来看守帝崩……”

  “不需要你来提醒我是不是神识……”说话的时侯。黑衣人将头上的斗篷摘了下来,随后他脸上的薄雾消失,露出来一张四十来岁。留着三绺墨髯的清秀脸庞。和当初吴勉初见徐福相比,面前的神识看着似乎要年轻了几岁。

  虽然黑衣人只是徐福的神识,不过广仁还是毕恭毕敬的走过来。将昏倒的火山放在一边之后。对着面前的神识行了大礼。礼毕说道:“弟子广仁多年不见师尊,想不到再见面之时还是托了师尊的福佑才保的周全……”

  “你也是不容易,不到万不得已的时侯。我们也不会在这里相见。”神识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那么说来,方士一门已经覆灭了吧?广仁,你想用这件法器中兴方士宗门吗?”

  “师尊误会了,方士一门已经彻底崩塌,已无中兴的可能。”广仁看了一眼已经凑到一起的三神之后,继续对着神识说道:“师尊在这里看守法器时日久远,外面已经天下一统,朝代也更替了几次。就连天上的神祇都有私下凡间,窥视帝崩法器的。弟子为师尊介绍……”

  “不用介绍了,这几位神祇我还是认得的。”神识回头看了三神一眼,轻轻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方士一门的创门名宿谷元秋,第三任大方师伊秧,我初入方士宗门的时侯。逢初一十五、各大年节都是要向两位前辈磕头的。冬凤修士与我还有一面之缘,当初为周天子举办祭天大典,我是见过冬凤前辈的。只不过后来前辈失踪。我还想过是不是飞升成仙了……”

  “既然你还认我与元秋先生,那么我这个第三任大方师要借帝崩数日,不知道徐福先生你是否可以割爱几日?”看到徐福已经将话题引了过来,谷元秋与伊秧交换了一下眼神至后,伊秧开口继续说道:“算起来帝崩也是从我的手上传过去的,只是暂借旧主几天,这个要求不过份吧?”

  “伊秧大方师开口,本来我是不敢反驳的……”徐福微微的笑了一下,广仁一生都在学自己的师尊一颦一笑,他平时待人接物基本上也是这种笑容。只不过现在看着徐福的浅笑,似乎有广仁一辈子都学不会的意境。

  顿了一下之后,神识继续说道:“不过帝崩事关重大。诸位神祇刚才的举动让徐福不敢轻易许诺。想要暂借法器,还请几位神祇说出来借用神祇的用途。否则的话,几位想要借走神祇,就只能和之前一样,从迷宫里面走出去。过了徐福这一关,法器自然是几位神祇的。”

  之前谷元秋、伊秧只是在天界听说过徐福。只有冬凤和这位大方师有过一面之缘。原本以为徐福比席应真强大有限,想不到只是一个神识守在这里,已经他们三神有些吃不消了。

  刚才这神识能穿过谷元秋神力凝结成的火球,而自己毫无无损。三神已经没有了和他动手的可能。犹豫了片刻之后,谷元秋终于开口说道:“说说也没有什么大碍,我借帝崩是要打通凡间通往天界的道路。到时候再没有什么渡劫、飞升,世间的修道之人只要多少有了一些根基,便可以直接通往天界。那个时侯再没有什么人、神之分,神就是人、人就是神。凡间众生也不用连年征战,为夺一城一池而死伤惨重。遇到争执由天界的神祇替他们定夺……”

  “元秋先生请住口,不用往下说了,我已经听明白了。”神识轻轻的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原本我是想着你们当中有人可以带走帝崩的,我看守了这么多年,腻了也累了。原本本体交代给我的是,只要广仁、火山前来,便可以带走帝崩,其他胆敢窥视法器的宵小一律诛杀……不过过了这么多年,我突然开窍了。广仁、火山带走了帝崩,你们真守的住这件法器吗?”

  说到这里,神识转头看了一眼广仁、火山,随后继续说道:“你们去找我的本体,和他说,换一个可以守得住帝崩的人前来。在神祇的面前,你们俩太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