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另外一个神祇

第二百八十一章 另外一个神祇

  一句话说出来让冬凤的眼泪流出来,她冲着一眼望不到头的迷宫深深的吸了口气。犹豫了片刻还是不知道应该先迈那条路过去合适,这个时候,谷元秋慢慢的走到了她的身后,在冬凤的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几个字说完,本来还面露惧色的冬凤好像变了个人一样。木然的回头看了谷元秋一眼。不知道谷元秋说了什么,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冬凤便好像头胎换骨,身子一闪几道残影之后,人已经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看着冬凤消失的背影,百无求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姓谷的神仙说了什么?你看那个小娘们刚才眼泪都含眼圈了。现在好像不是她了一样,不是老子方她。这个小娘们看着怎么突然多了一脸的克夫像……”
  
  “不要乱说,老人家我看着那是旺夫相。”归不归偷眼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谷元秋。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傻小子你会看什么面相?会看面相的话,你照镜子的时侯早就吓死了。别信什么两腮无肉。老公无寿这样的狗屁话。那就是骗无知妇孺解难钱的……元秋先生,老人家我斗胆问一下,刚才您对冬凤神只说了什么神谕?六个字她的胆子就这么大了。您要是在受累说十二个字是不是他就要去找席应真大术士讲理去了?”
  
  谷元秋冷冷的看了归不归一眼,并没有回答他的话。随后神只马上将目光走转到了那一片无尽的迷宫当中,看他全神贯注的样子,完全把身边这些人当作空气了。
  
  这个时候,看到女神只消失之后,一直没敢说话的张松终于趁着这个时侯,对着谷元秋说道:“元秋神只,您老人家刚才明明说过的,我说了在上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您老人家便放我回家看孩子。不过冬凤神只不放我走啊,您看这样好不好,我家里还有二百多岁的重孙子,您放我回去看孩子去。等到冬凤神只回来,您受累跟她解释一下,您是大哥,冬凤神只一定会听您的话。没什么事情的话,张松我就告辞了,有机会您来家坐坐。张松我一定好好招待……”
  
  张胖子的话还没有说完,谷元秋背对着他挥了挥手。张松开始还以为神只在示意自己可以走了,没有想到的是,顺着谷元秋手势的摆动,张松的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掀了起来。他的身子在半空中翻了个滚之后撞塌了一面石墙,被倒塌下来的石块埋葬了起来。
  
  “冬凤找到伊秧之前。你们谁也不可以离开。”谷元秋终于回过了头,看了身后的这些人一眼之后,冷冰冰的继续说道:“你们不想看看徐福留在里面的法器是什么吗?就算你们长生不老,今天之后恐怕也没有第二次见到法器的机会了。”
  
  “什么法器不法器的,老子不稀罕。不让走你早点说一声啊,这算是什么意思?”这时候。百无求走到坍塌的石墙那边,从废墟当中将满身是血的张松扒拉了出来。
  
  看着已经没有力气爬出来的张松,二愣子的眉头皱的更紧。对着他说道:“不是老子说你,你不是还养了一只睚眦吗?把你儿子叫出来弄他啊。谁和老子说的睚眦是手最黑的龙种来着?对了,和你一起搭伙的吃货呢?老子就说看着你自己孤零零的好像少了什么?怎么。俩龙种一个都没留住?都跟人跑了?”、
  
  听到张松手里有一只睚眦的时侯,谷元秋都不由自主的回头看了这个胖子一眼。看着这位神只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后悔刚才给了张松的这一下。不过归不归看着张松的眼神却有了另外的意思。老家伙笑眯眯的看着满脸是血的张胖子,喃喃自语的低声说道:“在神只和大方师的面前耍花样,你的胆子也算是不小了。”
  
  这时候的张松被砸了满脸的血,也解释不了什么。还是广仁身后的蒋员凑趣,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听的百无求直拍大腿:“可惜了……真是可惜了,那个胖子做菜的手艺真不错,老子还说看见了要再吃它一顿的。可惜了,那么好的手艺以后吃不到了……”
  
  就在这个时侯,前面迷宫当中突然发生了一阵巨响,随后就见远处的迷宫石墙成片成片的倒塌。紧接着听到空气里面传来了久违了伊秧的声音:“那是什么,刚才就是它一直拦住去路的。有她拦住我们回不去……”
  
  “出不起?没有那回事……”这人的语调虽然还是冬凤的,不过说出来的气势却是另外一个人的。那个人就站在吴勉、广仁等人的身前。从冬凤离开之后他便越来越不自然起来。
  
  这个时候,就见从刚才发出巨响的地方,瞬间爆发出来一道耀眼的光芒。随后从发出光芒的地方传来了火山的一声惨叫。随着这声惨叫,吴勉、归不归等人的眼前一花,三个人影已经使用遁法凭空出现在他们的身前。
  
  三个人当中一个红头发的男人已经倒地,正是方士一门最后一任大方师火山。另外两个人影正是伊秧和去寻找他的女神只冬凤,这个时侯的冬凤身上散发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威严。重新出现在众人身边之后,她马上回到了谷元秋的身边,在他的耳边低声的说了几个谁也听不懂的字节。
  
  短短几个字转瞬说完,就见谷元秋和冬凤二神同时松了口气。一边的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到底是神仙,这样置换仙体的事情比换衣服还简单。我们凡人老百姓只能夺夺舍,这样置换身体的事情是想都不敢想的。”
  
  归不归说话的时侯,广仁已经到了趴在地上的火山身边。这位大方师铁青着脸色看着自己弟子胸前已经被大开膛。胸前的肋骨齐刷刷的断裂,从裂开的伤口中可以看到火山胸膛里面一跳一跳的心脏。
  
  “你们是靠着火山的鲜血才能回来的吧?”广仁看到火山的伤口开始慢慢愈合之后,起身冷笑着对三神继续说道:“你们用火山做了挡箭牌。替你们当住了攻击之后,才安然无恙的回来,是吧?”
  
  “起码我把这位大方师给你带回来了。”谷元秋回头看了广仁大方师一眼,带有深意的浅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广仁说道:“不过广仁大方师好像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和我们说,如果你早点告诉我们里面的神只不会攻击你和火山大方师。他也不会受这样的痛苦了。广仁,火山受伤的根源在你身上。你藏私,他受苦就这么简单。”
  
  之前伊秧在上面的墓室当中发现了藏在陪葬品里面的暗道,原本他应该回去像谷元秋复命的。不过他自己也不敢肯定暗道里面是什么,当下仗着自己神只的身份,便强迫着火山和他一起顺着暗道楼梯走下去查看。让张松回去禀告在这里发现了暗道的事情。怕这个胖子不用心,伊秧还许诺了教授他自己所悟的夺舍技巧,可以大大规避夺舍时的风险。
  
  没有想到他们刚刚下去,便遇到了一个古怪的神只,伊秧完全不是对手,只能仗着下面的迷宫和神只周旋。之前他听到了谷元秋和冬凤的神曲,自己刚刚想要回应的时侯,另外一个神只却先吟唱了出来。伊秧不敢暴漏自己的位置,只能一直隐忍,最后靠‘冬凤’赶到,利用了神只不伤火山的古怪特性,逼得他失手上了火山,这才趁着这个时侯一起逃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