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墓中墓

第二百七十九章 墓中墓

  “陪葬品里面没有方士的法器……”谷元秋本来是个极为精细的人,如若不是这样的话,当初燕哀侯也不会找他一起创立方士一门。几乎在和归不归说话的瞬间,他已经明白了老家伙的话是什么意思。只不过谷元秋还是有些不解,为什么这个老家伙回来帮助自己?

  “你继续说,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会被关在棺材里?”对着张松说话的时侯,谷元秋已经开始将在墓室当中的陪葬品当中来回的穿梭起来。他经过的地方,金银器具都瞬间化成了汁水,高高堆在地上的陪葬品在谷元秋走过之后,都开始迅速的‘干瘪’了下去。

  谷元秋发话,张松不敢不说,当下这个胖子继续说道:“我们刚刚进来的时侯还是好端端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当时伊秧大方师看到地上有燃尽的香灰,还向火山大方师要了一根祭香祭拜。我还跟着磕了几个头。伊秧先生上完香之后便在这里转悠起来,当时我的右眼眼皮一个劲地跳,还和他说了别惹事。看完了快点回去向您复命。

  没想到伊秧先生一定要打开石棺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您是知道的我的胆子小不敢靠前。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人一神两位大方师将石棺棺盖打开,棺盖打开的一瞬间。伊秧大方师便“咦?”了一声,我也是好奇,看和两位大方师都没出什么事情,就上面看了一眼。当时我看到棺材里面一团黑,什么也看清楚。正要去问他们俩看到什么的时侯,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再睁眼就是刚才……”

  张松是夺舍才活到现在的,他也不是依着术法成名的。谷元秋不相信张松一个人便能暗害了伊秧,再说这样的人。而且他把自己关在棺材里面,如果不是自己张松早晚会闷死在里面。那么伊秧、火山他们俩去哪里了……”

  就在这个时侯,站在门口看热闹的百无求突然指着满地金水银汁的地面说道:“你们看看那里,看到了没有?就是那里……下面是不是有了口子,你们看看化了的金水都流下去了……老子不是说你糟蹋东西,你要化金子提前说一声,老子找个大瓮接着……”

  百无求胡说八道的时侯,众人已经看到了在满地金银汁水当中的角落,不断的有气泡冒出来。随后气泡消失,众人看着这些汁水从这个所在慢慢的渗了下去。看到了这个‘漏点’之后,谷元秋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踩’着满地的金银汁水向着哪个所在走了过去。

  这个时侯,已经说完了的张松看着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那一地的金银汁水的身上。见到没有人再意自己,这个胖子便慢慢的向后退去,打算找个机会离开这里。现在他们这些人虽然还没有翻脸,不过一旦真看见了那件传说中的法器,想不动手也不可能了。

  就在张松那个身子已经退出墓室的时侯,背对着他的冬凤突然开口说道:“你如果敢离开,我就把你扔进这滚沸的汁水里面。这里没有供你夺舍的皮囊,想清楚再迈脚……”

  一句话让张松有回到了墓室当中,他擦了把冷汗之后。站在蒋员的身后,自言自语的嘀咕道:“不是说了,我讲完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放我们走的吗?这到底是放还是不放?都是神仙也不能一人一个说法吧……”

  里面也没有人搭理他,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一地金水的漏点上。谷元秋已经等不到金水被彻底地做流干,当下伸手对着金水的漏点处虚抓了一下。随着他的手一提,一块两三尺见方的铜板被凭空提了起来。露出来地面上一个黑漆漆的窟窿。

  这快铜板上满是坑坑洼洼的窟窿,应该是被滚烫的金水烧熔的。就算谷元秋不动手,再有片刻的功夫这块铜板差不多也要被融穿了。到时候地面上的金水有了大的宣泄路径,只是片刻的功夫,附近的金水便从窟窿这里流了下去。

  这时候,周围的人都凑了过来。就见谷元秋面前的窟窿是一个通往地下的楼梯。现在楼梯上布满了黄灿灿的金水,看着有些诡异的和感觉。

  “这里是给盗墓贼准备的疑冢,下面才是姜志真正的墓室。我说的没有错吧?”谷元秋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广仁、归不归他们说道:“伊秧、火山已经是发现了下面的所在,亲自下去寻找姜志先生的墓室去了。担心上面没有人看守,应该是伊秧使用了迷幻之法,迷了张松将他们下去的痕迹擦拭掉,然后张松自己……”

  说到这里的时侯,谷元秋看了一眼站在门口。不敢进来也不敢退出去的张松。突然反应过来这件事情是自己想错了,按着伊秧的性格,如果说是防着张松捣乱的话。没有必要将棺材盖扣上。这么做完全是要至于张松死地的,当时现场还有第四个人……

  想到这里的时侯,谷元秋开始觉得事情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了。当初在静心湖和广仁、火山见面那次。他就是存着打草惊蛇的目地。逼着广仁将方士一门最隐秘的法器——帝崩拿出来,想不到的是在那里遇到了吴勉、归不归和席应真这些人,自己吃了大亏不说,最后还舍了赤胆这一位神明。

  现在每每想起来这件事,谷元秋还是几乎一口鲜血喷出来。不过好在他神不知鬼不觉的在火山的身上下了印记,虽然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装着乘坐大船去寻找徐福大方师,不过他们回到陆地的时侯,还是被谷元秋发现。只不过这次谷元秋学的聪明了,只是远远的在三十里外跟随者流在火山身上的印记。一直跟到了这里。

  本来想着到了这里之后,三下五除二的将广仁、火山打到,抢走那件大法器的。没有想到冤家路窄,竟然在这里又遇到了吴勉、归不归这些人。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每次看见那个白头发的小白脸,谷元秋便莫名的一阵心悸。他明明是已经成仙得道的人,为什么会再出现心魔……

  有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再次,谷元秋不能轻举妄动。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对着有些心虚的冬凤说道:“还要劳烦你一下,如果我猜的没错,伊秧和火山就在这下面。你下去相助伊秧,如果遇到不便的情况,直接叫喊我会下去相助的。”

  没有了赤胆,冬凤便是唯一一个背黑锅的人。她没有选择的点了点头之后,走到了楼梯上方向下看了一眼以后,直接踩着楼梯一层一层的走了下去。好在耽误了一会之后,这些金水已经慢慢色凝固,走在上面也不觉得如何湿滑。

  看着冬凤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了楼梯当中之后,谷元秋转头看了看吴勉、归不归和已经被三名方士围起来的广仁,反而显得自己这边人单事孤起来。

  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谷元秋说道:“这次没见应真先生,也没有见到个人参娃娃在一起的小女孩,不知道他们老少哪里去了?”

  “我们家席应真老头儿送瘟神去投胎了,你也想去投胎吗?排队……”小任叁有些不记得的哈哈大笑了一阵,归不归一个劲的向他摆手,这个小家伙好像没有看到一样,继续说道:“他不想放了瘟神,又不想杀了,这才送他去投胎了。”

  谷元秋被小任叁说的一个劲冒冷汗:瘟神也叫正神,被席应真送去投胎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