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七十四章 意外的汇合

第二百七十四章 意外的汇合

  原本按着广仁、火山商量好的,广仁带着张松落地之后,会给出报平安的信号。不过火山在坑口等了半晌,也没有等到深坑里面发出任何异常的声音发出来。火山站在坑口连连呼喊了数声,也没有等到回应。

  就在火山的头上冒出冷汗的时侯,坑底终于发出了异常的声音“呼!”的一声。之前的那股黑烟再次冒了出来。幸好火山等人反应的快,在黑烟冒出来的一瞬间已经推开。只是有几个方士后退的稍微慢了一点身体被黑烟扫到,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几个人身体和黑烟接触到的位置都出现了被火烧伤严重的痕迹。如果几个人的反应慢了一步的话,现在可能已经危及到性命了。

  “下面有阵法!广仁大方师已经触动阵法了……”一个精通阵法的方士忍不住对着火山大喊了一声,看到这位红发男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这才低着神声音再次说道:“也许没有那么糟,这是战国时期流行看护诸侯王墓的流珐阵,我都知道自然也不会瞒过广仁大方师……”

  “不等了。黑烟散尽之后,我下去迎接广仁大方师。”这个时侯,火山已经不顾广仁之前的叮嘱。对着身后的其他同门方士说道:“各位方士继续在这里等候,一天一夜我与广仁大方师没有出现的话,你们立即使用遁法下山。回到徐福大方师那里如实述说……”

  说到这里,火山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继续说道:“到时候请转告徐福大方师,如果有什么不测的话,广仁、火山会将法器毁掉,不会让法器落入他人之手。请徐福大方师放心。”

  说话的时侯,窟窿下来冒出来的黑烟已经隐隐开始变淡。火山回头看了一眼之后,等不及黑烟慢慢消散,直接使用术法生生的造出来一股旋风,将窟窿里面的黑烟抽了出来。

  片刻的功夫,看到窟窿里面在没有黑烟冒出来,火山便要纵神跳下去。就在这个时侯,他身后三个方士走了过来,其中一个带头叫做蒋员的开口说道:“大方师,我们和你一起下去。下面不知道什么情况。多一个人多一个照应,起码遇到什么事情还能相互有个照应。”

  按着辈分来说,这些人都是徐福的弟子,算着和广仁一个辈分。他们是受了徐福的指派才到了两位大方师的身边。虽然平时也受两位大方师的号令,不过像这样自告奋勇主动要求的,还是极为少见。

  火山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下面不知道什么情况,如果遇到什么事情,几位不用管我。可以先行回到这里。生死攸关之间,要先保住自己才是。”

  蒋员几个人答应了一声之后,又和其他的方士嘱咐了几句,随后跟随火山一起顺着坑口跳了下去。守在坑口的众方士相互看了一眼之后,自动的结成了阵法守在这里。

  再说火山、蒋员四个人使用了腾空之法慢慢的落到了地上。算着从上面到坑底差不多也要二三十丈的样子,一路下来的时侯。四人都发现下来的通道石壁上都密密麻麻的有一些细小仿佛针孔一样的细孔。细孔里面不断有微微的黑色烟雾冒出来,看着应该就是之前见过流珐阵的黑烟了。

  四个人下到坑底之后,才发现这里的古怪。这里竟然有一个古怪的禁制。头顶上有一团黑色的光晕将坑底和上面分离开。坑底的一切影像和声音都无法传递出去,火山尝试着使用控火术向上打出去几个火球,都给那团黑色光晕拦住。看来除非他们几个上去。要不然的话根本没有办法将下面的情况传递上去。

  不过这样一来,火山几个人的心反而放了下去。看来广仁大方师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的情况,只是无法将下面的消息传递上去。当下。他们和几个人才开始在坑底辨清方向,寻找路径追赶广仁、张松两个人。

  坑底虽然没有什么光亮,不过火山四个人仗着术法还是能看的一清二楚。他们所在的位置在一条甬路的入口处,这条甬路有些潮湿,看起来湿湿嗒嗒的。不过甬路上面有两个占满了泥巴的鞋印,鞋印下面有云朵的花纹,火山一看便辨认出来这鞋印是大方师广仁留下来的。

  整条甬路只有这么两个鞋印,一看便知是广仁留下来的印记。当下,火山四个人不再犹豫,直接顺着甬路向前走去。算着广仁、张松下来不久,他们不用也太久便能追赶到二人。

  广仁不管留下机关、阵法什么的让其他方士前来冒险,当下。四个人都施展了极行之法快速的用过了这条二百余丈的甬路。本来以为出了甬路之后,便可以和广仁、张松汇合,没有想到的是甬路的尽头是一个向下而行的盘山道。

  现在好像是一个空蛋壳。中间是一个无尽深渊,顺着内壁打造出来一条转圈的盘山道。从入口向下看去,又看了一层黑色的光晕将下面的景象挡住。不知道下面什么情况,火山也不敢贸然喊叫广仁的名字。只能顺着盘山道一路向下走去,出了甬路之后只有这一个出口,广仁、张松他们就在这里无疑。

  原本火山四个人是想要施展腾空之法飞下去的,不过蒋员长了一个心眼,他发现盘山道这里多了一个禁制,封闭了腾空之法。摆下禁制的人就是让人一步一步走下去,如果说那个人是徐福的话。谁都说不明白哪位大方师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不过已经走到了这里,火山他们不这么继续走又不行。而且这盘山到修建的年头太长,台阶已经有些风化。完全经不起他们四个人再使用极行之法的冲击力。无奈之下火山四人只能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盘山道实在太长,足足走了一个时辰也没有走到底部不说,还距离那黑色的光晕有些距离。火山有些心急。开始小声的招呼广仁大方师的名讳。他们下来也没有多少时间,为什么好像消失了一样,完全看不到那两个人的一点踪迹。

  “火山大方师,这里有古怪……”看着这条盘山路好像走不完似的,蒋员终于忍不住说道:“我能明白徐福大方师需要阵法来看护法器,不过这样来看怎么也被不像是看护法器的阵法。你和广仁大方师真的确定法器就在这里吗?”

  “蒋员方士。你可以怀疑我,但是不要去怀疑广仁大方师。”火山听到蒋员的语气里面带有质疑广仁的意思,脸色马上沉了下来。正在再说几句的时侯。突然隐隐约约的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终于要赶上自己的师尊了,火山急忙回头做出来一个噤声的动作。随后开始寻找说话声音发出来的位置,找了半天之后,竟然是从他们身边的洞壁里面发出来的。

  当下,火山将耳朵贴在了洞壁上面,随后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傻小子你继续往前挖,没错,你三叔已经把路都趟出来了。你信不过谁还信不过你三叔?人参,你再往前探探,还有多远才能挖进去?”

  “大侄子,不远了,你再加把劲。说不定下一搞头就能挖通……”

  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见火山身前丈的洞壁突然“轰”的一声破出来一个大窟窿。随后几个熟悉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