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七十二章 虚线

第二百七十二章 虚线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饕餮已经消失在了无尽的黑夜当中。
  
  这时候,众方士这才反应过来,除了两位大方师之外,其余的人都跳了起来。取出各自的法器围拢在广仁、火山的身边。紧张兮兮的盯着刚才饕餮被抓走的位地方。
  
  饕餮被抓走的第一时间,只有张松反应了过来,大叫了一声之后追了过去。不过看到没有方士跟着自己一起追下去,这个肥腻腻的胖子又返了回来。对着广仁、火山二位大方师说道:“现在追过去来得及,你们不能看着饕餮就这么死了。”
  
  饕餮是龙种的身份众方士都知道,能瞬间将龙种抓走的妖兽。他们这样的人怎么招惹的起。当下所有人都不说话,目光都停留在两位大方师的身上。这时候的广仁、火山脸色都有些难看,刚才妖兽出现的时侯。两位大方师都没有看清样子。一层薄薄的雾气笼罩妖兽全身,除了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身型和它全身上下赤红的皮肤之外,见多识广如广仁这样的人。都说不清楚刚才突然将饕餮抓走的妖兽是什么。
  
  “来不及了,张松,你我心里都明白现在饕餮的下场……”广仁低沉着声音说了几句之后。冲着想要再去追赶却下不定决心的张松继续说道:“能瞬间掳走龙种的妖兽,就算我们赶过去制服它,饕餮也没有可能复生了。不过这个仇是一定要报的,等到我们上山拿到了法器之后,再回来为饕餮报仇。”
  
  “不行!现在说不定饕餮还有口气,你们这么耽误它才是死定了。你们不管,我来管!”这个时侯,张松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大吼了一声之后,转身再次向着刚才饕餮被掳走的位置冲了下去。
  
  看着张松的身影也消失在了黑夜当中,广仁、火山对视了一眼,随后火山对着身边的众方士说道:“别让张松吃亏,你们自己也要小心……”说话的时侯,这位末代大方师的身子一窜,已经第一个跟在张松的身后冲了下来。
  
  看着几乎所有的方士都跟着火山冲了过去,广仁担心自己的弟子,犹豫了一下之后,也带着仅剩的两位方士一起跟了过去。
  
  他们这些人冲下去不久,边听到前方不远处传来野兽的嘶吼声。最后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了起来。一团巨大的火球从爆炸的位置升到到了半空当中。将附近的景色照耀的宛如白昼一般,众方士继续向着发出爆炸声响的位置冲了下去。
  
  等到众方士赶到爆炸声想起的地方,张松已经晕倒在了地上。在他身边不远处的地方,是一个‘人’的残尸。看着残尸身上的衣物,正是不久之前当中众方士的面烤肉的饕餮。现在这位龙种的上半身已经被妖兽吃掉,只剩下腰部一下的两条大腿。而那个瞬间便将饕餮掳走的怪兽早已经不知踪影
  
  众人还是晚来了一步,当下,有方士将张松救醒,询问他是否看清了那个妖兽的相貌。没想到张松一睁眼,看到了地上饕餮的残尸之后,“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就晚来了那么一步啊……不是我不想救你。我求了那些方士……他们说你死定了,没有人跟着我一起来……找不到帮手我就自己来,结果就差了那么一点点啊……我是亲眼看着你被妖兽吃掉的……本来你是不用死的。你死了……你的兄弟问我要人……我该怎么办……”
  
  广仁知道这么多年。一直都是饕餮在保张松的周全。所说那个龙种并没有什么好心,不过起码也对得起他了。现在自己的靠山被妖兽吃掉了,难怪张松会这样的伤心。
  
  当下众方士小心翼翼的守着两位大方师的身边。担心那个掳走了饕餮的妖兽再次杀出来。火山亲自将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把饕餮的残尸裹在了里面。看着哭起来没完的张松说道:“事已至此还是想想如何为龙种报仇吧,起码日后再有龙种上门要人。你也有说词……”
  
  “现在我也有说词,你们方士不帮忙,它兄弟饕餮才惨死在妖兽口中的。”张松还是对刚才众方士没有加以援手耿耿于怀,擦了一把眼泪之后,他冷笑着说道:“如果你们刚才早听我的话,当时就一起下来救它,饕餮也不会惨死。”
  
  火山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不过看到张松痛失同伴还在悲伤当中,当下也没有和他争执。这时候广仁上来劝慰了几句,张松对这位大方师倒是不敢太放肆。当下抱着饕餮的半截身子又痛苦了一阵,指天发誓要为饕餮报仇。
  
  看到张松的样子好了一点之后,广仁亲自向他询问刚才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刚才张松冲过来以后。便看到饕餮已经从妖兽的嘴里挣脱了出来,正在和这只赤红色的妖兽拼命。不过饕餮当时已经处在下风,张松正要过来帮忙的时侯。妖兽突然狂性大法冲着他扑了过来。最后还是饕餮使用了妖法,发出了一个巨大的火球打在妖兽身上。惹恼了它之后回身将龙种的上半截身子咬了下来,当下张松的面将龙种吃了下去。
  
  听了张松的话之后,还要和他理论的众方士这才莫不做声,这个胖子说的没错,他们早点冲过来的话,或许就是另外的一个结局了。
  
  当下广仁又劝了几句,这才劝的张松跟着他们回到了刚才宿营处。有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之后,众人都没有休息的打算,所有人一夜都没有合眼。天亮之后继续向着山顶行进。
  
  在行进的时侯,张松将饕餮的遗体绑在自己的身上。经过昨晚的求助未果,他对这些方士都没有什么好脸色。不许任何人接触饕餮的遗骸。如果不是龙蜕对他太过重要,现在张松已经翻脸下山了。
  
  走到了中午的时侯,众人总算赶到了地图上标注的地点。不过这个时侯。广仁也发觉到了地图的问题,按着归不归那张地图描绘的终点,没有任何山洞、密室的迹象。火山将带上山的中方士分成三人一组,分头在附近寻找有没有能藏东西的所在。
  
  众人当中只有张松什么都不做,他靠在一块大石上面,冷眼看着众方士忙来忙去。
  
  一直忙乎到了黑夜。众方士还是没有头绪。由于昨晚的变数,广仁没敢再让方士们趁着夜色去找。当下将他们召唤到了一起,等到明天天亮之后再继续寻找。那件法器一定是藏在这山上的某处,虽然归不归还是在地图上耍了花招,不过张松说的对,就算将整个山顶都反过来,一定会找到徐福大方师藏着这里的法器。
  
  劳累了一天,加上对那个凶猛妖兽的畏惧,众方士也没有了说话的意思。他们小心翼翼的戒备着,说不定什么时侯那只妖兽会再次从黑夜当中冲出来,将他们当中的某个人拖走。
  
  而广仁的心思都在地图上面,看来看去他的注意力到了那条根本行不通的虚线上面。白天火山已经亲自走过一趟,沿着虚线来走的确是一个永远走不出来的死循环。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广仁开始对这条虚线感了兴趣,不亲自走一趟的话,他自己也不会死心。
  
  最后,广仁下定决心,趁着夜色带着众方士再走一边虚线的位置。反正现在谁也不敢休息,索性再走一次让他死了这条心也好。就在他们和火山亲自带队沿着地图的虚线一路走下去的时侯,突然一个方士指着不远处的地面说道:“你们看看那道影子……有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