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七十章。虚虚实实

第二百七十章。虚虚实实

  张松的话一出口,广仁和火山两位大方师便同时住了口。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广仁不在说话,火山看了看坐在张松身边的饕餮之后,说道:“归不归和你说了什么了?你和他打什么鬼主意?”
  
  “火山大方师,你这么说可就是冤枉我了。我就是看不惯归不归那个老家伙。看不惯他天天算计这个、惦记那个的。”张松油腻腻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还有那么一点点小事,当初您是亲口答应只要把吴勉、归不归他们请出来,便将龙蜕和玄武肉送给我和饕餮龙种的,我也不知道现在算不算事情办成了,是不是两位大方师可以话赴前言了……”
  
  “你不说。我也要将那两件珍宝交给你们两位的。”听到张松此次的真实目地之后,广仁微微一笑,看了一眼张松身边一言不发的龙种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你也看到了,我们这些人都在赶路,怎么可能将那样的珍宝随身携带?等我们的事情办好之后。约定地点再将两件珍宝交与你们二位……”
  
  “这个可不行。”没等张松说话,饕餮终于忍不住开口继续说道:“按着你们人世间的规矩,什么事情都应该讲究一个先来后到的。你答应我们的事情在先。不把我们的事情解决好,怎么可以再办其他的事情?冷盘已经摆好了自然是要上热菜的,总不能直接上汤羹吧?张松你来说,我说的是不是这个理?”
  
  “我对事不对人,这件事情我就要向着龙种了。”张松呵呵一笑,随后对着两位大方师继续说道:“两位大方师,不是龙种殿下挑理,您二位做的确实有些欠妥。张松我的那点东西不算什么,不过饕餮可是龙种。传到龙族当中有个好说不好听的,知道是您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我们那两件小玩意儿要耽搁一下。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位大方师说话不算话,答应别人的东西舍不得给了。
  
  其实事情也简单,要么您派出手下一位方士跑一趟,将那两件小玩意儿拿出来交到我们的手上。大方师还有犹豫的话,也可以将马车改路,先去一下藏宝的地点。您放心,张松我只要自己应得的,绝不窥探您的宝贝。龙种饕餮您也可以放心。人家是真龙嫡子,什么珍宝没有见过?”
  
  “这个恐怕有些来不及了。”广仁皱了皱眉头之后,继续说道:“我们还有要事要办,实在是耽搁不得。张松先生,念在我们昔日也是同门的情谊上,你们二位在等个三日五日的。等到我们这边的事情一结束。第一件事情就是将珍宝送到二位的手上。”
  
  听了广仁的话,张松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古怪的笑容。顿了一下之后,他再次开口说道:“广仁大方师您要和我谈谈方士同门的情谊吗?当初我位徐福大方师在问天楼做了将近百年的细作,结果连个方士的名分都没有混上。您这是要替徐福大方师收张松入方士门墙吗?”
  
  广仁刚才的话一出口便知道自己说错了,当初张松将问天楼的消息暗通徐福。最后徐福装傻,本来说好的收张松为徒。最后他连个方士的名分都没有得到。最后对方士一门心灰意冷,这才转身去求长生不老之法,最后把自己的性命也打了进去。算起来。张松丢掉性命这件事,根子却在徐福的身上。
  
  看到广仁被张松逼到哑口无言,饕餮再次开口说道:“这有什么为难的吗?这样。你们两位大方师不管去哪里,都带上我和张松。我们俩不给你们添乱,我怎么说也是真龙之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也能照应你们一下。说实话,张松小心眼把你们赖账。我和两位不熟,谁知道你们到底有没有玄武肉?别到时候随随便便勒死一条狗,给我一条狗腿就说是玄武腿了。”
  
  广仁有些后悔让他们俩上车了,现在张松和饕餮有些赖上他的意思了。龙蜕和玄武肉本来已经准备好了,原本是要等着燕哀侯的水陆法会结束之后,火山亲自取来送到他们俩的手上。谁也没有想到谷元秋、伊秧四神突然傻到,打乱了广仁的计划。
  
  现在谷元秋、伊秧应该也在寻找他们的下落,他们都是神只,谁知道会不会已经在藏宝之所设下埋伏了?广仁不敢放火山去冒这个险,看着张松、饕餮死皮赖脸的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最后广仁也是豁出去了,最后索性答应了饕餮的提议。他们两位大方师加上后面三十多跟随徐福修炼几百年的方士。张松、饕餮完全没有耍花招的机会。
  
  看到广仁终于松口,饕餮马上变了一副表情。拉着两位大方师一个劲的打听什么时侯开饭,主食吃什么。肉菜是什么,配的什么酒。听到火山应付他几句之后,饕餮的眉头便紧紧的皱了起来。看来它对车队的饮食十分的不满意。
  
  火山也是无奈,叫停了车队,让后面空出来一架马车专门让给这一人一龙种。不过就在他们俩下车的时侯,广仁突然想起来张松一开始说的话。当下请他暂留在车上,随后从怀里出来画着地图的绢帛,犹豫了一下之后,将绢帛一撕为二。把归不归画的半张地图交给了张松,说道:“徐福大方师当年也夸过你心智过人的,你来看看这幅地图,能看出来什么古怪吗?”
  
  “徐福大方师谬赞了。我哪里是什么心智过人,也就是被人坑的多了,多张了几个心眼。”说话的时侯。张松接过来半幅地图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看到地图重点的时侯,他突然失声笑了起来。随后指着重点的位置说道:“这是谁家孩子的恶作剧?大方师您看看这出口是虚的,按着虚线走又回到了前面的岔路了。不是我说,那个倒霉孩子不是叫做归不归吧?”
  
  地图上面有虚线?广仁差不多已经能将地图背下来了,怎么不记得上面还有虚线?当下急急忙忙拿出来地图,看到终点出口的位置果然看到了一条几乎察觉不到的虚线。和张松说的一样,如果按着虚线来走的话,就回到之前的岔路上了。不过这虚线实在不易察觉,说是绢帛没有叠好,压印到了墨迹也说不清楚。
  
  地图是火山描绘的,当下广仁又将地图交给了自己的弟子。火山看到之后表情也跟着迷惑了起来,他描绘地图的时侯有些紧张,加上过了这么多年,火山自己都没有印象上面的虚线是不是自己画上的了。
  
  看着两位大方师默不作声的样子,饕餮有些不耐烦的拉着张松下了马车。对着脸色已经沉下来的广仁说道:“你们两位大方师自己研究吧,一会开饭的时侯跟厨子说,我们俩的吃食用不着他。多配二十个人的肉食,我们吃的东西自己来做。”
  
  这个时侯的广仁、火山都没有心思管这个,两个人都是紧锁眉头看着地图上面的虚线上。见到两位大方师没有心思搭理自己,张松很知趣的替广仁、火山关上了车门。随后和饕餮一起向着分给他们俩的马车走去。
  
  远离了广仁、火山的马车之后,饕餮突然冲着张松笑了一声,轻声说道:“那俩大方师还以为自己很聪明,最后到底还是喝了归不归的洗脚水了吧?”
  
  “洗脚水是洗脚水,不过不是那个老家伙的。”张松脸上露出来一丝古怪的笑容,顿了一下以后,他继续说道:“那道虚线是我自己用指甲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