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一拳弑神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一拳弑神

  赤胆和吴勉几乎同时出拳,“嘭!”的一声巨响之后,这一人一神同时中拳。白发男人没有丝毫悬念的向后飞了过来,而赤胆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看到一拳便分出了胜负之后。冬凤常常的出了口气。上次谷元秋被吴勉伤到之后的样子她是亲眼看到的,刚才心里一直替赤胆捏了把汗。看到吴勉被同伴打出去之后,这悬着的一颗心才算落地。

  就在冬凤打算向谷元秋请示他们是不是可以直接离开的时侯,才发现这位带着他们下凡的神祇这个时侯脸色说不出来的凝重。谷元秋目光紧紧盯着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赤胆。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他说道:“我带了你们三个下凡。本来应该带着你们三个回去的……来世有缘的话,我会再次下凡。教授你得道成仙的艺业……”

  冬凤听出来不对。回头在看赤胆的时侯,就见这位神祇的身上出现了细小的裂纹。这些细小的裂纹开始慢慢扩大。里面不断的渗出来金色的鲜血。

  “带……我……回去……”赤胆用尽了全身的的力气从喉咙里面说出来这四个字。最后一个字出口的同时,他的身体顺着身上的缝隙瞬间碎裂成了几十块,碎裂的身体、内脏散落了一地。想不到不久之前曾经虐打吴勉的神祇,这个时侯竟然会被虐打的对象一拳毙命,死相还如此的惨烈。

  谷元秋闭着眼睛重重的叹了口气之后,将自己宽大的外衣脱了下来。将赤胆的残尸一块一块的捡到了自己的大衣里面,不过这一地的尸块比想象的要多,他一件外衣不可能将全部的尸块都装起来。当下冬凤反应了过来,这位女神祇也脱下来自己的外衣,将同伴的碎尸捡在了外衣当中。

  “谷元秋,不是方士爷爷说你,现在是不是特别心疼那块竹简?”看着谷元秋和冬凤二神脸色铁青的捡着赤胆的碎尸。席应真继续说道:“赤胆本来就要把命留在这里,逃过了方士爷爷,却逃不脱他命中带来的煞星。”

  这时候,归不归看着两件外衣还是装不下这一地的碎尸。便对着躲在岸边的几个小放手说道:“那边的方士。你们谁拿过来一条麻袋给老神仙装尸体来用。不用新的,方士爷爷在岸边看见有装鱼的竹篓,把那个拿过来也行。”

  这时候,被打出去的吴勉慢悠悠的走了回来。白发男人胸前的衣服上满是血迹。看样子刚才他受伤不轻,不过仗着自己长生不老的身体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

  看着吴勉向着自己走了过来。谷元秋默默的站了起来,对着越走越近的吴勉说道:“弑神并不是一个好兆头。如果今天不对你作出惩戒的话,日后便还会有人再起弑神的念头。今天你必须要为赤胆抵命。”

  “这话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席应真大术士没有弑过神一样,说出去大术士的脸往哪里放?”归不归开始将矛头往大术士那里去引,老家伙见多识广看出来这次能一拳打碎了神祇赤胆,也是这位神祇仗着之前虐打过吴勉,没有拿他当回事过分轻敌。要不然的话,就算吴勉有了弑神的本事,也不会这样么轻松便能弑神的。

  不过谷元秋心里知道谁能惹得起。谁压根就惹不起。他好像没有听到吴勉的话一样,开始迎着白发男人的方向走了过去。刚才一拳弑神也给了吴勉莫大的鼓励。当下他故技重施走到了谷元秋的面前之后。挥拳对着他打了过去。

  这一拳当中夹杂这术法和种子的力量,之前吴勉一个人在高山当中慢慢的摸索出来了可以融合这两种力量的方法。只是这力量不稳定,并不是每一次都施展的出来。而且没有经过实战,吴勉自己也不清楚这威力到底能有多大。正巧用了赤胆来验证了这新的能力,只是结果连吴勉都被震撼都到。

  “你把平妖仙君忘了……”吴勉走到了谷元秋之后,照方抓药又将刚才对着赤胆施展出来的力量对着谷元秋的前心打了过去。白发男人的运气不错,连续两次都那种混合的力量施展了出来。

  而谷元秋好像躲闪不急一样,任凭吴勉这一拳打在了自己心口上。不过这一拳好像打在了棉花堆里一样。白发男人竟然在谷元秋的身上找不到着力点。能赤胆一拳打碎的力量,在谷元秋身上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看出来。

  就在吴勉错愕的时侯。自己拳头接触到谷元秋的位置,瞬间穿出来一股巨大的力量。几乎没有任何声响,吴勉便被高高的抛了起来,随后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那股力量打在吴勉身上的一刹那。白发男人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

  看到了吴勉倒在地上人事不知,谷元秋已经存了给赤胆报仇的想法。当下他将吴勉掉落在地的贪狼捡了起来,回到了吴勉身边之后,举起来手里的法器就要白发男人的脑袋劈下来。

  就在贪狼马上就要落下的同时,谷元秋突然感觉到身后多了一个人。随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谷元秋的背后响了起来:“吴勉还欠了方士爷爷一个嘴巴,他的命丢了的话,那个嘴巴你要替吴勉还么?”

  这句话救了谷元秋和吴勉一命,当下谷元秋没有反驳的意思,和冬凤一起带着两大包的碎尸使用了神力遁法。这两位神祇在席应真、归不归的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们消失之后不久,远处又有一个神祇的气息跟着一起消失,应该就是方士一门第三位大方师伊秧了。

  直到这三位神祇完全消失之后,剩下的方士才敢去将广仁、火山都搀扶了起来。这两位大方师只是被封住了气脉,身子突然不能动,刚才发生的是事情却都在二人的眼里。这两位大方师也被吴勉一拳弑神的本事惊呆了,只不过身上的气血两脉都被封住,想开口询问都做不到。

  趁着这个时侯,归不归笑嘻嘻的走到了两位大方师的身边。说道:“谷元秋他们是惦记上了你门方士一门的私货,老人家我在给你们提个醒。他们都是神仙已经惦记上你们了,早晚还会二次返回。到时候我们不在这里。两位大方师就要多加小心了……”

  “不劳……归师兄的……好意,福祸……都是命运,淡然面对就好。”广仁好不容易说出来这几句话之后,语速已经趋于正常。重重的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本来好好的一次纪念燕哀侯大方师的水陆法会,就这么被耽误了。几位,广仁还要指挥门下收拾残局,无法相送各位,还请原谅……”

  “直接说你们可以离开了,老人家我听的明白。”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转头对着席应真说道:“大术士,此地的主人已经赶客了。我们还是识趣一点离开吧。傻小子你把你小爷叔背上,我们一起离开——张松呢?饕餮!你们人哪去了?”

  这个时侯,有方士前来禀告。刚才四神前来的时侯,张松已经带着饕餮离开了这里。看样字他也看出来了端倪,先行一步逃走了。反正人已经给广仁大方师带到了,过几天过来清算后账就好。

  看着归不归等人带着昏迷不醒的吴勉离开,广仁突然变了脸色,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不等了,你我这就去将法器请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