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一饭之恩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一饭之恩

  说话的时侯,身体已经悬空的谷元秋淡然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你也不要难为他们俩了,如果真的要弑神的话,方士元老谷元秋怎么要比赤胆、冬凤这样的小散仙有价值的多,”

  “方士爷爷刚才说过了,我们的帐一会再算,别急,你是你,他们是他们,方士爷爷分的清楚,”站在谷元秋面前的席应真回头冲着谷元秋笑了一下,这个场面让还没有倒地的方士看的睁目结舌,这位和徐福齐名的大术士已经准备好弑神了,完全不把神明当回事……

  说完之后,和赤胆猜想的一样,老术士冲着他去了:“还是没有想到谁先走一步吗,那方士爷爷可就做主了,你叫做赤胆是吧,你是天上的神明,应该不好意思和一介女流争生死吧,那就是你了……”

  席应真这句话说出来,赤胆便感到一阵眩晕,随后又听到老术士后面的话:“不过你毕竟是天上的神只,方士爷爷收回刚才抽嘴巴到死的话,会让你有尊严的死去……”说话的时侯,在后背掐着赤胆脖子的‘席应真’已经抬手按在了他后心上,只要他的掌力一吐震碎了赤胆的心脉,别说他一个小小的散仙了,就连天上的大罗金仙也受不了这一下,

  眼看着席应真就要动手的时侯,谷元秋突然再次说道:“大术士,云峰山顶的那个人你还记得吗,你给他的信物现在在我这里,我用那件信物和你交换,饶了赤胆、冬凤一命……”

  席应真本来已经在发力的边缘,这两句话让他停住了术法,回过头看相谷元秋的时侯,就见这位神只已经从怀里面摸出来一块发黄的竹简片,上面歪歪扭扭的刻着骨文,现场除了归不归和倒地的广仁之外,几乎没有人看得懂竹简上面写的是一饭之恩四个字,

  这算是谷元秋对付大术士最后的手段了,本来还想着留到最后用竹简托大术士办一件大事的,不过现在看来不用已经不行了,相比较那件大事,还是自己同伴的性命比较重要,当初是因为伊秧身系回到天界的关键,不得不牺牲一位神只来平息席应真的怒气,

  席应真看到了竹简之后,微微的迟愣了一下,伸手将竹简接了过来,看了一眼上面正是自己年少之时刻下的字迹,恍惚间他彷佛已经看到一个快要饿死的少年,接过一位少女半碗稀粥直接灌了下去才得以活命,现在当初的少年已经成为了天下第一术士,而舍粥的少女已经不知道轮回到了什么地方,

  当年的少年喝光了稀粥之后,在地上捡了一片竹简,刻上了一饭之恩四个字,和少女讲明了等到自己日后有了成就之后,拿着这片竹简来找他,不管什么事情他都会办到,

  后来少女亡故于战火当中,已经成名的‘少年’晚来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她断了气,当着少女尸体,‘少年’更改了当初的誓言,只要少女的家人带着竹简来,不管什么事情少年都会为他们解决,

  多年之后,少女的后代遇到了重大的为难,派人带着竹简去请‘少年’已经来不及了,最后是一个好心的过路修士替少女的后代解决了危机,为了感谢修士的救命之恩,少女的后代将竹简转增给了修士,‘少年’赶到之后,便再次改了誓言,不管是谁只要拿着竹简来找他的,‘少年’都会为他解决危机……

  如今,昔日的少年已经变成了天下第一术士,而当初的竹简也再次流落到了少女后代的手里,现在她的后代隐居在云峰山顶,想不到最后竹简会到了谷元秋的手里,

  想要把玩着手里的竹简,突然回头盯着缓过来一口气的谷元秋,冷冰冰的说道:“竹简你是怎么得到手的,如果你是害了云峰山上的人才得了竹简,那么今天方士爷爷便弑尽了你们几个神……”

  “三天之前,我收了山上那人的子嗣作为弟子,教授他成仙得道之法,这个竹简便是谢礼,”事到如今,谷元秋也是豁出去了,当下他索性实话实说:“我是有意去的云峰山,在他们那些人当中卖弄了神力仙法,表明了神只的身份之后,是他们主动拜在我们下学成仙之道的,我承认就是为了图谋竹简,不过竹简既然在我手,大术士你不会不认账吧,”

  “方士爷爷倒想不认账的,想不到幼年发的誓让你占了便宜……”席应真看着自己手中的竹简,向着竹简吹了口气之后,竹简自己燃烧了起来,看着竹简变成了飞灰之后,大术士继续说道:“你刚才要方士爷爷饶过你们几个,那就如你所愿……”

  一句话说完,其余抓着三神的‘席应真’,连同站在赤胆、冬凤二神身前的大术士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三神重新活命恍如隔世一般,谷元秋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转身对着席应真说道:“谷元秋、赤胆、冬凤多谢大术士活命之恩,大术士保重,我们这就告辞了……”

  “等一下,谁说你们可以走的,”有一个带着冰碴儿的声音在三神身后传了过来,随后,就见一直没言语在看热闹的吴勉不知道什么时侯到了他们三神的身后,冷笑了一声之后,吴勉再次说道:“这里不止席应真一个人,他说你们可以走,可没有问过别人……”

  “大术士,这是什么意思,”看到吴勉拦住了自己的去路,虽然现在谷元秋三神已经可以使用神力遁走,不过不说明白的话日后难免还有争端,当下他对着席应真继续说道:“不是说我们可以走了吗,为什么这个人还要阻拦,难道此人要大过大术士你吗,”

  “谷元秋你不要离间,方士爷爷我活得久了,你这点手段没有用的,”席应真说话的时侯,已经转头看向了吴勉,说道:“方士爷爷已经答应放他们走了,你们当中还有什么私人恩怨,一定要在现在当面说清楚吗,”

  “你放你的,我拦我的没有什么冲突……”吴勉慢悠悠的回答了一句之后,对着三神继续说道:“上次在县衙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礼,你们已经都走了,这次我要把回礼补上,拿了回礼再走也来得及……”

  说话的时侯,吴勉的手里再次出现了那柄非刀非剑的法器贪狼,对着三神带头的谷元秋走了过去,上次在离开之前,这个白发男人的突然发难,让他吃了不小的暗亏,现在看到吴勉再次冲着自己走过来,谷元秋的心里隐隐出现一丝不安,就在他打算找席应真说理,避开吴勉的时侯,憋了一肚子气的赤胆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地方,

  “好,那我就来收下你的回礼,”一声大吼之后,赤胆回头对着席应真说道:“大术士,这是这位白头小哥主动送上门的,他如果有个什么闪失,你不会再难为我们吧,”

  “那是你们的事情,和方士爷爷我无关,”席应真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又对着吴勉说道:“看来这次你是准备好了,有什么回礼的赶紧送出去,送不出去也不要逞强,可千万别折损在他们的手里,你还欠了方士爷爷一个嘴巴,人没有了,这个嘴巴谁来替你……”

  席应真的话还没有说完,赤胆突然动了,身子一闪已经出现在了吴勉的面前,伸出拳头便对着白发男人的心口打了下去,赤胆并不想直接了结了吴勉,只是用他泄泻自己的心火,他动手的同时,吴勉没有使用贪狼,空着的那只手对着他的拳头打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