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六章 神祇的选择

第二百六十六章 神祇的选择

  百无求’说话的时侯,脸上竟然带着一丝疲惫的表情。将赤胆、冬凤扔在谷元秋的面前之后,对着归不归的方向摊开了手掌,它的掌心当中便是将‘百无求’唤醒的哨子。

  “没有多少时间了,不要轻易的把我唤醒……”说话的时侯,‘百无求’攥拳将掌心的哨子压成了粉末。随后它的表情瞬间恍惚起来。有些惊讶看着看着身边的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们怎么过来……不对,刚才不是这个地方……快点去救任老三和……你们两个小东西怎么也在这里?刚才欺负老子的那俩王八蛋呢?”

  百无求不清不楚的说了几句,归不归也能猜到一个大概。应该是赤胆和冬凤二神突然出现去抢小任叁,百无求阻拦无效应该还被打的不清。二愣子被逼急了当下才吹响了归不归给的哨子。就在哨子声音响起来的一瞬间,它的脑中便一片空白,再明白过来的时侯已经到了这里。

  至于当中出了什么事情,百无求自己也谁不明白。用它自己的话来说,就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梦里自己长了本事,瞬间便将赤胆、冬凤二神打倒。

  听完百无求的诉说之后,归不归笑眯眯的从怀里抓出来一把十几个一摸一样的哨子。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来,挑一个顺眼的。这是爸爸我给你炼制的法器。以后记得了,只要遇到危险就吹哨子。老人家我和你小爷叔只要听到便能马上过去打救你,挑一个,你看看这个泛青花的好不好?”

  这些哨子都是归不归回到洞府之后,用召唤百无求哨子作为原本,一个一个仿制出来的。看到百无求在当中挑选出来一个之后,老家伙从自己的衣服里面抽出来一股丝线。将丝线扭成麻花扣的细绳之后,将哨子拴在上面之后系在了百无求的脖子上。

  这个过程中,谷元秋没有丝毫阻拦的意思。他一直在上下打量着百无求。在猜测刚才另外一个‘百无求’是那位神祇。心里想到了几十位神祇,可都和它对不上。不知道‘百无求’的来历,谷元秋也不敢有什么动作。

  不过他还是用神力将赤胆、冬凤二神唤醒,向他们俩询问除了什么事情。二神都是一个说法,他们俩开始并没有在意这个有了愣的妖物,当下已经将小任叁抓在了手里,突然听到了一阵尖厉的哨声,最后‘百无求’突然对着他们俩下手。

  虽然赤胆、冬凤二人都是神祇的身份,不过在‘百无求’面前,完全没有还手的能力。之前被席应真扇耳光起码还知道那边脸疼,现在只是看见‘百无求’的人影一晃,自己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冬凤比赤胆要好点,晕倒之前还听到了‘百无求’有些愤怒的声音:“不要再把我唤醒了!我没有多少时间……”这是哪位神祇?没有时间又是什么意思?饶是谷元秋心机缜密也想不到这位隐藏在妖物身体里面神祇的身份。

  “你把方士爷爷忘了吗?”就在谷元秋看到形势开始有些不利,正在犹豫是不是将两位大方师抓回去拷问,不要和吴勉、归不归这些人、妖发生正面冲突的时侯,他的背后响起来一个让他不寒而栗的声音,随后一只大手掐在了谷元秋的后脖子上面。随着身后那人使劲,竟然将这位开创方士一门的二巨头之一提了起来。

  为什么席应真会在自己的身后!一瞬间,谷元秋感觉到自己的血都要凉了。还没有等他说话,面前又出现了一个大术士席应真。不知是他自己,赤胆、冬凤二神也被两个一摸一样的席应真抓着后脖子从背后提了起来。包括抓着自己的席应真在内。三个席应真都漂浮在半空中,看在外人眼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感觉。

  周围的人看的清楚,大术士竟然分裂成了两个人。一个继续掐着那位神祇的脖子,另外一个走到了已经有些不知所措的谷元秋身前。看着脸色发白的神祇说道:“你我的帐我们一会再算。这么多年敢骑在方士爷爷脑袋顶上拉稀的,也只有你了……”

  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侯,赤胆、冬凤的身前分别有一个分裂出来的席应真走了过去。同样的时间问了同样的问题:“现在你来替谷元秋解释一下,什么叫做护身符?来,给方士爷爷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不说话?”却没有给他们回答的时间。话音刚刚落下,嘴巴已经跟了上来。

  两声几乎重叠在一起的巴掌声,直接将赤胆、冬凤二神打晕。谷元秋看在眼里却什么都做不了,他也看出来了。稍后自己便会和这二神是一个下场。

  一个巴掌打下来,席应真并没有出气,反手对着赤胆、冬凤另外一侧的脸颊上。将已经晕倒的赤胆、冬凤二人重新打醒:“下次记得,得罪了方士爷爷一个嘴巴。要是再去打我儿子的主意,嘴巴打倒你死……好久没有弑神了,本来想要和天上搞好关系的。”

  看着席应真抬手还要打。冬凤的反应快,急忙抢话说道:“等一下!你听我说……说的不合心意,大术士你直接弑神就好了。你先听完了在动手也不迟……”

  看着席应真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冬凤急急忙忙的继续说道:“你如果饶了我们一命,世人都知道天上的神祇因为任叁被你虐打。这样一来再不会有人敢打你公子的主意,总比弑神的好。弑神的动静太大,世人只会知道席应真弑神了,过几年之后你弑神有人记得,不过为什么什么弑神会有很多说法。到时候没有人记得缘由。或许还有人敢打你们家公子的主意……”

  说到最后的时侯,冬凤紧张的已经是满头大汗。而席应真也好像听进去了一样,沉思了片刻之后。对着冬凤说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听着大术士的语气有了缓和,冬凤这才松了口气,说道:“就这么多了。大术士你替你家公子考虑一下,弑神对你来说没有什么。不过保着你家公子万年平安,总比弑神要强的多。”

  她的话刚刚说完,席应真的巴掌已经在了举了起来。连同另外一个站在赤胆身边的‘席应真’一起,两个大术士对着二神再次一个嘴巴打了过去。将他们俩抽晕之后,两个‘席应真’反手又将他们俩打醒过来。

  再次醒过来的赤胆、冬凤已经认定了刚才的话没起作用,老术士已经起了弑神的心。看来他们俩这次真的要成为第一个挨嘴巴被弑神的神祇,流传出去自己死了也丢人……

  没有想到席应真第四个嘴巴打完之后,对着冬凤说道:“你说的有点道理,让世人都是知道宁可去弑神,也不要来打方士爷爷儿子的主意。不过方士爷爷还有一个更好的主意,这次方士爷爷我弑一个神。放一个神。这样一来,气也出了外人也怕了,这样多好?来,你们俩自己说,谁是那个被弑神的?”

  最后一句话说出来的时侯,赤胆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席应真好色的毛病世人皆知,加上刚才劝说的神是冬凤,要被弑神的八成就是自己了。

  就在赤胆以为在劫难逃的时侯,被另外一个席应真掐着的谷元秋突然说道:“大术士,如果一定要弑神的话,那还是我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