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广仁的准备

第二百六十五章 广仁的准备

  谷元秋伸手对着火山虚点了一下,一声好像闷响之后,火山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身子不由控制的前倾,跪在了谷元秋、伊秧的面前。

  “两位前辈就是这么对待大方师的吗?”这个时侯,广仁站在了火山的面前。替自己的弟子挡住了谷元秋、伊秧两位神明。淡淡的一笑之后,他继续说道:“你们二位即是得道成仙的神祇,又是本门的前辈师长。于公于私都不应该这样行事吧?”

  广仁说话的时侯,原本围成一圈的方士瞬间按顺序站到了他的身后。他们的动作明显经过多次演练,二三十号人没有一点迟疑。眨眼的功夫便锥子形状的站在了广仁大方师的身后,这些方士将自己的左手按在前面一人的后心上。另外一只手则搭在了身边那人的肩膀上。直到广仁身后的两名方士。将手按在了大方师广仁的后心上。

  “嗯?原来你们已经有了准备。这样的阵法我没有见过,是徐福想出来的吗?”伊秧看着阵法古怪,冷笑了一声之后,刚刚想要学着谷元秋的样子将广仁点倒。到时候两位大方师都跪在自己的面前,这样瞬间便打没了其他方士的气焰。两位大方师都不行,还有谁敢轻易上前造次。

  就在伊秧动手的前一刻,广仁比他早半拍动了手。这位大方师突然举起来巴掌对着伊秧的胸口虚打了过来,“嘭!”的一声巨响,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广仁的手掌传了过来。直接打在了伊秧的胸口。这位方士一门第三任大方师瞬间被打飞了出去,眨眼的时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谷元秋也被这股巨大的力量吓了一跳,这才明白过来这些方士早知道天上会有神祇下凡。并且已经想好了针对神祇的阵法,这种能将伊秧瞬间吹走的力量自己能不能挡住,还在未知之间。

  “好阵法,将阵法当中所有方士的术法传递到第一个人的身上。广仁大方师,你刚才是将三十多个方士的力量同时打了出来。难怪伊秧大方师也受不了这个。”谷元秋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后,他继续对着广仁说道:“不过这阵法还是有致命的纰漏,你们控制不出来法术大的大小。只有一次攻击是吧?”

  说话的时侯。谷元秋又是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广仁这三十多个方士继续说道:“你们还能咬牙站在这里,没有脱力倒下,真是难为你们了。”

  说话的同时,谷元秋抬脚在地面上轻轻跺了一脚。这一下加上了些许的神力,地面都跟着颤动了一下。紧接着广仁身后三十余人几乎全部倒在了地上,只有那位大方师勉强的站在原地。

  谷元秋说的不假,这阵法的确是徐福出海之后想出来的。不过当初这阵法并不是针对神祇的,当时席应真大术士经常出海去找徐福。大方师避而不见又怕这位大术士迁怒方士一门的其他人,这才想出来这套阵法,将心法和阵图由邱芳转交广仁。现在阵法已经发挥了威力,但是当年替徐福传递阵法的邱芳却是生死未知了。

  因为当初徐福想的就是对付席应真一个人的,那位远在海外的大方师也没有想到这阵法第一次使用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付的也不是大术士,而是已经得道成仙的方士一门前辈。

  “我说广仁大方师为什么还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原来你还有别的准备……”谷元秋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对着广仁的右手虚抓了一下。原本还握在广仁手心里面的储金瞬间到了谷元秋的手上,他一边把玩着手里的储金,一边继续对着广仁说道:“一个储金如何能补充三十多人的术法?广仁大方师你蓄满了术法又能怎么样?”

  说话的时侯,谷元秋没等广仁做出来下一个动作,和刚才对付火山时一摸一样,伸出指头对着大方师虚点了一下。一声闷响之后。广仁倒在了自己弟子的身边。

  这时候,谷元秋才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吴勉、归不归他们这边:“你们两个人看够热闹了吗?刚才你们也有机会动手的,好像对付平妖那样,我猝不及防之下,你们俩前后夹击或许还有机会。”

  “元秋先生,您现在的样子一点都不像上次席应真大方士在的时侯嘛。”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背着手向着谷元秋这边走了过来。边走边继续说道:“您老人家也不要误会,您打听一下,我们和大方士的关系也是一般。只不过我和吴勉早年都得过燕哀侯大方师的恩惠,这次会过来观礼法会的。老人家我早就不是方士了,你们方士圈子太乱,我和吴勉不掺合……”

  说到席应真的时侯。谷元秋的脸上多少露出意思惊慌的表情。不过瞬间之后他便恢复了正常,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席应真大术士从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如果他要出现的话,一早便出现了。不过看在席应真的面子上,你们俩只要不掺合方士的事情。只管离开便是,我绝对不会阻拦。”

  说话的时侯,谷元秋还欠了欠身子,做出来一副让路的姿态。不过这个以后,从来就不领情的吴勉突然开口说道:“如果我不离开呢?那你怎么办?”

  “你试一下不就什么都明白了吗?”谷元秋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吴勉说道:“我数到十,如果你门还没有离开的话,那我……”

  “十……”吴勉用他独有的说话方式回答了一个字,看着被噎了倒退一步的谷元秋。白发男人继续说道:“我没有时间听你从一数到九了,现在可以动手了吗?”

  上次在县衙当中,谷元秋遁走之前被吴勉打了一下。对这位神祇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想起来那一下,谷元秋心里还是有些不明白,最后那一击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这世上除了席应真大术士之外,怎么还有白发男人这样的人能伤害到自己。

  “吴勉你先等一下!元秋先生,赤胆和冬凤呢?”这个时侯,归不归突然喊住了吴勉,老家伙有些紧张的向后看了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为什么只有你和伊秧大方师到了,你们四位神祇不是一起的吗?”

  “你终于发觉出来不对头了”谷元秋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们来的就是四位神,不过看到了你们之后我便改了主意。你也知道席应真大术士我还是不想招惹的,对那位大术士,我们还需要一个护身符……”

  说话的时侯,远处突然响起来一阵尖厉的哨子声音。随后又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将旁边的静心湖湖面震的涟漪没有规律的乱撞起来。

  听到了哨子的声音之后,归不归的脸色才恢复了正常。随后远处走过来一大两小三个人影,那个高大的人影两手一手一个拖着两个已经完全失却知觉的男女。他们俩正是另外消失不见的赤胆和冬凤,有些无奈拖着两个神祇的人正是归不归的便意儿子——百无求,只是百无求的样子,看不到他平时那样呆楞得样子。眉宇之间还带着意思淡淡的杀气。

  “还记得我和你说的话吗?不要把这件法器给任何人,那个哨子不是玩具”‘百无求’恶狠狠的看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再有下一次的话,被我拖过来的就是老家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