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不速之客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不速之客

  到了燕哀侯冥诞的正日子,所有的方士都换上了新的法衣吉服。其中九十九个名方士留在按着扇子面形状的散开。另有三十三个人人乘坐一只小船漂在静心湖的湖面,虽然还没有到法会的正时还没有到,不过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端庄肃穆,看上去每个人都是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

  广仁请吴勉、归不归和席应真等人登上了小岛。在湖心岛的吉棚当中观看这些为了首任大方师燕哀侯举办的水陆法会。

  天色慢慢黑下来之后,法会正式开始。湖心岛上首先点起了焰火。引火继续点上了代表燕哀侯生辰、死忌的两柱高香,随后所有的方士包括归不归在内开始齐声的背诵方士一门的超度亡灵的法文。

  经文背诵之后,广仁带着自己新收的女弟子戴春桃一起做法引燃了祭牌前的灯盏。随后火山小心翼翼的接过灯盏,走到了小岛边缘,将灯盏里里面的火源引到了所有湖中小船船头的油灯当中。随后这些小船在湖中鱼贯而行,一边齐声背诵着经文。一边连续不断的将船头灯火的火源引到岸上那九十九名方士手中的烛台上。

  这当中,超度的经文就没有断过。等到所有人的手上都有了火源之后,广仁请尊客席应真动手。放生了九十九条鲤鱼。说起来简单,整个过程下来差不多也过了两三个时辰。

  眼看着快到了子时,这水陆局的法会就要结束的时侯。空气当中突然响起来有人说话的声音:“你们再给燕哀侯大方师的冥诞举办水陆局的法会。为什么不来请我?”

  说话的时侯,两个人影已经到了岸上九十九名方士的身后。有迎客的小方士前去阻拦,刚刚想要说出来法会已经开始。请不要吵闹喧哗的时侯,其中一人只是对着小方士吹了口气。一股狂风席卷归来将小方士吹落到了静心湖中,同时众方士猝不及防之下,岸上九十九名方士手中的火烛同时被狂风熄灭。

  眼看着等到全部火烛烧尽法会便可以结束,想不到就在这个档口,会有又出来捣乱。当下,岸上的众方士大怒,等不及湖心岛上的广仁大方师下法旨名,直接对着这两个人扑了过来。

  当初和广仁、火山师徒偷看吴勉他们和四神相斗的方士大多都在湖心岛上。剩下的也在湖中的小船上,他们是在法器当中见过这两个人相貌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和燕哀侯一起创建方士一门的先辈谷元秋,另外一个是方士一门第三人大方师伊秧。当下这些人来不及施展术法回到岸上,只能对着那些同门大喊:“不要动手!他们二人是门中前辈谷元秋和伊秧!你们快快离开……”

  本来这些方士已经冲到了二人的面前,听了同伴的话之后步伐微微有些迟疑。就在这个档口,伊秧突然动了,两个双臂好像大鸟翅膀伊秧来回的摆臂。随着他的动作,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将这些方士大半都吹到了静心湖中。

  转眼之间,岸上的方士已经不见了一大半。剩下的方士看到自己完全不是对手。当下他们开始慢慢向着湖边退了过去。有同伴的警示,他们并不敢轻易对二人施展术法。唯一能做的就是自保,等着广仁大方师带人冲过来。

  “燕哀侯也是我的旧友,这样的水陆局法会,你们竟然会把我也忘了。”谷元秋看着湖心岛的那些人,他只看到了当中的吴勉和归不归。却没有看到消无声息混进了方士队伍里的席应真。岛中众人都因为禁制而被禁锢住了气息,故而这二人都没有发觉这里还藏着一个大人物。

  谷元秋淡淡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方士一门最后一任大方师是哪位?请出来,我有话要问你。”

  因为水陆法会的缘故,湖心岛周围都下了禁制,岛中和船上的方士无法使用术法过来。当下广仁。火山已经上了渡船,在船头上火山大声喊道:“我是方士一门最后一任大方师火山,有什么事情冲我来。不要难为其他的方士!”

  看着载着火山众方士的渡船赶了过来,伊秧冷冷的笑了一下,看了一眼身边饿谷元秋。见到他没有说话的意思,便对着火山说道:“我是方士一门第三任大方师伊秧,刻在门中大方师排位第三个的百溪大方师就是我。这位是和燕哀侯大方师共同创办方士一门的谷元秋先生。我们二人早年得道成仙……”

  说到这里的时侯,渡船靠岸广仁、火山众方士身子一闪已经将这二人围在了当中。广仁、火山仗着席应真就在附近,心里并不如何惧怕这两位方士门中的前辈。

  伊秧也没事人一样的冷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方士一门传承千年,消亡也是迟早的事情。这个我不怪你们,不过门中的法器、珍宝乃是公器,并非是你们的私产。你们把它们藏到哪里去了?你虽然是大方师,也是我与谷元秋先生的完备,你们把从方士一门掠走的公器交出来。我与先生在教授你们中兴方士一门的办法。”

  伊秧说话的时侯,跟着渡船一起回到岸上的百无求皱着眉头对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这个伊秧说得什么连七八糟的?他什么时侯又改名叫做百溪了?百溪……听着怎么好像那个死鬼百里熙……”

  “伊秧的字是百溪,他当年是鲁国的少卿。后来因为眼疾归隐。归隐被燕哀侯看中。治好了他的眼疾不说,还隔辈受伊秧做了徒孙。”归不归眼睛看着被广仁、火山众方士围成一圈的谷元秋、伊秧二人,嘿嘿一笑之后。将广仁托付给他的小女孩戴春桃交给了小任叁:“人参,你带着春桃小妹妹去玩会,越远越好,别让他们俩看见就行。”

  想了一下之后,席应真又觉得不妥当,当下连自己的便宜儿子都发了出去:“傻小子,你跟他们一起走。一会如果遇到什么事情,什么都不要做,只是吹这个哨子就好……”说话的时侯,老家伙将当初那个可以唤醒另外一个‘百无求’的哨子给它。吴勉在一边看到,都不敢想象二愣子吹哨子,唤醒另外一个‘百无求’的画面。

  看着百无求押后。小任叁拉着已经快被吓哭了的戴春桃跑开之后,归不归用传音之法对着藏身的席应真说道:“老人家您不打算过去教训教训谷元秋和伊秧吗?上次我任叁兄弟被他们吓唬的不轻啊。”

  “你们给广仁、火山当枪使当惯了,还要拉上方士爷爷我吗?”席应真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老家伙,现在你也知道自己儿子不一般了吧?有它看着我们家人参,方士爷爷我也算勉强放心的。方士爷爷劝你一句,等到你另外一个儿子睡醒了,赶紧分家……”

  听到席应真果真能认出来自己便宜儿子身体里面另外一个百无求,当下归不归便想接着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不过那些方士当中已经发生了变化。火山正在和伊秧争辩方士一门已经没有了,现在陆地上只有方士没有大方师。只有那位还在海外存有方士遗脉的徐福可以成为大方师,其余众方士皆平等,不用受哪位曾经大方师的号令。

  火山本来就是火爆脾气,言语当中没有什么恭敬的语气,谷元秋听的恼了,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火山下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