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二章 静心湖

第二百六十二章 静心湖

  跟随着广仁赶过来的众方士看到了吴勉、归不归对大方师的态度,都有些愤愤不平,不过这位广仁大方师却并不在意。

  “春桃,过来。为师给你介绍……”广仁拉着小女孩的手,指着吴勉、归不归说道:“这几位你要记牢了,他们都是你的大恩人。年纪大的老爷子叫做归不归。他是为师我的师兄。按着年纪来说你已经没有辈分了。不过我们算是同门,往后你称呼他归师伯就好。来,叫一声师伯……”

  小女孩刚才被突然冲过来问寒问暖的二人二妖吓了一跳,当下怯生生的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乍着胆子向着老家伙行礼,说了一句:“春桃向归不归师伯问好……”

  “乖……”归不归本来准备了一件当年从百里熙手里讹来来法器,想要作为见面礼送给这个叫做戴春桃的小女孩。不过看到了广仁和他身边的众方士之后,老家伙还是改了主意,从怀里冒出来一块马蹄金放在了小女孩的手上。嘿嘿一笑,继续说道:“拿去买糖吃,过几天向你师尊请几天假,到伯伯哪里玩,伯伯给你准备了好多好玩的东西,来了就都是你的。”

  妞儿这一世出生在一个富裕的人家。不过因为她女儿身的缘故,在家里并没有多少宠爱。除了衣食无忧之外在没有什么了,家人也从来没有给过什么零花钱。还是到了广仁身边之后,这位大方师看她是个女孩子,平时放她出去玩耍的时侯,也给个十个子二十个子的买糖吃。

  现在这么大的一块马蹄金放在戴春桃的手上,压的小女孩差点没接住。她两只手将马蹄金抱在怀里,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归不归,还是不相信这么大的一块金子说给就给自己了?当下她偷眼看着自己的师尊。看到广仁微笑着点了点头,这才连忙对着归不归点头道谢。

  “看看这孩子可怜见的,师尊小气连点零花都不给。”归不归笑眯眯的刮了一下小女孩的鼻子,随后继续说道:“女孩家买点胭脂水粉,金银首饰衣服布料什么的都要花钱。你喜欢什么就买点什么,钱花完了就问你师尊去要。他不给的话就去找伯伯,伯伯金山银山都给你。”

  听着归不归明里暗里的都在挖苦他,广仁只是微微一笑,并不在意。

  这时候,百无求也走了过来,他蹲在戴春桃的身边,伸手在怀里摸了半天之后空着手出来,随后向着身后的归不归说道:“老家伙,借点金子使使……”

  归不归嘿嘿一笑,又掏出来一块金子扔给了自己的便宜儿子。笑骂了一句:“别说借,借了是要还的,傻小子你用什么来还?”

  “你的不就是老子的吗?还?从以后你给老子的遗产里面扣吧。”百无求说话的时侯也将手里的马蹄金放在了小女孩的手里,戴春桃实在是拿不了,将两块金子放在了地上。看着二愣子正在对着自己说道:“小妞儿,你要是管老家伙叫伯伯的话,大概咱们俩就得论兄妹处了。记得老子的模样。老子是你百无求大哥。不管在哪里受欺负了,给哥哥我带个信。谁欺负的你,老子带上百万妖兵妖将撅了他的祖坟……”

  百无求开始说的还算是人话,不过说到最后的时侯呲牙咧嘴的样子吓得小女孩根本不敢接话。吓得也不管地上的两块金子了,直往广仁大方师的背后去躲……

  “大侄子,看看你把妞儿吓成什么样子了。”这时候。小任叁凑过来将百无求拉开,随后小家伙回身在归不归怀里翻出来两快马蹄金。人参娃娃将手里的金子和地上的两块马蹄金放在了一起,随后奶声奶气的对着戴春桃招手说道:“来,我们人参叫任叁,咱们也别论辈分了。那都是他们大人糊弄小孩儿的。咱们俩看着差不多大,你就管我们人参叫任叁,我们人参叫你春桃好不好?”

  看着小任叁的年纪和戴春桃仿上仿下,小女孩对小任叁也没有什么戒心。被小任叁三言两眼的哄了出来,人参娃娃帮着她将四块马蹄金都收了起来。随后两个小孩子一起形影不离的玩玩闹闹在一起,戴春桃拜在广仁门下,身边都是一些老气横秋的师兄、师叔的,难得今天能遇到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小孩子,自然显得亲近的多。

  “春桃,一会你再玩,还有一个重要的人为师要介绍给你认识。”广仁再次将小女孩叫了过来,指着最后一位白头发的吴勉,说道:“这一位吴勉先生和你前世的父亲有过很深的渊源,为师我也要尊称他一句先生的。你跟着为师一起称呼他吴勉先生就好。”

  当下,小女孩又怯生生的对着吴勉行礼,说道:“春桃向吴勉先生问好。”

  按着刚才的惯例,吴勉也应该给小姑娘一点见面礼的。白发男人回头看了归不归一眼,老家回苦笑了一声,将自己的大衣抖了几下,示意自己真的是没钱了。出门的事情归不归带了四块马蹄金。一路上都是吃泗水号的并没有花钱。本来四块金子还能给吴勉剩下一块的,谁能想到最后剩下两块都被小任叁打了人情。

  看着归不归扭扭捏捏的样子,广仁微微一笑。对着火山使了一个眼色。最后一任大方师心领神会的拿出来一块马蹄金交到了戴春桃的手里,说道:“这是吴勉先生送你的见面礼,还不去谢谢先生……”

  “你的是你的,别算在我的头上。”吴勉面无表情的看了火山一眼,随后在自己身上摸出来一个白玉雕刻出来的方士玉牌。上面刻着他的名字——勉,当初他在秦王宫里的那块杂玉玉牌早就不知道丢在哪里了。这一块是他前些日子炼制法器的间歇,想起来自己当初的那块玉牌,便找了一块无瑕美玉重新刻了这么一块玉牌。

  “这块玉牌你收下,等你长大了,需要帮忙的话,拿着这块玉牌来找我。我会给你帮忙的。”说话的时侯,吴勉已经将亲手刻着自己名字的玉牌放在了戴春桃色手里。

  介绍完这二人二妖之后,马车上面张松将老术士小睚眦搀扶了下来。广仁好像不知道席应真会出现一样,带着身边的众方士向着大术士的方向迎了过去:“想不到还惊动大术士您老人家了,燕哀侯大方师泉下有知,也会佩感欣慰的。”

  “别大术士、大术士的叫了。上次方士爷爷我拜在邱芳门下的时侯。广仁你也是在场的吧?”席应真顺着方士堆里看了一眼,并没有找到自己的那位小师尊。当下继续对着广仁说道:“话先说明白,方士爷爷我是来看你这水陆局的。你要坑人的话那边有吴勉和归不归,别打方士爷爷我的主意。”

  “您老人家玩笑了,今天都是来为燕哀侯大方师冥诞的水陆局观礼的,怎么会有那种事情?”广仁微微一笑之后,请众人先到静心湖边的席棚中休息。现在还不是冥诞的正日子,不过为了这一天,广仁大方师已经准备了有些时日,还围着静心湖建造了一排排小木屋,作为众方士和宾客休息所用。

  众人跟着广仁到了席棚,火山吩咐将早已经准备好的酒席端上来,请众方士和宾客享用。

  趁着上菜的档口,广仁陪着吴勉、归不归和席应真闲聊,天南地北得说了几句之后,他好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对着老家伙说起来一件往事:“归师兄,您还记得徐福大方师曾经给过您半张地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