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水陆局

第二百六十一章 水陆局

  “燕哀侯走了多少年了?广仁是关心过他,还是关心过他女儿的转世?”吴勉好像没有看到张松、饕餮一样,径直向着自己的洞室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继续说道:“真的想要请客,告诉他,半年之后我过大寿。让他现在准备吧,到时候我一定早到……”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广仁大方师说过他新收了一位弟子,正是燕哀侯后代的转生。”眼看着吴勉就要走进洞室的时候,张松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看到白发男人停住了脚步之后,这个胖子打了个哈哈。继续说道:“这次是借着为燕哀侯大方师办冥诞的机会,顺便正式手下这位弟子。这个也是方士一门崩塌之后,广仁大方师收下的第一位弟子。”
  
  已经走到洞府门口的吴勉这才回过头来。看了张松一眼之后,说道:“张松?好端端的怎么又夺舍了?上次那个瘦子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要不是在饕餮身边的一定不会是别人,我还真的差点走了眼。说说吧。那个弟子是怎么回事?”说话的时候,吴勉有意无意的看了归不归一样。老家伙心领神会,走进了自己的洞室。开始为已经不知道转世几次的妞占卜。看看她这一世和广仁有没有一场师徒缘分。
  
  “难得你还能认出我来。”张松讪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话说回来了,人都是他们方士找的,谁也不知道真假。也许大街上捡的孩子,也许是广仁自己的种都不一定。你要是问我,那我估计是广仁大方师自己的孩子,如果是火山的种,再被自己的师尊收弟子,那这爷俩可就乱了辈分……”
  
  张松唠唠叨叨的还没有说完,便看见归不归脸色古怪的从洞室里面走了出来。老家伙冲着吴勉苦笑了一声之后,将手里烧裂的龟甲给吴勉看了一眼。龟甲上下有两个相隔很远的名字,一个是广仁,另外一个戴春桃,烧裂的龟裂上出现了一道细长的裂纹,将这两个名字连在了一起。
  
  “戴春桃是妞儿这一世的名字,老人家我用的是师缘法。当年李耳就是用这种占卜的办法找到弟子的。错不了……”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将手里烧裂的龟甲塞在了吴勉的手里。趁着她辨认真假的时候,老家伙继续说道:“还有件事。当初老人家我留在妞儿魂魄上面的引线已经差不多快要磨光了。不管这次去不去燕哀侯的冥寿观礼,我们都要走一趟再给妞儿换一根引线……”
  
  吴勉虽然不精通龟甲占卜之法,不过老家伙的路数是对的。当下吴勉将龟甲还给了归不归,随后一言不发回到了自己的洞室。小任叁不确定白发男人到底去不去燕哀侯的冥诞观礼,他们四个一体这么多年了,冷不丁少了一个吴勉的话。小家伙自己都觉得别扭。
  
  当下,人参娃娃走到了归不归的身边,拉了拉老家伙得裤子,说道:“老不死的,吴勉这是什么意思?要不你去问问?没事大不了被他电一下,五百年前你就被他电习惯了……”
  
  “有这样的好事。小家伙你从来都不会把老人家我忘了。”碍着席应真就在一边看着自己,归不归也不敢对任叁如何。嘿嘿一笑之后,低声对着小任叁说道:“放心吧。不管广仁这次给燕哀侯的冥诞是真是假,我们都去定了。这么多年了,吴勉的脾气你还是没有摸透吗?他不想去的话。直接就把你噎回来。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和归不归想的一样,吴勉虽然嘴上什么都没有说。不过第二天一早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早早的出去,等到天黑再回来。在归不归张罗着一起出门的时候。吴勉已经不声不响的从洞室里面走了出来,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的跟在众人的后面从洞府里面走了出来,完全看不到一滴哦安昨天他一口将归不归噎回去的样子。众人知道这个白发男人脸酸,就连席应真都没有借机挖苦他几句。
  
  广仁为燕哀侯举办的水陆局并不远,这这里前去也就是三四天的路程。这一次和刘喜,孙小川上妖山的时候,归不归便厚着脸皮为了方便,请泗水号的两位东家在山下建了一座并不是用的货站。里面除了一点装样子的货物之外,十几号人只是养着两架马车,为了的就是山上这几个人出行方便。
  
  两位东家为了巴结,留着这里的马车都是和他们俩一摸一样的款式。还留了两个训练多年驾车技艺的昆仑奴,这样的马车不管行驶在什么地方。都足够吸引路人饿注意。就连见多识广的大术士都对这两架马车赞不绝口,按着他说的,美中不足的就是车上少一个时侯的小姑娘了。
  
  一路无话。到了第三天的头上,他们在路上遇到了前来迎接的火山大方师,和几十个身穿方士服饰的男人。虽然他们这些人和火山相互看不上眼,吴勉、席应真这些自大的更加没有要和这些小方士寒暄的意思,他们几个安安静静的坐在马车上,等着归不归和火山说完废话,他们好继续赶路。
  
  不过归不归还是和张松下来客气了几句。根据火山大方师的引见,跟着他一起过来的众方士都是跟随徐福大方师在海外修炼的同门师弟。这些方士当年也在徐福的身边,亲眼看过吴勉是如何打败前任大方师丘武真的过程。
  
  相互客气了几句之后,这些方士便一股脑的到了吴勉乘坐的马车上,去和这个白发男人寒暄。反而将有些尴尬饿火山大方师晾在一边,不过吴勉没有丝毫要搭理他们的意思。放下了马车的珠帘。
  
  陪着归不归一起下来的百无求,这个时侯有些看不明白了。二愣子皱着眉头继续说道:“什么意思?老家伙你叔叔什么时侯这么出名了。看看这些人的样子,好像在那里见到过似的。”
  
  “当年在海上见徐福的那次。”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傻小子难怪你说觉得像,还记得那个叫做公孙屠的方士吗?就是把我们送出来的那个。他在海上死皮赖脸要长生不老药的样子,和这些方士是不是一摸一样?他们都是亲眼见到同门是如何长生不老的,这么好的机会,只要不要脸就有长生不老药拿。傻子也不去,和长生不老来比谁还要脸?”
  
  一边的火山看的都跟着脸红。只不过虽说他是末代大方师。不过这些方士算起来都是徐福的弟子,和广仁一个辈分。而且方士一门早就没了,火山想要劝说都是在以下犯上。
  
  后来还是广仁派出来第二波相迎的方士,看到吴勉没有一点再舍出来一颗长生不老药的意思,这些围着马车的方士才算悻悻的散开。他们护卫着两架马车前往广仁和众方士为燕哀侯举办水陆局的所在——静心湖。
  
  马车感到静心湖的时侯,天色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大方师广仁带着一众方士走出来十里前来相迎,在一大堆男人当中,混杂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紧紧的跟在广仁身后,大方士去哪她便跟到哪里一步也不敢远离。
  
  “妖山一别,想不到再见面的时侯会在这里,几位别来无恙,广仁……”大方师说到一半的时侯,吴勉、归不归这些人都已经下车,没人去理会广仁的话,他们下车之后便本着跟在大方师身后的小姑娘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