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章 冥诞

第二百六十章 冥诞

  “七天之后是首任大方师燕哀侯的冥诞,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摆下了水陆局。请你和吴勉老弟几位前去观礼,顺便两位大方师也要向你们解释这么多年的误会。”张松笑嘻嘻的说到这里之后,还不忘趁着换气的间歇向着席应真陪了个笑脸。
  
  “老人家我怎么不记得和两位大方师有什么误会?”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张松继续说道:“麻烦你回去和两位大方师回句话,就说归不归只记得他们的好,想不到还有什么误会的地方。还有,七天之后是我老人家三舅妈的冥寿。爹妈从小不管我。还是吃了三舅家的饭长大的。三舅妈冥寿怎么也要大办一下,实在是走不开。还请两位大方师见谅……”
  
  “那倒也是。自己家的三舅妈怎么也比以前门户的老前辈亲近。”张松哈哈一笑,这个胖子的心智不在归不归之下。接了广仁的托付之后,已经猜到了几分又要拿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白出力。现在看到席应真就在他们这里。一下子张松便更加明白了几分。
  
  这几年张松、饕餮搭伙找了一处僻静的小山村开始调教小睚眦,只是小睚眦长得缓慢,当中张松已经两次夺舍换了新的身体。辛亏有饕餮在身边,消除他夺舍时最忌讳被人干扰的隐患。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事件的话,张松要等着小睚眦长大之后,有了底气才会再次出世的。不过就在一天之前。他和饕餮二人藏身的小山村当中,突然来了一群身穿久违方士服饰的男人,为首的两个人正是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
  
  这些方士出现在这里之后,便在广仁的带领之下直奔张松、饕餮藏身的民居当中。堵住了感觉不对要离开这里的一人一龙种。
  
  广仁倒是很客气,将张松、饕餮连同那个好像小豹子一样的睚眦请到了他的马车上。两位大方师请张松去请吴勉、归不归两位两个人出席八天之后的燕哀侯冥诞,顺便要借这个机会向他们二位解释这些年来因为问天楼、元昌一系列事情而发生的误会。
  
  本来张松是不打算趟这个浑水的,不过广仁给的谢礼是他梦寐以求的龙蜕。这件传说中的天材地宝能让睚眦加快发育成长的速度,两位大方师也没有忘记他身边的龙种饕餮。作为礼物当场送了一块传说中和龙齐名的玄武肉干,让这个连自己祖宗都敢吃的龙种没有丝毫犹豫的出卖了吴勉、广仁的洞府地址。
  
  反正洞府的地址已经卖了,那块龙蜕不要白不要。当下张松也答应了两位大方师前去给他们说和,只不过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位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术士席应真也会在归不归的洞府当中。
  
  有席应真在场,张松伸不开手脚,当下便想找个借口带着饕餮一起离开。他们方士的事情,还是大方师自己来说的好。不过就在他找说辞要离开的时候。刚刚睡醒的百无求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二愣子刚刚走出来,躲藏在张松怀里的小睚眦便从他衣服里面钻了出来。冲着百无求乱叫了几声之后,便要冲着二愣子扑过去。最后被张松死死的按着,才没有将这个肉包子送到百无求的手里。
  
  “昨天半夜老子的右眼皮就一个劲的跳,还想着最近是不是要走霉运,原来是应在你张松的身上了。”百无求看了一眼张松和饕餮之后。转头冲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刚才老子迷迷糊糊的听你们再说什么燕哀侯冥寿。怎么?不打算去啊?”
  
  没等归不归说话,坐在席应真大腿上的小任叁突然开口说道:“老不死的。我们人参向燕哀侯老头儿了……”
  
  看了一眼算自己大侄子的百无求之后,小任叁继续说道:“我们人参生的晚,没见过你三舅妈。人参的燕哀侯老头养大的……要不,咱们在家里也给他办办冥寿吧……”
  
  说话的时候。小家伙的眼睛一红,低着头“吧嗒吧嗒”的掉起眼泪来。惹得席应真心里也不舒服起来。老术士当年得益于燕哀侯的提点,才有现在陆地术法第一人的成就。
  
  给小任叁擦了擦眼泪之后。席应真轻声细语的对着人参娃娃说道:“到底是我的儿重情重义……爸爸我陪你去看看,整个方士一门。也就是燕哀侯的人还不错。转眼他的神识都走了这么多年,方士爷爷我也没说去看一眼。”
  
  听到席应真和小任叁都吵着要去观礼燕哀侯的冥寿。归不归有些始料未及。不过老家伙是个会变通的,当下他脸上的表情一变,叹了口气之后,顺着席应真讹话继续说道:“被您老人家这么一说。我也是想去看看了。唉,其实当年我三舅妈是受了我爹饭钱的,老人家我脸皮薄没好意思说……七天之后才是冥诞,第六天咱们在过去也来得及。”
  
  看到这几个人变了心思。张松嘿嘿的笑了一声,客气了几句之后,便想要和饕餮一起离开。不过就在他们要走的时候,被席应真一句话拦住:“既然来了。就住下吧。到了第六天头上你陪着方士爷爷和你任叁兄弟一起见识见识,看看广仁、火山能把燕哀侯的冥寿办成什么样子。方士爷爷学着点,等你那一次不小心轮回了,我让你任叁兄弟也照样给你办一个……”
  
  “多谢应真先生您还惦记张松我,到时候别花什么钱,简简单单办一个就成。到时候我给任叁兄弟托梦……”心里虽然听着别扭,不过张松还要当成好话来听。
  
  话刚刚说完,突然洞府连带着整个高山都跟着一起剧烈的震动了起来。张松不知道什么事情,他可不是长生不老的身体,如果这洞府真的塌陷下来,这里面最有可能去轮回的就是他了。
  
  不过席应真、归不归这些人明显是已经习以为常了。他们没有丝毫的慌乱,该做什么还是在做什么。张松、饕餮面面相觑也没好意思去问出了什么事情。
  
  片刻之后,一直没有露面的吴勉从山洞外面走了进来。这个时候的白发男人满身的血污,半边身子被烧伤几乎成了焦炭,另外半边身子被冰霜包裹着,现在还在冒着丝丝的寒气。一般人只要收到一成这样的伤害,已经早死几个来回了。
  
  洞府的这些人、妖已经习惯了吴勉动不动便满身是伤的样子。当下谁都没有在意,除了正常的打招呼之外,谁都没有多说一句废话。张松和饕餮却看直了眼,不知道吴勉去干什么了,回来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如果是有什么对头找上门的话,有席应真大术士在这里也不用吴勉这么拼命。现在这样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这个白头发的男人有鼓捣出来了新的术法……
  
  想到这里,张松便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是见过吴勉本事的,在他眼里白发男人已经要强过广仁大方师了,都这样了还这么拼命的修炼术法,自己的睚眦就算长成在他眼里估计也算不得什么了。
  
  和他同样惊讶的还有一边的龙种饕餮,只不过它惊讶的方向不同:这个白发男人烤焦的这一面味道不错……
  
  归不归笑嘻嘻的对着吴勉说道:“七天之后,广仁大方师要为燕哀侯大方师办冥诞的水陆局,请我们前去观礼,你是不是也要准备一下?”
  
  “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