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五十九章 说客

第二百五十九章 说客

  如果不是之前谷元秋豁出其他二神,也要将伊秧带回去,吴勉也不会想到伊秧的身上关系到弥留路出入的方法。不过相比较弥留路来,席应真、归不归更关心的是最后这个白发男人是如何将谷元秋打飞的。

  按着寿数有限的凡人来说,神仙绝对是他们仰视,且无法逾越的鸿沟。不过自从修道之士当中出现了第一个长生不老之人以后。这道鸿沟便被打破了。神之所以强大,是因为有资格飞升的人当中,都是万中无一的人才。就是这些人也要经过漫长的修炼,将自己的身体、术法修道到飞升认可的程度。这个过程当中已经淘汰掉了绝大所数人,留下来的修士算得上是精英当中的精英了。

  而这些人在成仙之后,身体从肉身凡胎进化成了仙体。术法也更进一步变成了神力。无数修士终其一生,也无法得到这样的能力百分之一。不过到了最巅峰的神也出现了弊端,这些成了神仙的修士们的仙体、神力已经固化。无法再继续修炼,所有的能力止步于此。

  而长生不老的人可以随着修炼一点一点的成长下去,就算是归不归那个没有什么术法天赋的弟子鹏化殷。理论上也有超越神仙的可能。可惜他虽然是长生不老却还是命短,早早的断了这个可能。

  这也是为什么一个长生不老的凡人席应真,为什么会比这些神仙强大的原因。而吴勉的强大更加超乎老术士的意料。这个秦末才出世的白发男人,怎么可能会在短短几百年的时间当中,修炼出来可以打飞神的能力。

  同样想不通的还有归不归和吴勉自己,白发男人刚才被伊秧毁掉了法外化身的同时,大半的术法都跟随法外化身烟消云散。而且吴勉的魂魄也受到了伤害,就连他作为最后看家的种子因为这个原因也开始萎缩起来。

  吴勉苏醒过来之后,尝试着调动种子的力量,几次下来绝无功而返。不过他又是有仇必报的性格,看到谷元秋要逃,说什么也要在他身上留点记号,哪怕是在谷元秋身上打一下,白发男人的心里也好受一些。

  当下吴勉豁出去了,同时调动了仅剩不多的术法和种子两种力量。原本想的是不管哪一种力量能用都好,抢在谷元秋遁走之前先在他身上留点纪念。没有想到平时势同水火的两股力量,这个时候竟然合二为一,术法和种子融合在了一起变成新的、吴勉难以表达的力量将谷元秋打飞了出去。

  就算是谷元秋还在全神贯注的提防席应真,没有防备已经身受重伤的吴勉突然袭击他。这个结果也让所有的人都惊讶无比,吴勉自己也是反应了好一阵子才明白过来。两股残损的力量融合在了一起,竟然会发出这么强大的力量。以前自己也曾经不止一次的尝试过,为什么只有这次才会成功……

  归不归过来打听吴勉用什么力量打退的谷元秋(其实人家自己已经退了一半),吴勉含糊其辞的说了两句。就连席应真这样的大术士也竖起来耳朵在听,不过听到什么又用的东西,也就兴趣索然了起来。

  眼见着天就要亮了。他们这些人、妖、神才从县衙当中离开。虽然没有抓到罪魁祸首为潭清儿报仇,不过总算也知道了几分来龙去脉。只是现在的对头前所未有的强大,归不归不敢让席应真离开,便请他一起到了自己的洞府当中。谷元秋、伊秧众散仙的事情不完,席应真也不敢留着小任叁自己守在吴勉、归不归的身边。

  和席应真一起带到洞府的,还有那位自以为委屈到了极点的瘟神。这一路上他不停的解释自己和大术士因为瘟疫而死的弟子没有关系,他也是上指下派,这个时候瘟神不再提自己正神的名分。话里话外好像他只是一个小小杂役的意思。

  实话实说,席应真也没有想好如何处置这个瘟神。当初只是想抓住他之后出气,但是现在牵连到了谷元秋、伊秧等散仙。便要通过他来探听天界的消息。短时间之内只能留他在洞府里面了,事情平息之后再看要杀还是要放。

  有了席应真在身边,归不归的心才算落地。就算那几位散仙想要报仇。看见这位大术士在这里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了。而席应真也乐得守着小任叁,多少享受一下天伦之乐。

  不过这样毕竟也不是办法,回来之后,归不归便开始琢磨起来怎么设计将那几位神仙引过来,让席应真爸爸出来对付他们。不过之前冬凤说的不尽不实,怎么看谷元秋、伊秧他们下凡也不是为了争香火而来。连正神都算不上,真有香火的话也轮不到他们散仙的份上。

  而他们回来之后,时不时的变回发生一段奇景。每隔一段时间,吴勉的洞室当中变回发出一阵巨响。要么是白发男人被从洞室里面轰飞出来。要么就是整个洞室坍塌,随后他从废墟里面爬出来。为了这个,吴勉每次来这么一下,归不归就要给他重新建造一次洞室。

  虽然白发男人自己没说。不过百无求都能看出来自己这小爷叔是在研究新的招数。看来上次一拳打飞谷元秋是看到便宜了,不过一连七八次都没有什么结果。最后一次连他们这洞府都差点震塌了,为了避免伤及无辜。这之后天一亮吴勉便一个人出了洞府,等到天黑之后再回来。

  这样的日子过了半个多月,就在大家都开始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之时,一天清晨,洞府外面出现了两个人的身影。两个人准确无误的找到了洞府的入口,其中一个胖乎乎的男人笑嘻嘻的对着门里面的人说道:“归不归老兄在吗?不是我说,看看谁来看你了……”

  两个人出现在洞府门口的时候,里面的这些人便都有感觉。堵在门口的竟然是张松和一直跟着他的龙种饕餮,上一次张松夺舍之后还是高高瘦瘦的,这一次他已经再次夺舍,找对了合适的人,变回了他原本胖乎乎的样子。

  看到了张松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打开了禁制将他和饕餮两个放了进来。

  张松人还没进来,话已经递了进来:“归不归老兄。最近耳朵里面听的都是你。去帮着妖王打地府,还和泗水号那俩东家不清不楚的?不是我说你,什么时候也介绍那俩东家给我认识认——应……应真先生,您老人家也在这里啊……那什么?最近挺好的啊……”

  说到一半的时候,张松已经发现了坐在厅中逗着小任叁的席应真。当下这位和方士一门,问天楼和大术士都有瓜葛的男人脸上变了模样。他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大术士的面前,跪在席应真的面前行了大礼。

  礼毕之后才起来,陪着笑脸对席应真说道:“不知道您老人家也在这里屈就,弟子我也没有什么准备。早知道的话从下面的倡馆带俩姑娘上来,也算是弟子张松对您老人家尽了孝心了。要不您稍等半天,现在我们哥俩就给您老人家找大姑娘上来……”

  “呸!你当方士爷爷是什么人?狎娼而归那是人做的事情吗?”席应真也没有客气,对着张松啐了一口之后,气鼓鼓的说道:“方士爷爷我从来都是自己去,带出来算什么?你给人家名分了吗?”

  看着张松臊眉搭眼的样子,归不归打心里笑了一下。等到大术士说完之后,他才笑着说道:“既然不知道大方士在我这洞府屈就,那就是冲着我们几个来的。说吧,你是来替你做说客的?”

  张松笑嘻嘻的看了归不归一眼,接话说道:“广仁大方师让我给您几位带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