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弥留路

第二百五十八章 弥留路

  谷元秋消失的同时,县城另外一边的一座大宅的厅堂当中,夜色当中坐了一大圈足有二三十号人。为首的二人正是方士一门最后两位大方师广仁、火山,屋子里面其他的人都是不久之前,一起从海上赶回来增援妖山的众方士。

  这些人当中是一个盛满水的银盆,从银盆当中能清楚的看到县衙那些人的一举一动。虽然人多却听不到一点多余的声音。厅堂当中静悄悄的任谁也想不到这里会有三十多人守在这里。

  一直等到谷元秋消失之后,一名方士走到银盆之前,伸手在水中搅合了一下,盆中的景象才在一片好像鱼鳞的涟漪中消失……

  这时候,厅堂当中还是没有人说话,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大方师广仁的人脸上。

  “大家都看到了。天界的通路已经打开,不止一位仙人下凡了。”说到这里,广仁顿了一下。转头看向身边一位五十多岁的方士,说道:“玄仑师弟,徐福大方师明示了通道是伊秧大方师打通的吗?”

  “是”那名叫做玄仑的方士起身。向着广仁施礼说道:“伊秧大方师飞升的时候,将他的鲜血喷在弥留路径当中,只有他才能带着仙人下凡。也只有伊秧大方师能将他们带回去。”

  “明白了,玄仑师弟请坐。现在方士一门已经不复存在,除了徐福大方师之外,世间再无大方师的称号。你我都是平辈方士,坐着说话就好,不用繁琐。”广仁起身还礼,随后继续说道:“徐福大方师的法旨是要你我众人齐心协力抹掉伊秧留在弥留路上的路引,不过刚才大家看到了,不要说伊秧大方师和谷元秋先生了。就连冬凤、赤胆两位仙人也大大超出我们的所学,我们全部方士加在一起,也未必是冬凤一位仙人的对手。此事我们要仔细计划,不可以有丝毫马虎……”

  说话的时候,广仁、火山已经站了起来,两个人走到了众方士围拢的中心,广仁低声说道:“为保万无一失,我将请出方士一门崩塌之前,暗藏的法器。有关法器的一切事项,你们不可以向外人透露一言半语。如果法器出我之口。如众师弟之耳还是泄漏出去的话。今日在座诸位,包括我与火山在内,都要负荆请罪到徐福大方师面前领死……都明白了吗?”

  看着众人起身回应,异口同声的应了广仁的话。当下,火山取出来一张绢帛,自广仁开始。每个人都将自己的名字留下了上面,最后一位写下自己名字的人是方士一门最后一位大方师火山……

  就在众方士开始在绢帛上面留名的时候,县衙之内,席应真好像疯了一样的检查小任叁身上的伤处。好在谷元秋并不敢真伤了小任叁,小人参只是受了皮外伤加上受了惊吓。看着满脸满身的鲜血,真把血擦干了也没有什么大碍。

  “老人家。这件事情可不能这样就算完了。您想想看,谷元秋吃了一次甜头,这次用任叁兄弟要挟您。使惯了手以后还不得紧着我任叁兄弟欺负吗?”归不归这时候也是一脸的鲜血。老家伙故意不擦拭,顶着血葫芦一样的脑袋继续说道:“唉,这件事没完。我任叁兄弟的日子就不好过了。看吧,以后这事传出去。说都知道用它来要挟您最好,您还不敢还手……”

  这个时候。小任叁十分配合的大喊大叫了起来,像是受了惊吓的后遗症,看着席应真心疼的直咧嘴。当下开始到处去找能撒气的东西,找了一圈之后,目光停留在捆绑着的瘟神身上。

  瘟神也看出来席应真的脸色不对,当下它也不顾自己是正神的身份了。对着大术士说道:“我知道大术士你心里不舒服,不过可不能把他们的罪名让我来承担。如果你觉得不顺气,回到上面之后我来给你顺气。他们都是没有神职的散仙,招惹不起我这个有神职的正神。”

  “你说你比他们还厉害?哪里厉害?嘴?”百无求在后面踹了瘟神一脚,随后继续说道:“你有那个本事今天就不是他们跑了,正神了不起吗?”说话的时候,二愣子又在瘟神的屁股上踹了一脚。

  “我的神力虽然不如他们。不过在上面他们见到我的时候,也要规规矩矩的行礼,尊称我一声正神的。”瘟神还是有些不服气。虽然被百无求又打又骂的,还是奈着性子解释道:“上面是分正神和散仙的,不过几乎所有的正神神职都早早被先飞升的仙人占下了。我是殷商武丁时期飞升的,到我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正神的神职了。最后好容易才挤了瘟神的神职,如果不是没有神职了,我也是好端端的修士,凭什么要做人憎鬼厌的瘟神?”

  说到这里,看到众人都没有让他住口的意思,这位瘟神便多有有了点底气,继续说道:“我差不多就是最后一批得到神职的正神,我之后再飞升的仙人只能做没有神职的散仙。不过说来也是巧了,别看没有神职了吧。飞升上来的还是仙人还一个比一个厉害。现在上面正神不如散仙的多的是,不过运气就是这样,来晚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归不归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招了招手。让他把瘟神牵过来之后,笑眯眯的对着这位正神说道:“也难为你泄漏这么多的天机,老人家我受累再问一句。他们方士一门飞升的正神、散仙一共有多少?”

  “我都说了我殷商武丁时期飞升的,已经没有什么神职了。更不用说你们周之后才飞升的仙人了。”说到自己正神的身份,瘟神还有点洋洋自得。不过看到了正在冲他瞪眼睛的席应真之后,他的气焰马上又矮了下来。讪笑了一声之后。继续回答归不归的话:“不过你们方士飞升的也没有多少人,加在一起不会超过十个。就算成功飞升,还有弥留路这一关要过。很多人飞升之后没有闯过弥留路,在那里耗光神力,最后脱力而死。本来已经飞升成仙了,还是没有闯过最后这一关。”

  “弥留路?你说的是人世和天界的通道。”归不归现在对天上还有多少成仙的方士非常感兴趣,以前的同门说不定再过几天就是冤家对头了。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听说弥留路不是什么神仙都可以下来的,是吗?”

  “要不怎么能分正神、散仙呢?”瘟神还是有些自傲的挺了挺胸膛,随后继续说道:“弥留路只有领了神职的正神,向我这样的才能因公下来。那时候会开天门将正神请下凡间,到了时限之后会再开天门请我这样的正神回到天界……”

  “那么刚才你看到的那些散仙,是怎么下来的?”没等瘟神说完,归不归的话已经跟了上去。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他们总要有下来的法子吧?”

  瘟神没有想到归不归会问这个,他想了半晌之后,说道:“那就只有硬闯弥留路了,不过我不大信真有散仙会从那里下来,那里是一片望不到头的迷雾。除非开天门散尽迷雾,要不然的话就算是我这样的正神,也要困死在弥留路的……”

  “他们当中有人飞升的时候,在弥留路里留下了路引。”这时候,吴勉也走到了近前,他刚刚从打飞了谷元秋的困惑中走了出来。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之后,走过来继续说了一个人的名字:“伊秧,伊秧有通过弥留路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