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三去其二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三去其二

  第三次从地上爬起来之后,赤胆便不再去招惹大术士了。虽然他的名字里面有个胆字,不过对上席应真这样的对头,光靠胆子确实不大够用。再次从地上爬起来之后,两腮肿的好像是发面饼一样,身子一闪已经退到了还是不回头的伊秧身边。

  “你们一边是天上的神仙。一边是天下第一大方士。别为了我们几个凡人、妖物动手啊……”这个时候,牵着瘟神的归不归一边将百无求的定身法接触,一边躲避着几个神明,将晕倒的吴勉扶了起来。嘴里还好像劝架一样的说个不停:“你们都是大人物,别为了我们人、妖的伤了和气。千万可不敢出人命啊……”

  “老家伙,别管他们了,先把咱们爷俩的事情说明白……”百无求一把抓住自己‘亲生父亲’的衣服前襟,一把将他拽到了自己的面前。瞪着它比牛眼还大的眼睛说道:“最后一次和你说,你打什么鬼主意提前知会老子一声!席应真晚来一步。老子差点就抹脖子了……就差了那么一点点!老子也猜到老家伙你后面还有什么鬼主意,不过你刚才说的话太吓人了!再有下一次,老子先抹脖子!在下面等着你。你爱来不来!听到了吗……”

  “听到了,你先松手……”归不归笑眯眯的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傻小子,再有下一次爸爸我什么都不说了,直接抹脖子在下面等着你,咱们下辈子爷俩变哥俩。手拉手的去喝孟婆汤……”

  这父子二人的表白听得不远处的冬凤直起鸡皮疙瘩,别人家的父子都是父慈子孝,这爷俩研究怎么同归于尽不是一时半会了。刚才她就觉得不可思议,后来看到了席应真还以为是他们俩在做戏,现在再看真不是那么简单……

  本来归不归是计划想办法将海上的徐福诓回来,现在的对头是天上下凡的神祇。老家伙可不以为自己这些人加在一起就有办法对付神祇的,弄死了一个平妖仙君是运气好到爆棚。如果一开始那位仙君用全力对付他们的话,杀死他们几个不会是太难得事情。

  不过他们几个刚刚使用术法回到了洞府。便遇到了前来看望儿子的席应真。老家伙看到了大术士之后,也不用再费力去找。只是和小任叁的一个眼神,人参娃娃拉着大术士一阵哭诉之后,便把这位大术士诓骗到了这里。只不过归不归担心老术士也忌讳这几位神祇,一开始并没有说实话,只是说小任叁在几个怪异修士的手上吃了大亏。

  原本归不归是想直接拉着席应真回到这里的,他们分作明线暗线将三神引出来交给大术士处置。不过席应真在斫县附近发现了那位瘟神的气息,也不知道以以前瘟神是怎么招惹到这位大术士的。见到了瘟神在附近出没之后,席应真便什么都不管不顾了。一定要先去把瘟神抓过来,然后再替小任叁对付三神。

  因为担心三神已经远离斫县,到时候自己的计策因为找不到正主再起不到作用,故而吴勉、归不归几个冒险现行在准备。那边席应真解决了瘟神之后马上就赶过来,没有想到这边刚刚开始,便把冬凤吸引过来了。

  对付这个完全不知道防备的神仙并没有什么难的,将冬凤困在阵法当中之后,归不归便急急忙忙让小任叁去请席应真回来。不过哪个时候大术士也在抓获瘟神的紧要时期,只能答应小任叁先行回去,他这边抓到了瘟神之后便马上赶去帮忙。

  后来的赤胆虽然也是费了一些力气,不过好歹还是被归不归蒙进了阵法当中。一直到等到伊秧赶到,事态才有了根本性的变化。看到吴勉、归不归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小任叁便再次跑去找席应真回来。就算瘟神跑了也顾不上了。起码要保住他们这几个人的性命。

  也是巧了。小任叁刚刚利用土遁之法出城,便遇到了已经抓到了瘟神,正在往这里赶的席应真。看着了自家老头儿,小任叁的心才算放心,拉着这位陆地术法第一人的大术士赶到了这里。

  席应真的术法让归不归也很是吃惊,当初只是以为这位大术士的术法通玄,没有想到对付神祇也是打嘴巴就能搞定。几个嘴巴打下来,赤胆连还手的本事都没有。本来归不归心里以为自己的术法和席应真相比差距并不算太大,现在老家伙才明白。两个人的实力已经出现了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这时候的脸颊红肿的赤胆已经站在了伊秧的身边,大术士看了一眼还是不肯转身的伊秧,说道:“伊秧,你是不是以为装作看不见方士爷爷,方士爷爷就真的没过来?还是以为我不敢在你背后下手?”

  “大术士你什么时候变成方士了?”伊秧虽然依旧没有回身,不过还是回答了席应真的话。顿了一下之后。这位曾经的大方士继续说道:“既然你自称是方士的话,那么请问你的座师是哪位大方士?在门中的辈分又如何?还有,既然应真先生你自称方士,见到我这个曾经的大方师,是不是应该多少客气一点点呢?”

  “不是方士爷爷小看你,伊秧,我敢叫一声师祖,你敢答应吗?”席应真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师尊是我认得,师祖是外人认得,一定要攀个交情的话,不用多。能挨方士爷爷我一个嘴巴,还能站着不倒的,那我就认下这个师祖了。给你个机会,挨了一个嘴巴之后,脑袋还在腔子上挂着的,方士爷爷我就认你这个师祖了。来,你自己说,那边的脸不想要了?”

  这句话说出来,冬凤、赤胆两个人的目光便都看向了伊秧的方向。不过这位曾经的大方师犹豫再三还是不敢应承。徐福的心眼、席应真的嘴巴在上面都是传说,伊秧还是没有不敢轻易的挑战这个传说。

  看到伊秧不言语,席应真冷笑了一声之后。再次说道:“既然这嘴巴打不出去了,那么大家都别费事了。老人家我也没有心思和你们神废话,这样,是你们当中的谁打死一个叫做潭清儿的丫头,在归不归哪个老家伙的面前自杀,我们也不难为其他的两个神仙了,你们回去还能继续吹,已表方士席应真对你们神仙的敬畏,你们回去之后也不会太难看。三个出来回去两个。你们也好交差了……”

  听到席应真说到潭清儿三个字的时候,三神的脸色都开始迷惘了起来。能让这位大术士惦记的一定是什么了不起的女修士,不过自己下凡之后好像没有接触过这位女修士啊?看着其他两位同伴的表情和自己一样,弄不好——席应真找错人了?

  就在这个时候,小任叁奶声奶气的说道:“就是你们灭口的谭家大小姐,平妖仙君死的那一天,你们谁用半块转头块子戳死潭清儿的?”

  听了这句话之后,本来还以为逃过一劫的冬凤脸上瞬间难看了起来。潭清儿正是死在她的手下。看到伊秧连身都不敢转回来,冬凤也不指望他了,当下便是用神力想要离开这里,上面是暂时回不去了,先找个地方躲躲也好……

  看到冬凤要逃,席应真便明白罪魁祸首是谁了。当下对着冬凤虚劈一掌。想要一掌打散她身上的神力,没有想到就在席应真这一巴掌打出去的同时,一直没有转身的伊秧突然瞬间到了冬凤的身后,替她挨了这一巴掌。冬凤趁机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我们三个一起下来,就要一起上去,一个也不能少……”

  这时候,百无求放肆的笑了一声,说道:“这话你问过那个什么平妖吗?还有刚才那个小浪蹄子也是这么想的?她这算不算是把你舍了……”

  这句话说出来的同时,赤胆也趁机逃走,席应真要阻拦的时候,伊秧又替他挨了一巴掌。当下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才转回身来,露出来他起了异相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