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五十三章 都是老熟人

第二百五十三章 都是老熟人

  “你在拖延时间……”听到了席应真声音的时候,伊秧瞬间明白了归不归的意图,就在他想要动手毙了这老家伙的时候,从县衙的大门外走进来一个和他一样,身穿方士服饰的白胡子老头——席应真。

  除了老术士和小任叁之外,还有一个‘人’跟在他们俩的身后。这‘人’被一根红色线绳拴着。线绳的另外一头抓在席应真的手里,这人竟然是当初被大术士堵在山洞里面不敢出来的瘟神。现在的瘟神被揍的鼻青脸肿,走路一瘸一拐看到了伊秧、赤胆和冬凤三神之后,脸色有些诧异。开始以为三神是来救他的,不过想到抓住自己的人是大术士席应真,心里也不抱有什么希望了。

  看到了大术士的同时,伊秧、赤胆和冬凤三位神明的表情各异。伊秧直接转回了头不看席应真过来的方向,而赤胆好像比较矛盾,他想学着伊秧的样子不理会大术士。不过总是自觉不自觉的回头向着席应真的方向去看。

  而冬凤在听到席应真的声音之后,第一个反应却是马上要借神力离开,不过看到了身边其他两位神明都没有遁走的意思。她这才收了神力,向后退了几步,躲在了两个人得身后。原本还想做出来三个‘人’同进退的样子,但是在看到了席应真出现之后,冬凤脸上已经露出来一丝谄媚的笑容。

  “方士爷爷我就说,什么神仙瞎了眼,敢欺负我们家孩子。原来都不是外人……”看到了这三位神明之后,席应真拍了拍小任叁的肩膀,说道:“听你说的吓人,还以为是神主下凡了,原来是你们三个。都是老熟人了,是吧?喂……方士爷爷和你们说话呢。这些年高高在上做神仙,是不是又开始怀念当初挨嘴巴的那段时光了?”

  听着席应真说话的语气变了,除了伊秧继续转过头不理会之外,赤胆和冬凤两个人都做出来了反应。冬凤抿嘴一笑,冲着老术士走了过去。边走边说道:“天底下都知道您老人家是天下第一大术士的,什么时候改了方士的?刚才我还在想,是哪位方士爷爷到了……”

  “是冬凤啊……小丫头你成仙之后,方士爷爷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了。想不到还能在这里再见面。”席应真看到冬凤之后,脸上的冰霜瞬间融化,色眯眯的看着女神仙继续说道:“在上面都吃的什么好东西?看看这脸蛋溜光水滑的,这一拿的小腰条……啧啧……你们在上面也没有什么事情做,也不用继续修炼了。也没找个婆家吗?”

  大术士旁若无人的一边上下打量冬凤,一边不停的吧唧嘴。饶是冬凤本来就是风情万种的人物,这时候也有些害羞的脸上一片绯红。

  不过还没等冬凤娇羞的接话,席应真后面的话已经变了味道:“不过这么多年不见,一见面就欺负我们家孩子,这就有点不顾咱们的老交情了吧?你们谁说的要把我们家孩子仍水井里的?还什么把它炖了鸡,拿回去补身子这话又是哪个王八蛋说的?方士爷爷我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就让你们这么炖了吃?”

  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多年,老术士和吴勉接触的多了,这几句话说的有些白发男人的味道。加上最后一个字出唇时配合的翻了翻白眼。简直就是年老板的吴勉出世。

  伊秧、赤胆和冬凤三神还没有成仙之前,便和这个老家伙打过交道,而且还都在席应真的面前吃了亏。本来以为成仙便不会再被这个老东西纠缠,就算这次下凡也是躲着他走的,想不到最后还是没有躲开这个老术士。如果放在成仙之前,冬凤、赤胆之流跪在地上给自己俩嘴巴,说句爸爸我错了这样的话也没有什么。不过现在他们都是成仙得道的神明,身上有了偶像包袱,再被这么一个老术士打嘴巴那就太难看了。

  看到三神都不言语。归不归呵呵笑了一下,看着身边的小任叁说道:“小孩子总是不会骗人的,我的儿你说说看,他们刚才都说什么了?不是说还有谁要打你杀你吗?说给爸爸听,一会爸爸我打他们嘴巴,给你出气……”

  小任叁叹了口气,不知道百无求那句话说到它的心弦,竟然眼泪汪汪的低头说道:“老头儿……还是算了吧,我们人参受点委屈没有啥。他们都都是天上的神仙……老头儿你别打不过硬撑,骂我们人参两句没有什么,打两下也打不死……你可别为了我们人参和他们神仙动手啊……”

  说到最后,小任叁“哇!”一声大哭了起来。这时候,归不归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退到了席应真的身边,老家伙看着人参娃娃叹了口气之后。对着正在安抚小任叁的席应真说道:“其实吧,我们任叁兄弟说的也没错,不说了……唉……早知道就不把您请过来了。也没有别u的意思,本来还想……不说了,不说了。您还是回去吧,三位神仙呢,不能难为您豁出命去给我任叁兄弟出气。不说了,不说了,不说了……您就当没来过……”

  “去你的归不归!想用方士爷爷我当枪使就好好用!别拿我当傻子……”席应真被这一老一小把火气逗了起来。当下伸手将归不归推开,顺势将绑着瘟神的绳子头交在了老家伙的手上,他自己气哼哼的对着这三位神明走了过来。

  冬凤仗着自己的姿色刚才还被席应真调笑过,当下陪着笑脸过来。指望着能说明白这都是一老一少在挑拨理解。不过她还没有开口说话,已经被老术士将她的话又憋了回去:“小丫头你别找不自在啊,方士爷爷我还是术士那会不怎么打女人。可没说现在成了方士也不打……”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空气中的温度已经降了起来。席应真脚下的地面已经挂满了白霜……

  冬凤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敢说话,还不由自主的向左边退了一步,将身后的道路让了出来。席应真理都没有理她。当下继续向着对面两个男人走去。

  赤胆犹豫了一下,看了依旧没有回头的伊秧一眼之后,迎着席应真走了过来:“席术士,你不能光听一面之词,我们是成仙得道的神明,怎么可能难为一个人参娃娃?你好好想想是怎么被他们……”

  赤胆的话还没有说完。他们俩已经到了一巴掌之地。老术士没有废话,直接伸手一嘴巴打在赤胆的脸上。这位神明明明看着这一巴掌向着自己打过来,却和当初还是修士时和席应真相遇时一样,明明看到了这一巴掌对着自己打过来。偏偏没有本事避开。

  “啪!的一声脆响,赤胆的身子被高高的打飞了起来,片刻之后重重的落到了地上。席应真存心要出气给自己的干儿子看,赤胆挨了一巴掌之后并没有晕倒。除了脸被打肿之外在没有什么异相,他爬起来之后错以为是自己成仙之后神力已经大涨,不再是当初随便被归不归欺负的小修士,当下便向着席应真冲了过去。

  就在赤胆调集神力准备大战席应真的时候,老术士第二个嘴巴又到了。还是和刚才一样,赤胆依旧只差了那么一点点没有躲开嘴巴,第二个嘴巴打在脸上将他打得飞了起来之后又摔倒在地。赤胆再次翻了个滚之后,又向着席应真扑了过来……

  “啪!”第三个嘴巴打在赤胆脸上,将他打得清醒了一点。看着躲在席应真身后那人参娃娃嬉皮笑脸的表情,这位神明明白了过来:这是打我的嘴巴,逗这个人参娃娃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