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五十二章 大方师伊秧

第三百五十二章 大方师伊秧

  吴勉昏倒的同时,归不归慢悠悠的坐了起来。现在的老家伙已经没有了动手的意思,看这晕倒的吴勉摇了摇头之后,对着赤胆说道:“你说的对,实力相差太悬殊,一点心机没用……”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在百无求的搀扶之下,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看了一脸关切的二愣子之后,老家伙一把将自己的便宜儿子推开:“你在这里等着爸爸我,说不定今天就能随了你的愿。说好了,你先下去就在奈何桥上等着。”
  
  安置好百无求时候,老家伙走到了三个人的身前。对着那个身穿方士服饰的头目说道:“方士弃徒归不归见过伊秧大方师,老人家我还是方士的那会,听说您和首任大方师燕哀侯一样,渡劫失败之后转生了。如果不是今天遇到大方师您。老人家我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你就是归不归?心机不小,眼力也不错。很好……”身穿方士服饰的伊秧淡淡得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既然我已经飞升。便和方士一门再无半点瓜葛。记住,今天你不是死在大方师伊秧手里,而是飞升仙人伊秧的手下。明白了吗?”
  
  “您都这么说了,老人家我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回头看了一眼有些焦急的百无求一眼,随后他继续说道:“仙人,既然我老人家的性命就要交在你的手上。老人家我最后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您几位就放过后来的妖物吧。您也看出来了,这孩子不是一般的妖物。一旦在您几位手上有个三场两短,您几位回到上面也不还交……”
  
  “归不归你说什么呢!再说一遍?等着!老子现在就掐死你,然后自杀……”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百无求必然大怒。当下就要冲过来和自己的‘亲生父亲’同归于尽。这个时候它才发现,刚才老家伙推了自己那一下竟然是带着术法的,现在百无求就好像长在地面上一样,拼尽了全力都不能移动分毫。
  
  “怎么回事……老家伙你阴老子!”百无求见到自己动弹不得,当下只能不停的咒骂归不归。
  
  伊秧皱了皱眉头,看着面前的归不归说道:“你真的准备好了?”
  
  没等归不归说话,冬凤突然说道:“他现在还不能死,保不齐他们还藏什么关于你我的信笺、书简之类的东西,一旦被上面知道……”
  
  “到了现在,你还相信会有那种东西吗?”伊秧有些无奈的看了冬凤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我之前已经和你们说的很明白了,这都是归不归的诱饵,就等着你们送上门的。从来就没有什么王贵仁的箱子,一切都是他做出来的戏。归不归,我说的对吗?”
  
  “是,大……伊秧仙人说的对,从来就没有什么箱子,就是我和泗水号的人做的,为了把您几位引出来。”这个时候的归不归好像一个逆来顺受的小媳妇一样,低头站在伊秧面前,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一开始我老人家老人家还以为凭着阵法的巧妙。还有那一点小心机或许能有转机。现在才知道错了,人对神没有一点胜算的。”
  
  赤胆皱了皱眉头之后,抢在伊秧之前对着归不归说道:“那么平妖的事情你怎么说?他不是死在你们凡人的手上吗?”
  
  “那个您就误会了,平妖仙君是亡于我们家傻小子体内另外一位仙人的手里。这个和我们凡人是没有关系的。”归不归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看了一眼百无求之后,扭扭捏捏的压低了声音说道:“这孩子是老人家我和一个女妖当年的荒唐物,从小是养在妖山的。不知道怎么招惹到了妖王疆卞的喜爱,还给了它一个义子殿下的身份。
  
  想必几位神明也都知道妖王家里的那点破事,老疆卞也是被不孝子伤透了心,最后竟然把要妖山王储给了我的傻小子。当时老人家我还纳闷怎么回事,现在才想明白,原来老妖王早就看出来怎么回事了。”
  
  “你说这个妖物是妖山王储?”赤胆和冬凤都被归不归的话吓了一跳。妖王虎生犬子的事情他们还没有成仙的时候便已经知道了,如果是因为妖王得知百无求的身体里面还藏着一位真神。也是有可能尽力巴结的。不过直接将王位送给这个二愣子,这个就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了。
  
  看到他们不信自己的话,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回头对着百无求说道:“傻小子,你和几位仙人说,你在妖山是什么身份?”
  
  百无求并没有听到归不归说了什么。这个时候它已经快气疯了,当下没好气的冲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吼道:“什么身份?老子是妖王拜把子,那个老头子管老子叫大哥!满意了吗?老家伙你快点过来。咱们爷俩手拉手一起投胎去。别废话!赶紧的……”
  
  “你不说实话的话,爸爸我就要先走一步了。”归不归惨然的冲着自己的便宜儿子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说句实话,几位老仙人或许看你爸爸我可怜,还能放了老人家我一条生路,你要是在胡说八道的话,咱们马上就阴阳两隔了。”
  
  “呸呸呸!要死也是咱们爷俩一起手拉手,凭什么就阴阳两隔了?”百无求大吼了一句之后,缓了口气随后继续对着三位神说道:“你们都给老子听好了,老子现在是妖山王储,老妖王疆卞的干儿子。识相的把老子和老子的亲戚都给放了,不识相的话。老子也不管你们是不是神仙,回到妖山拉下来百万妖兵妖将……”
  
  百无求开始乱嚷嚷的时候,赤胆对着伊秧说道:“这个粗货说的应该没有错,保不齐妖王是看上了它体内的神。不过用外族来做王储,这个有些冒险了吧?”
  
  “这个应该去问平妖,他活着的话还能去妖山打听清楚。”伊秧回答了一句之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不用耽误时间了,令郎身体里面不管是什么都和我们无关,而且这么久了也不见哪位神只出现。想必也是不想和我们面对面。既然这样,那就随了那位神只的心意。冬凤,我于归不归还有几分香火情。你来替我送他上路吧,可惜了他这长生不老的皮囊了……”
  
  冬凤不敢得罪伊秧,当下对着归不归说道:“你把头低下,要怪就怪你自己,没事设局把你自己陷进来……”
  
  冬凤说话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百无求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一丝古怪的表情,随后另外一个一摸一样的‘百无求’便要从而愣子身上分离出来。这个‘百无求’的身子已经分离出来了一半。就在这个时候,从县衙大门外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我的儿,就在这里吧。你爸爸我已经感觉到他们都在里面了,还有两三个气息有点古怪。我的儿,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羽化成仙的神明了……
  
  有也不用怕,从来都是方士爷爷我欺负别的神仙。什么时候听说过有神仙敢欺负到方士爷爷的头上?三天不打将房揭瓦,让方士爷爷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睛的瞎子,不长脑子的傻子敢吓唬我们家人参……“
  
  听到了那位传说中的大术士席应真的话,已经钻出来一半的‘百无求’突然打了个哆嗦,直接身子又马上缩回到了百无求的身体里,这妖物又变成他之前懵懵懂懂的样子……